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跟新安候有什麼關係?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方休和趙嫣同時轉頭看去,便看見幾個彪形大漢,手拿著木棍,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排隊的人見到這一幕,臉上都是露出驚恐之色,紛紛讓開。 一般來說,到這布莊來買步的都是中年婦女,便是年輕的姑娘都是很少。 見到這一幕,自然沒有幾個敢出頭的。 “你們掌櫃的是誰?讓她滾出來!” 領頭的是個刀疤臉,看著布莊前的小丫鬟,一臉凶狠的道。 看上去就不是什麼善茬。 那小丫鬟也是被嚇得不輕,顫聲道:“掌,掌櫃的不在,你,你們有什麼事?” “有什麼事?呵!” 那刀疤臉把木棍往肩上一扛,罵道:“你說有什麼事?你們這邊的布匹賣的這麼便宜,還讓不讓別人做生意了? 按照新安候的話,你們這叫做,叫做……” 那刀疤臉面露沉思之色,想了許久,方才道:“對了,叫做擾亂市場規律!你們這是故意搗亂的!我要跟你們掌櫃的好好談一談!” 幾個看上去就是地痞混混的傢伙,手裡還拿著木棍,到人家的布莊前面,還說人家是搗亂的。 還說什麼擾亂市場規律。 別說是在一旁有些無語的方休和趙嫣,便是那些中年婦女聽了都是覺得莫名其妙。 終於有人鼓起勇氣的道:“人家賣多少銀子,是人家的事情,關你們什麼事?” “就是!你們做不了生意,自然有別人做,有什麼好說的?” 那刀疤臉聽見這話,表情不善的看了說話的那兩人一眼。 那兩人頓時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這個時候,刀疤臉才繼續說話。 “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給我老實一點,乖乖的給我把價格漲上去,不然我砸了你們的店鋪!還有你們那個什麼狗屁機器,也給你們一塊砸了!” 說著,拿著那木棍狠狠的朝布莊前面的窗戶砸了一下。 瞬間,玻璃炸開來,響起一陣聲響。 圍觀的人都是尖叫著撤了好幾步。 那彪形刀疤臉還是不滿意,看著那幾個小丫鬟,露出凶狠的表情,惡狠狠的問道:“聽見沒有!?”…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無休紡紗機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趙嫣看著那些布匹的顏色,越來越覺得熟悉。 片刻後,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拽住方休的胳膊,大聲的道:“我想起來,林婉晴前段時間送了我幾塊布,就是這個顏色的,當時她還問我好不好看來著!” 方休聽見這話,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林婉晴,方休是知道的。 表面上看柔弱的很,標標準準的伊人居花魁的模板。 可實際上卻是要強的很,方休曾經給了珠兒一筆銀子,到頭來又給送了回來。 她除了偶爾到方府來打打牌,吃吃飯,還真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依賴方府的。 前段時間也的確是聽她說過自己想要開個布莊,到寶樂坊借了大概五百兩銀子。 王寶樂想著自己在方府見過這位姑娘,也是聽說過以前所謂婉晴姑娘和少爺的往事,想要多給一些銀子,而且不想著寫借據。 但是最後還是一切都是按照規矩來的。 甚至,方休還聽王寶樂提起過這件事情,就是那五百兩銀子,不出幾天的時間,林婉晴就還給了寶樂坊,連本帶息,一點都沒有少。 只是…… 方休看向趙嫣,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覺得這幾塊布匹價值多少銀子?” 趙嫣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後回答道:“得看地方,若是放在一般的布莊,最多也就是一百文錢一匹,若是放在一些大的布莊,或是御用的布莊,那就不好說了。 多少銀子都有可能,但是這布匹的確可以稱得上是上好的。” 因為寧王的事情,原先趙嫣和林婉晴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對付的,如今卻是真的以姐妹相稱了。 雖說沒有多好,卻也不像以前那樣了。 因此趙嫣說的話,應該算是比較公道的。 方休聽了以後,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開口道:“上百文的布匹賣一文錢,這每賣出一塊布匹,都是虧損九十九文啊,就算是刨去成本,那也是虧了不少。 既然如此,林婉晴她靠什麼賺的銀子?” 趙嫣聽見這話,也是想到了這一點,道:“對啊,她靠什麼賺的銀子?難道說她那裡的布匹都是不要成本的嗎?” 話音落下,旁邊的一箇中年婦女卻是開口了:“你們都是從外鄉來的吧?” 方休和趙嫣聽見這話,有些無奈,卻還是點點頭,道:“也算是從外鄉來的吧,怎麼了?這布莊莫非還有什麼說道?” “那是當然了!” 那中年婦女抱著幾塊布匹,笑道:“首先,這布莊,或者說這世上任何一家鋪子都是不可能做虧本的買賣的,這家布莊賣的這麼便宜是有原因的。”…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心懷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那校尉走了以後。 左飛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問道:“白總管,其實小的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白小純看向左飛,淡淡的道:“說吧。” 