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7.環太平洋(下)–各位端午節快樂【2/2】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砰” 低沉的,如炮彈開火的聲音,在東京市中響起。 黑色的,頭部點綴著蝙蝠雙翼的巨型機器人正在和幾頭衝入城市的怪物廝殺。 它由蝙蝠俠操縱。 其戰鬥方式和動作像極了在夜裡穿梭的黑暗騎士。 每一次揮拳,每一次攻擊都極其簡潔有效,儘管有鋼鐵之軀,但卻並不主動和怪物打肉搏戰。 “唰” 高大如山的機器人在靈活的旋轉中躲開了怪物的撲擊,然後反手扣住那怪物分叉的尾巴,在體內引擎超頻的運作中,機械的力量爆發開。 這一擊將那數千噸重的怪物以一個過肩摔的方式砸在了一棟建築物上。 那高樓在頃刻間垮塌。 磚石四濺的廢墟里,被重擊的怪物陷入了短暫的暈厥,蝙蝠戰士便抬起左腳,銳利的刀刃從腳底彈出,狠狠的踩在那怪物的腦袋上。 他又隨手從旁邊抓起一輛油罐車,如抓著板磚,拍在怪物的腦殼上。 “砰” 低沉的槍聲響起,被蝙蝠戰士暴揍的怪物的腦袋被粗大銳利的子彈掀開,大半個腦袋都被削掉了。 惡臭的,熒光的鮮血灑在了黑色機器人外殼上。 強烈的腐蝕讓機器人外裝甲上騰起了白色的煙霧,蝙蝠俠操縱著巨型機器人站起身,他回望城市邊緣。 在那裡,一座小山丘上,鷹眼特工操縱的白色機甲正以站姿射擊的方式,手握一把沉重的狙擊槍,作為蝙蝠戰士的支援者。 不得不說,天賦這玩意真的很難說。 鷹眼擅長射擊,他操縱起機器人的時候,居然也很擅長用遠距離攻擊的狙擊作戰方式。 “不用謝,大英雄。” 鷹眼帶著輕笑的聲音在蝙蝠俠的通訊中響起,他很快鎖定了下一個在樓宇間快速爬行的,蛇一樣的怪物。 他說: “剩下這幾隻交給我,你去城市北邊,那邊有個很厲害的傢伙剛剛上岸…小心一點。” “嗯。” 蝙蝠戰士沉默的迴應了一聲,轉身就以奔跑的方式衝向城市北邊,這沉重的機器人每一次抬起腳,都會讓地面震動。…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6.環太平洋(上)–各位端午節快樂【1/2】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此時的環太平洋區域已經殺紅眼了。 整個龐大的海域都變成了巨獸咆哮廝殺的戰場。 在通往怪獸世界的位面門附近,怪獸之王哥斯拉甩動巨大的尾巴,如長鞭戰錘,攪動沉重的海水,狠狠的拍在一頭比它矮三分之一的猩猩狀怪獸上半身。 這一擊就像是揮出的戰鐮,在那近80米高的怪物胸口拉出了一道血肉淋漓,深可見骨的傷痕,幾乎切開了它的上半身。 痛苦讓怪物越發狂暴,它在海底咆哮。 呼喚著自己身後衝出天坑的螳螂型怪物和它一起對抗哥斯拉。 但這危難時的呼喚才剛剛喊出口,暴躁的哥斯拉就擺動尾巴,如遊動的魚一樣,以超快的速度一頭撞在那受傷的怪物身上。 依靠絕對碾壓的噸位,無與倫比的力量,這一次撞擊將那猩猩怪獸輕易的撞倒在海底。 散發著可疑熒光的藍色血液,如瀑布一樣的噴射入深海,暴躁的哥斯拉則抬起粗壯的左腿,一腳擦在了那怪物腦袋上。 堅固的骨板破裂開,那怪物的腦袋被輕鬆踩碎。 “嗷!” 全身浴血的哥斯拉扣緊短小的前肢,朝著眼前的幾頭剛剛衝出海底天坑的異域怪物發出了挑釁的憤怒咆哮。 它腳下的海底已經遍佈了怪物的屍體。 最少有20只,那些異域怪物都死得極慘,被撕開腦袋,被錘爆心臟,或者被咬斷脖子。 這一幕刺激到了那些衝入深海的怪獸,它們在哥斯拉的咆哮聲中,畏懼的後退,它們這些殘暴的生物,也被地球的怪獸之王震懾。 就像是一群被獅子嚇退的野狗。 但就在它們退回天坑,回到自己的世界裡的時候,從天坑之下,邪龍基多拉的怒吼聲也迴盪開。 那異域怪獸的國王不滿的呵斥著自己的先鋒,驅使它們去與泰坦毆鬥。 狡猾的邪龍基多拉反向躲進了自己的家鄉,正在修復傷勢,同時讓虛弱的自己恢復到全盛的狀態。 在它的強勢命令下,更多的怪物從散發著熔岩光芒的天坑裡衝了出來。 這些異世界的怪物不斷是在噸位,還是在體型,力量方面,都不是泰坦們的對手。 一對一的情況下很容易就會被泰坦們單殺。 但它們的優勢在於數量。 地球的泰坦加上哥斯拉也只有16頭,但基多拉統帥的怪物世界有多少怪獸? 沒人知道……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5.代號“奧尼卡”(下)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萊克斯.盧瑟等待的“客人”,也就是奧尼卡協議,這些超大型戰鬥機器人的第一批駕駛員們。 他們的成分並不複雜。 這一隊人裡,有前神盾局特工娜塔莎,巴頓,還有兩個活潑的少女。 都是在之前的經歷中,證明過自己有駕駛大型機械天賦的人。 “我聽說,奧尼卡協議最開始是梅林大叔提出來的?” 在沃斯卡婭工業區的組裝車間裡,原神盾局特工的D.Va穿著藍白相間的械駕駛員制服,坐在臺階上,這個可愛的少女手裡拿著遊戲機正玩的起勁。 王牌駕駛員宋哈娜小姐抬起頭,她出神的看著眼前那正在被組裝的機械巨人們、 她對身邊的穿著黑色作戰服的娜塔莎特工低聲問到: “我還聽說,最初這個計劃被凶巴巴的弗瑞大叔否決了。” “嗯?你聽誰說的?” 百無聊賴的靠在牆邊,等待著時間到來的黑寡婦娜塔莎,看了一眼宋哈娜小妹妹,她狐疑的問到: “這些東西在現在都是機密,只有8級以上的特工才知道,是不是科爾森告訴你的?” “不是!” D.Av面色微變,她急忙搖頭否認。 但這種表情的變化怎麼可能瞞得過黑寡婦,這位特工小姐撇了撇嘴,她對宋哈娜說: “好吧,我大概知道了。但其實也沒什麼,畢竟神盾局都是陳年往事了,這些過去的事情也不是不能談。” “你如果有興趣,我就給你說一說,反正現在閒著也是閒著。” “說說唄,娜塔莎姐姐,我也想聽。” 另一個女孩的聲音插了進來。 守望小隊預備役成員,大軍火商託比昂.林德霍姆的寶貝女兒,扎著頭髮,穿著駕駛服的布麗吉塔.林德霍姆小姐揹著雙手。 她小臉上滿是聽八卦的愉悅表情。 她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對娜塔莎說: “我爸爸也告訴我說,如果沒有梅林最初的方案,奧尼卡集團早就完蛋啦,這個傳的神乎其神,又非常神祕的協議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奧尼卡協議,說起來其實挺複雜的。” 黑寡婦聳了聳肩,她抱著雙臂,靠在牆壁上,看著眼前那高大的,近百米,重量在數千噸以上的巨型機器人。…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3.代號“奧尼卡”(上)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芹澤博士!博士!” 帝王組織的一名高階生物學家,神態焦急的推開了芹澤博士辦公室的門。 她手裡拿著一張剛剛列印出的衛星照片,臉色驚恐的對首領說: “哥斯拉和基多拉的戰爭升級了,基多拉開啟了一扇疑似位面通道的門,召喚了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怪物群。” “哥斯拉則對泰坦們發出了召喚,除了它和基多拉之外,目前登記在冊的15名泰坦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迴應…” “世界安全理事會要求我們立刻對此做出反應。” “反應?” 