左飛道:“少爺耗費這麼多的精力,真的只是為了到南洋做生意嗎?在大楚,無論是東南道,兩湖道,兩川道,甚至是中原道,都還有大量的空白,為何非得到這南洋來? 賺的銀子還未必有投入的銀子這麼多。” 白小純聽見這話,臉上露出笑容,看向左飛,開口道:“其實這個問題,原先我也曾經想過,如今在這裡漂泊了也有半年,我卻是想通了很多。” 頓了頓,方才繼續道:“首先賺的銀子一定是比投入的要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我等看到的都是銀子,是眼前的苟且,是那一點點的利益,但是在少爺的眼裡,卻是未必。” 左飛還是一臉疑惑,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白小純繼續道:“很簡單,天下,天下,少爺心懷的是天下。” 左飛仍是疑惑,這心懷天下和到這南洋有什麼關係? 白小純見左飛還是不明白,乾脆挑明瞭,十分直白的道:“少爺的天下不是京畿之地,不是中原道,不是大楚,不是草原諸部,而是真正的天下,不是南洋,也不是胡人,而是包括大楚,草原,南洋,胡人的天下! 若是連天下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又談何心懷天下呢?”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隨即雙眸微微一凝,瞬間感受到了少爺的志向,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了。 白小純見他這般,只是笑笑,看向東邊,好似是感慨般的道:“少爺看上去玩世不恭,實際上卻是比我等看的都要遠。 這天底下的人,像少爺一樣,怕是一萬萬中也找不出一個。 這……便是少爺!” ………… 白小純不知道的是他所說的一萬萬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的方休,此時此刻正在陪著趙嫣在城南逛街。 如今的城南已經不是一年以前的城南了。 經歷過古井街的事情,再加上京師大劇院,春風樓,竹軒齋的加成。 如今的城南可以說是整個京畿之地,乃至整個楚國最為繁華的地方。 夏季到來,城南的湖泊更是給人帶來一陣清涼。 夜幕即將降臨,四處都是掛著火紅的燈籠。 遊人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心懷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那校尉走了以後。 左飛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問道:“白總管,其實小的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白小純看向左飛,淡淡的道:“說吧。” 左飛道:“少爺耗費這麼多的精力,真的只是為了到南洋做生意嗎?在大楚,無論是東南道,兩湖道,兩川道,甚至是中原道,都還有大量的空白,為何非得到這南洋來? 賺的銀子還未必有投入的銀子這麼多。” 白小純聽見這話,臉上露出笑容,看向左飛,開口道:“其實這個問題,原先我也曾經想過,如今在這裡漂泊了也有半年,我卻是想通了很多。” 頓了頓,方才繼續道:“首先賺的銀子一定是比投入的要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我等看到的都是銀子,是眼前的苟且,是那一點點的利益,但是在少爺的眼裡,卻是未必。” 左飛還是一臉疑惑,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白小純繼續道:“很簡單,天下,天下,少爺心懷的是天下。” 左飛仍是疑惑,這心懷天下和到這南洋有什麼關係? 白小純見左飛還是不明白,乾脆挑明瞭,十分直白的道:“少爺的天下不是京畿之地,不是中原道,不是大楚,不是草原諸部,而是真正的天下,不是南洋,也不是胡人,而是包括大楚,草原,南洋,胡人的天下! 若是連天下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又談何心懷天下呢?”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隨即雙眸微微一凝,瞬間感受到了少爺的志向,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了。 白小純見他這般,只是笑笑,看向東邊,好似是感慨般的道:“少爺看上去玩世不恭,實際上卻是比我等看的都要遠。 這天底下的人,像少爺一樣,怕是一萬萬中也找不出一個。 這……便是少爺!” ………… 白小純不知道的是他所說的一萬萬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的方休,此時此刻正在陪著趙嫣在城南逛街。 如今的城南已經不是一年以前的城南了。 經歷過古井街的事情,再加上京師大劇院,春風樓,竹軒齋的加成。 如今的城南可以說是整個京畿之地,乃至整個楚國最為繁華的地方。 夏季到來,城南的湖泊更是給人帶來一陣清涼。 夜幕即將降臨,四處都是掛著火紅的燈籠。 遊人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心懷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那校尉走了以後。 左飛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問道:“白總管,其實小的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白小純看向左飛,淡淡的道:“說吧。” 左飛道:“少爺耗費這麼多的精力,真的只是為了到南洋做生意嗎?在大楚,無論是東南道,兩湖道,兩川道,甚至是中原道,都還有大量的空白,為何非得到這南洋來? 賺的銀子還未必有投入的銀子這麼多。” 白小純聽見這話,臉上露出笑容,看向左飛,開口道:“其實這個問題,原先我也曾經想過,如今在這裡漂泊了也有半年,我卻是想通了很多。” 頓了頓,方才繼續道:“首先賺的銀子一定是比投入的要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我等看到的都是銀子,是眼前的苟且,是那一點點的利益,但是在少爺的眼裡,卻是未必。” 左飛還是一臉疑惑,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白小純繼續道:“很簡單,天下,天下,少爺心懷的是天下。” 左飛仍是疑惑,這心懷天下和到這南洋有什麼關係? 白小純見左飛還是不明白,乾脆挑明瞭,十分直白的道:“少爺的天下不是京畿之地,不是中原道,不是大楚,不是草原諸部,而是真正的天下,不是南洋,也不是胡人,而是包括大楚,草原,南洋,胡人的天下! 若是連天下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又談何心懷天下呢?”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隨即雙眸微微一凝,瞬間感受到了少爺的志向,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了。 白小純見他這般,只是笑笑,看向東邊,好似是感慨般的道:“少爺看上去玩世不恭,實際上卻是比我等看的都要遠。 這天底下的人,像少爺一樣,怕是一萬萬中也找不出一個。 這……便是少爺!” ………… 白小純不知道的是他所說的一萬萬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的方休,此時此刻正在陪著趙嫣在城南逛街。 如今的城南已經不是一年以前的城南了。 經歷過古井街的事情,再加上京師大劇院,春風樓,竹軒齋的加成。 如今的城南可以說是整個京畿之地,乃至整個楚國最為繁華的地方。 夏季到來,城南的湖泊更是給人帶來一陣清涼。 夜幕即將降臨,四處都是掛著火紅的燈籠。 遊人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西邊來的船隊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那小廝聽見這話,怔住了,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的嚴重。 都督大人竟然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左飛聽了以後,也是有些詫異。 畢竟連敵人的面都還沒有見到,就做好離開的準備,未免有些太過……懦弱。 白小純卻是看了左飛一眼,淡淡的道:“海上不同其他地方,若是覆滅,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因此,無論如何,儲存現有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敵人究竟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我等皆不知道,這個時候,隨時準備離開,才是最為妥當的辦法。 我離開以後,你留在南洋,也應當如此,無論是外敵,還是土著,若是無力抵抗,便要儲存力量,想著離開,不可硬抗。 因為只要你們還在,少爺的努力和付出就沒有白費。”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點了點頭,應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校尉已經是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表情十分的嚴肅,開口道:“都督大人,您找我。” 白小純點點頭,吩咐道:“你帶著幾個弟兄,去西邊看看,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鬧得這麼大的動靜。” “是,大人!” 那校尉表情十分的嚴肅,應了一聲。 “等下。”白小純喊住了他,繼續問道:“對了,放在那兩道聲音,可是神威的聲音?” 神機營的校尉顯然是比他們都要清楚的多的。 他的表情異常的凝重,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不是神威,卻與神威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了。 怕是和白小純猜測的沒有什麼分別。 “去吧。” “是,大人!” 那校尉轉身離開了。 左飛和白小純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片刻後,白小純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釋然了,開口道:“實際上這件事情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若是對方的確不是來自大楚,那麼能夠研究出神威這等利器,定然也是物產豐饒之地,說不定順著對方,我等可以更加輕鬆的找到那黃金之地。” 