芹澤博士此時有些煩躁,他接過助手遞來的衛星照片,看著上面標註的多個紅點。 他摘下眼鏡,揉了揉眼角,說: “那些官僚們想讓我們做什麼?拿著AR-15去阻止遠古泰坦發怒?還是發一份郵件,督促基多拉關掉位面門?” “我們現在除了觀察和等待之外,什麼都做不了。” “但如果是建議的話,我倒是給一些…” 幾秒鐘之後,芹澤博士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助手。 他拿起筆,在那衛星地圖上沿著整個太平洋區域劃出了一個大大的圈,然後將照片遞了回去。 博士揉了揉發疼的額角,他對自己的助手說: “以帝王組織的名義,向世界安全理事會發出提醒與建議,對這個區域內的所有民眾進行最快速度的疏散。” 芹澤博士的助手自然也是一名科學家,她看著手裡覆蓋了整個太平洋區域的大圓圈,她的臉色有些發白,她說: “那些外星生命體隨時可能攻擊海岸線,現在進行撤離,來得及嗎?” “當然來得及。” 芹澤瞥了一眼自己的助手,看著那小姑娘煞白的臉色,他暗自搖了搖頭。 現在的年輕人啊,心理素質真的是差,這麼一點小場面就吼不住了… 想到這裡,博士便有些懷念自己曾經的助手,也是他的學生,和現在的妻子薇薇安。 如果是薇薇安還在這裡協助他,這些小事他根本不需要操心的。 可惜,在他的第一個兒子出生之後,薇薇安就辭職當起了全職主婦,這一次的事件雖然薇薇安也有幫忙。 但她此時還在負責接觸尚未孵化的泰坦魔斯拉呢。…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2.狂暴星球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突發情況…太平洋海域出現大型維度裂痕!” 在聖城卡瑪泰姬,負責監控維度變化情況的哈米爾老法師,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天象儀的變化。 這個穿著白色長袍,帶著上個世紀的小圓框眼鏡,還在之前的一次除魔作戰中失去了一隻手的東方人站起身。 他握著手邊的法劍,對身後的戰鬥法師們喊到: “召集所有還能戰鬥的人員,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支援!” “遵命,法師!” 幾名年輕的戰鬥法師立刻轉身離開,不到5分鐘,一支近百人的戰鬥部隊就被集結了起來,通往太平洋深處的傳送門也被開啟。 不過就在法師們準備介入太平洋事態時,卻被在此時返回卡瑪泰姬的王法師阻止了。 這個穿著僧袍,胖胖的,滿臉橫肉的法師阻止了同伴們的行動。 他伸手關閉了傳送門,扭頭對一臉詫異的哈米爾法師說: “不用過去了,哈米爾法師,那邊的情況很特殊,我們過去也幫不上忙,把寶貴的力量用在我們擅長的領域裡吧。” “在英靈軍團暫時撤退後,歐洲那邊的異域入侵正在越發嚴重。” “托斯卡納,西西里島,比利牛斯山脈,阿爾卑斯山,高加索地區都出現了異域生物圍攻城市的情況…” 王法師接過弟子遞上的長棍法器,他對其他人說: “那裡更需要我們。” “那太平洋…我們就不管了嗎?” 哈米爾法師還是有些猶豫。 他在年幼時就開始追隨至尊法師古一閣下,維護卡瑪泰姬的使命與責任幾乎是他一生的信條。 就這麼讓哈米爾放棄近在眼前的危機,老法師做不到。 王左右看了看,他壓低聲音,對同伴解釋道: “已經有其他勢力趕去太平洋地區了,相信我,哈米爾閣下,他們有足夠的能力處理那件事,而且,他們已經為此做了多年的祕密準備。” “這不僅僅是我們的戰爭,也是他們的,沒理由不讓他們參戰吧?” 王的話說到這裡,哈米爾法師也無法再反對。 至尊法師此時還在和滅霸糾纏,時間之石和空間之石的力量讓兩個天父的戰場飄忽不定,偶爾他們會出現在英格蘭。 在下一秒也許又會轉移到南美。