左飛聽見這話,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面卻是沒有那麼的輕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西邊來的船隊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那小廝聽見這話,怔住了,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的嚴重。 都督大人竟然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左飛聽了以後,也是有些詫異。 畢竟連敵人的面都還沒有見到,就做好離開的準備,未免有些太過……懦弱。 白小純卻是看了左飛一眼,淡淡的道:“海上不同其他地方,若是覆滅,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因此,無論如何,儲存現有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敵人究竟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我等皆不知道,這個時候,隨時準備離開,才是最為妥當的辦法。 我離開以後,你留在南洋,也應當如此,無論是外敵,還是土著,若是無力抵抗,便要儲存力量,想著離開,不可硬抗。 因為只要你們還在,少爺的努力和付出就沒有白費。”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點了點頭,應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校尉已經是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表情十分的嚴肅,開口道:“都督大人,您找我。” 白小純點點頭,吩咐道:“你帶著幾個弟兄,去西邊看看,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鬧得這麼大的動靜。” “是,大人!” 那校尉表情十分的嚴肅,應了一聲。 “等下。”白小純喊住了他,繼續問道:“對了,放在那兩道聲音,可是神威的聲音?” 神機營的校尉顯然是比他們都要清楚的多的。 他的表情異常的凝重,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不是神威,卻與神威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了。 怕是和白小純猜測的沒有什麼分別。 “去吧。” “是,大人!” 那校尉轉身離開了。 左飛和白小純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片刻後,白小純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釋然了,開口道:“實際上這件事情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若是對方的確不是來自大楚,那麼能夠研究出神威這等利器,定然也是物產豐饒之地,說不定順著對方,我等可以更加輕鬆的找到那黃金之地。” 左飛聽見這話,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面卻是沒有那麼的輕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西邊來的船隊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那小廝聽見這話,怔住了,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的嚴重。 都督大人竟然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左飛聽了以後,也是有些詫異。 畢竟連敵人的面都還沒有見到,就做好離開的準備,未免有些太過……懦弱。 白小純卻是看了左飛一眼,淡淡的道:“海上不同其他地方,若是覆滅,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因此,無論如何,儲存現有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敵人究竟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我等皆不知道,這個時候,隨時準備離開,才是最為妥當的辦法。 我離開以後,你留在南洋,也應當如此,無論是外敵,還是土著,若是無力抵抗,便要儲存力量,想著離開,不可硬抗。 因為只要你們還在,少爺的努力和付出就沒有白費。”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點了點頭,應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校尉已經是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表情十分的嚴肅,開口道:“都督大人,您找我。” 白小純點點頭,吩咐道:“你帶著幾個弟兄,去西邊看看,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鬧得這麼大的動靜。” “是,大人!” 那校尉表情十分的嚴肅,應了一聲。 “等下。”白小純喊住了他,繼續問道:“對了,放在那兩道聲音,可是神威的聲音?” 神機營的校尉顯然是比他們都要清楚的多的。 他的表情異常的凝重,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不是神威,卻與神威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了。 怕是和白小純猜測的沒有什麼分別。 “去吧。” “是,大人!” 那校尉轉身離開了。 左飛和白小純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片刻後,白小純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釋然了,開口道:“實際上這件事情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若是對方的確不是來自大楚,那麼能夠研究出神威這等利器,定然也是物產豐饒之地,說不定順著對方,我等可以更加輕鬆的找到那黃金之地。” 左飛聽見這話,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面卻是沒有那麼的輕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零九章 突變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三名校尉聽見這話,臉上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實在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有這麼多銀子的獎賞? 而且留在南洋,一年就可以獲得一百兩,那豈不是說五年就是五百兩? 五百兩銀子便是在京都府也能好好的過日子了吧? 而且這是對普通士卒們而言,他們這些校尉一定還是其他的待遇。 幾人想到這裡,表情都是發生了一些變化,下意識的互相對視了一眼,都能從彼此的眼裡看到喜色。 白小純朝身後的左飛使了一個眼色。 左飛立刻會意,拉來了一個麻袋。 白小純繼續道:“當然,每隔三個月,你們還可以收到從家裡寄來的信,你們也可以寫信寄回家裡。 若是不會寫字,自然會派人幫你們,你們說,他們寫,從今天開始,這裡便是你們家人寄給你們的信。 不要懷疑這些信的真實度,你們想過的事情,我早就想過了,這些都是侯爺定下的規矩。” 三名校尉聽到‘侯爺’兩個字,心裡面都是安穩了許多,看向那麻袋,一個個的都是眼裡放著光。 他們是神機營,可是之前都是羽林衛,很少離開家這麼長時間,思鄉心切,這是人之常情。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離開家鄉這麼長的時間,沒有什麼比一封家書更讓人覺得欣慰了。 三名校尉看著那麻袋,都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但還是沒有忘記朝白小純行禮,恭恭敬敬的道一聲:“卑職謝過大人!” 白小純擺擺手,看上去並不在意,隨口道:“這信上面都是寫了名字,你們帶走吧,這段時間,好好的防著點,免不了這南洋的土著心有不甘,還想要找咱們的麻煩。” “是,大人!” 三名校尉都是拱手稱是,帶著那一麻袋的信件,轉身離開了。 他們走了以後,白小純看向身旁的左飛,道:“人都走了,你找個地方坐,還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說一說。” “是,白總管。” 左飛應了一聲,找了個椅子坐下,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 白小純見到這一幕,本想說不必如此。 可是轉念一想,自己在少爺面前似乎也是這樣。 這麼說來,這倒也算是新安候府的一個傳統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零八章 是去是留,自己選擇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左飛雖然家裡窮,又沒有什麼文化,不識幾個字,可畢竟是在方府做過一段時間的管事,還是見過世面的。 聽見白小純這話,瞬間就明白了怎麼回事,點了點頭,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小廝走了進來,端端正正的站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開口道:“都督大人,外面又來了幾個人,說是要與您談一筆生意的。” 白小純點點頭,道:“讓他們過來吧。” “是,都督大人!” 那小廝應了一聲,轉身離開,片刻後便有幾個人到了這屋子裡面。 落座以後,各自開價。 一個出的價比一個高。 在京都府賣一文錢的東西在這裡竟然賣上了兩百文錢。 左飛看的是瞠目結舌,幾乎說不出話來。 白小純卻是一臉的風輕雲淡,顯然早已經看透了一切。 最後,各個物品都是找到了最合適的定價,或者說兩邊都比較滿意的定價。 同時,白小純看向幾個這南洋的商賈,開口道:“除了要賣這些東西,還有一些東西,我們要買。” 買? 幾個商賈面面相覷。 都是不太明白。 這楚國地廣物博,有什麼東西需要從南洋買的。 白小純朝小廝使了一個眼色。 那小廝便拿上來了一個東西。 眾人看過以後,瞬間明白了,紛紛開口道:“都督大人是要買橡膠嗎?” 顯然,白小純並不知道這個橡膠是什麼東西,但他還是一本正經的點點頭,道:“就是橡膠。” 這橡膠乃是當地土著經常用到的一種材料。 似乎是從樹上流下來的,然後加了一些東西晒幹,具體是如何製作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應了少爺的要求,他還是把這東西寫進了信裡面。 沒有想到,其他的東西,少爺都是沒有看上,反倒是十分的看重這叫做橡膠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