…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2.狂暴星球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突發情況…太平洋海域出現大型維度裂痕!” 在聖城卡瑪泰姬,負責監控維度變化情況的哈米爾老法師,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天象儀的變化。 這個穿著白色長袍,帶著上個世紀的小圓框眼鏡,還在之前的一次除魔作戰中失去了一隻手的東方人站起身。 他握著手邊的法劍,對身後的戰鬥法師們喊到: “召集所有還能戰鬥的人員,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支援!” “遵命,法師!” 幾名年輕的戰鬥法師立刻轉身離開,不到5分鐘,一支近百人的戰鬥部隊就被集結了起來,通往太平洋深處的傳送門也被開啟。 不過就在法師們準備介入太平洋事態時,卻被在此時返回卡瑪泰姬的王法師阻止了。 這個穿著僧袍,胖胖的,滿臉橫肉的法師阻止了同伴們的行動。 他伸手關閉了傳送門,扭頭對一臉詫異的哈米爾法師說: “不用過去了,哈米爾法師,那邊的情況很特殊,我們過去也幫不上忙,把寶貴的力量用在我們擅長的領域裡吧。” “在英靈軍團暫時撤退後,歐洲那邊的異域入侵正在越發嚴重。” “托斯卡納,西西里島,比利牛斯山脈,阿爾卑斯山,高加索地區都出現了異域生物圍攻城市的情況…” 王法師接過弟子遞上的長棍法器,他對其他人說: “那裡更需要我們。” “那太平洋…我們就不管了嗎?” 哈米爾法師還是有些猶豫。 他在年幼時就開始追隨至尊法師古一閣下,維護卡瑪泰姬的使命與責任幾乎是他一生的信條。 就這麼讓哈米爾放棄近在眼前的危機,老法師做不到。 王左右看了看,他壓低聲音,對同伴解釋道: “已經有其他勢力趕去太平洋地區了,相信我,哈米爾閣下,他們有足夠的能力處理那件事,而且,他們已經為此做了多年的祕密準備。” “這不僅僅是我們的戰爭,也是他們的,沒理由不讓他們參戰吧?” 王的話說到這裡,哈米爾法師也無法再反對。 至尊法師此時還在和滅霸糾纏,時間之石和空間之石的力量讓兩個天父的戰場飄忽不定,偶爾他們會出現在英格蘭。 在下一秒也許又會轉移到南美。…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2.狂暴星球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突發情況…太平洋海域出現大型維度裂痕!” 在聖城卡瑪泰姬,負責監控維度變化情況的哈米爾老法師,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天象儀的變化。 這個穿著白色長袍,帶著上個世紀的小圓框眼鏡,還在之前的一次除魔作戰中失去了一隻手的東方人站起身。 他握著手邊的法劍,對身後的戰鬥法師們喊到: “召集所有還能戰鬥的人員,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支援!” “遵命,法師!” 幾名年輕的戰鬥法師立刻轉身離開,不到5分鐘,一支近百人的戰鬥部隊就被集結了起來,通往太平洋深處的傳送門也被開啟。 不過就在法師們準備介入太平洋事態時,卻被在此時返回卡瑪泰姬的王法師阻止了。 這個穿著僧袍,胖胖的,滿臉橫肉的法師阻止了同伴們的行動。 他伸手關閉了傳送門,扭頭對一臉詫異的哈米爾法師說: “不用過去了,哈米爾法師,那邊的情況很特殊,我們過去也幫不上忙,把寶貴的力量用在我們擅長的領域裡吧。” “在英靈軍團暫時撤退後,歐洲那邊的異域入侵正在越發嚴重。” “托斯卡納,西西里島,比利牛斯山脈,阿爾卑斯山,高加索地區都出現了異域生物圍攻城市的情況…” 王法師接過弟子遞上的長棍法器,他對其他人說: “那裡更需要我們。” “那太平洋…我們就不管了嗎?” 哈米爾法師還是有些猶豫。 他在年幼時就開始追隨至尊法師古一閣下,維護卡瑪泰姬的使命與責任幾乎是他一生的信條。 就這麼讓哈米爾放棄近在眼前的危機,老法師做不到。 王左右看了看,他壓低聲音,對同伴解釋道: “已經有其他勢力趕去太平洋地區了,相信我,哈米爾閣下,他們有足夠的能力處理那件事,而且,他們已經為此做了多年的祕密準備。” “這不僅僅是我們的戰爭,也是他們的,沒理由不讓他們參戰吧?” 王的話說到這裡,哈米爾法師也無法再反對。 至尊法師此時還在和滅霸糾纏,時間之石和空間之石的力量讓兩個天父的戰場飄忽不定,偶爾他們會出現在英格蘭。 在下一秒也許又會轉移到南美。…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1.異度入侵(下)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喲,你的人犯了個認知上的錯誤。” 在拉斯維加斯,地獄酒店最頂層,靠在椅子上的高天尊看著螢幕上的芹澤博士放下耳機,又看了看在太平洋的黑夜中,正在與基多拉殊死搏鬥的怪獸之王哥斯拉。 他摩挲著自己的鬍鬚,頗為遺憾的對身邊的梅林說: “他們到現在,還認為基多拉的甦醒,只是泰坦們之間的內鬥…真是個可怕的錯誤。” “嗯?” 梅林詫異的回過頭,他看著一臉玩味的高天尊,他說: “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嗎?” “有啊。” 高天尊嘿嘿一笑,他對站在一邊,擦拭著一個寶貝花瓶的收藏家努了努嘴。 他說: “當初塑造地球的時候,基多拉就是被我的弟弟放在南極的,所以,關於這個怪物的資訊,我覺得應該由我的弟弟來告訴你。” “它是一位國王。” 收藏家頭也不回的說到: “它統帥著一整個怪物國度,就如哥斯拉是泰坦之王,所有的泰坦都要服從哥斯拉的命令,不管它們願不願意。” “我的意思是,一位國王怎麼可能孤身踏上戰場?” “它有自己的軍團可以使用,而現在,它就要去召喚自己的軍團。” 收藏家的話音剛落,高天尊就聳了聳肩,他繼續為梅林做解釋,他伸出手指,做了個通道的手勢,他語氣溫和的說: “野獸的世界是直白的,在正常情況下,被丟到地球的基多拉只能孤身迎戰泰坦們,但現在不一樣。” “現在是天球交匯,所有世界的維度阻礙都被破壞掉了,只要基多拉發出召喚,來自它那個世界的怪物們就會源源不斷的進入地球,為它而戰。” 宇宙長老咧開了一抹古怪的笑容,他說: “你的人以為自己要對付的是誰?總數不到25頭的泰坦嗎?” “不,他們錯了,錯的很離譜!” “他們要面對的,是一整個狂暴無情的怪獸世界,基多拉只是它們中最強大的那個,就如你們這個世界的泰坦一樣強大而雄偉的生命,在那個世界…” “要多少,有多少!” “這就是我的第二張牌,渡鴉閣下,如果你的人頂不住,那麼都不需要薩諾斯出手,你的世界就完啦!”…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1.異度入侵(下)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喲,你的人犯了個認知上的錯誤。” 在拉斯維加斯,地獄酒店最頂層,靠在椅子上的高天尊看著螢幕上的芹澤博士放下耳機,又看了看在太平洋的黑夜中,正在與基多拉殊死搏鬥的怪獸之王哥斯拉。 他摩挲著自己的鬍鬚,頗為遺憾的對身邊的梅林說: “他們到現在,還認為基多拉的甦醒,只是泰坦們之間的內鬥…真是個可怕的錯誤。” “嗯?” 梅林詫異的回過頭,他看著一臉玩味的高天尊,他說: “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嗎?” “有啊。” 高天尊嘿嘿一笑,他對站在一邊,擦拭著一個寶貝花瓶的收藏家努了努嘴。 他說: “當初塑造地球的時候,基多拉就是被我的弟弟放在南極的,所以,關於這個怪物的資訊,我覺得應該由我的弟弟來告訴你。” “它是一位國王。” 收藏家頭也不回的說到: “它統帥著一整個怪物國度,就如哥斯拉是泰坦之王,所有的泰坦都要服從哥斯拉的命令,不管它們願不願意。” “我的意思是,一位國王怎麼可能孤身踏上戰場?” “它有自己的軍團可以使用,而現在,它就要去召喚自己的軍團。” 收藏家的話音剛落,高天尊就聳了聳肩,他繼續為梅林做解釋,他伸出手指,做了個通道的手勢,他語氣溫和的說: “野獸的世界是直白的,在正常情況下,被丟到地球的基多拉只能孤身迎戰泰坦們,但現在不一樣。” “現在是天球交匯,所有世界的維度阻礙都被破壞掉了,只要基多拉發出召喚,來自它那個世界的怪物們就會源源不斷的進入地球,為它而戰。” 宇宙長老咧開了一抹古怪的笑容,他說: “你的人以為自己要對付的是誰?總數不到25頭的泰坦嗎?” “不,他們錯了,錯的很離譜!” “他們要面對的,是一整個狂暴無情的怪獸世界,基多拉只是它們中最強大的那個,就如你們這個世界的泰坦一樣強大而雄偉的生命,在那個世界…” “要多少,有多少!” “這就是我的第二張牌,渡鴉閣下,如果你的人頂不住,那麼都不需要薩諾斯出手,你的世界就完啦!”…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21.異度入侵(下)

小說,小說推薦美漫世界陰影軌跡“喲,你的人犯了個認知上的錯誤。” 在拉斯維加斯,地獄酒店最頂層,靠在椅子上的高天尊看著螢幕上的芹澤博士放下耳機,又看了看在太平洋的黑夜中,正在與基多拉殊死搏鬥的怪獸之王哥斯拉。 他摩挲著自己的鬍鬚,頗為遺憾的對身邊的梅林說: “他們到現在,還認為基多拉的甦醒,只是泰坦們之間的內鬥…真是個可怕的錯誤。” “嗯?” 梅林詫異的回過頭,他看著一臉玩味的高天尊,他說: “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嗎?” “有啊。” 高天尊嘿嘿一笑,他對站在一邊,擦拭著一個寶貝花瓶的收藏家努了努嘴。 他說: “當初塑造地球的時候,基多拉就是被我的弟弟放在南極的,所以,關於這個怪物的資訊,我覺得應該由我的弟弟來告訴你。” “它是一位國王。” 收藏家頭也不回的說到: “它統帥著一整個怪物國度,就如哥斯拉是泰坦之王,所有的泰坦都要服從哥斯拉的命令,不管它們願不願意。” “我的意思是,一位國王怎麼可能孤身踏上戰場?” “它有自己的軍團可以使用,而現在,它就要去召喚自己的軍團。” 收藏家的話音剛落,高天尊就聳了聳肩,他繼續為梅林做解釋,他伸出手指,做了個通道的手勢,他語氣溫和的說: “野獸的世界是直白的,在正常情況下,被丟到地球的基多拉只能孤身迎戰泰坦們,但現在不一樣。” “現在是天球交匯,所有世界的維度阻礙都被破壞掉了,只要基多拉發出召喚,來自它那個世界的怪物們就會源源不斷的進入地球,為它而戰。” 宇宙長老咧開了一抹古怪的笑容,他說: “你的人以為自己要對付的是誰?總數不到25頭的泰坦嗎?” “不,他們錯了,錯的很離譜!” “他們要面對的,是一整個狂暴無情的怪獸世界,基多拉只是它們中最強大的那個,就如你們這個世界的泰坦一樣強大而雄偉的生命,在那個世界…” “要多少,有多少!” “這就是我的第二張牌,渡鴉閣下,如果你的人頂不住,那麼都不需要薩諾斯出手,你的世界就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