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武毒尊 – 第兩千二十章 難勝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蕭揚等待已久的機會,在這一刻也終於是出現了,頓時他的心裡面也是大喜不以,自己的堅持也終於有了回報。而對方,也終將會因為自己戲弄的心境而付出代價! 下一刻,意念轉動之下,那雷火神劍忽然火光大盛,那股無比強橫的氣息,更是瘋狂的攀升而起。 頓時,那股火焰就如同是靈蛇一般,直接衝到了韓驚冥的身上,並且也以極快的速度開始纏繞。 自己的防禦在這一刻忽然蕩然無存,被這火蛇所纏繞,這讓韓驚冥頓時也是驚訝不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著實是有些想不明白,這般的變故又是為何? 而且那股氣息也非常的恐怖,肌膚上面傳來的灼熱痛感,讓其心神都不禁是為之一震,震驚不已。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韓驚冥吃驚不已。這一切的變化實在是太快了,讓他更是觸不及防,甚至一時之間都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忽然之間卻出現了這麼大的變化。 但韓驚冥也並非是什麼懦弱猶豫之人,在出現這變故之後,沒有在第一時間回防,而是直接一拳轟擊而出,打在了蕭揚的胸膛,將其震得難以自控,向下面墜落而去。 而另一邊的雷火神劍,更是被他一腳踹飛,根本就無法自控。 這些動作都是在瞬息之間完成的,韓驚冥看著自己身上所纏繞著的火蛇,心中也是越發的震撼了。因為他一眼就看了出來,這乃是幾乎超越高階天火的火焰,十分難纏。 從一開始,蕭揚便就將小火藏在了雷火神劍之中。 因為他早就盤算的清楚,如今自己唯一能夠依仗的,便就是這無限接近武皇能力的小火。所以,用它來作為奇兵,作為勝負手,那還是有著極大的成功率的。 既然作為奇襲勝負手,那麼蕭揚也勢必要做好局,並且也要為小火爭取到足夠的空間才行。然而因為他們的實力過於巨大的緣故,所以蕭揚所能夠創造的機會,也就只有這麼多了。 小火瘋狂的釋放著自己的能量來灼燒韓驚冥,同時也發揮出了自己的特性來,準備吸收韓驚冥的力量,以此來作為補充。 自從小火吞食黑火之後,便就擁有了黑火的那種吞噬能力。如今的韓驚冥,在小火的眼前,那完全就是一道無比可口的美食,乃是大補之物! 所以現在的小火也是無比的興奮,恨不得直接將韓驚冥給吞噬殆盡,將其完全消化成為自己的力量。 在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被吞噬之時,韓驚冥的心中同樣也是震撼不已,他也沒有想到,這火焰居然有著這般的功效,實在是恐怖。 韓驚冥的心中也可謂是無比的震撼,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小傢伙的手段居然是這般的層出不窮。恐怕他的勝負手,也是準備在此了。 一時之間,韓驚冥的心裡面也是非常的懊惱,自己怎麼就沒有防備到這一手呢? 心中在懊惱之時,那無比霸道的力量也是迅速的奔湧而出,開始衝擊這些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火焰。並且,韓驚冥更是用雙手抓住了一頭,準備將其強行扯下來。 武皇強者的力量,更是非同凡響,他厲喝一聲,竟然是生生將小火給抓了出來,並且雙手也是將其緊緊的遏制住了。 現在的韓驚冥也沒了之前那般的氣定神閒了,反倒是灰頭土臉,身上的衣服雖然是法器,但也被燒壞了不少。同時,他的身體更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燒傷。雖然談不上何等嚴重,卻足以讓他肉疼了。 蕭揚在穩住自己的身形之後,則是將銀槍一擺,雙眼更是不斷的泛出凶芒來。他現在就如同是一頭猛虎一般,盯著自己的獵物。 下一刻,蕭揚則是一躍而起,厲喝一聲,殺向了韓驚冥。 雖然說小火的功能性沒有達到預想之中的那般恐怖,但也算得上是暫且牽制住了他,所以這就是大好機會,又如何能夠將其錯過呢?所以,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萬毒雷龍嘯!”…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九章 馳援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看著還在奮力一戰的蕭揚,本就招式已老,卻還強行想要有所進益,這樣的強求可謂是非常的勉強。但這也足以說明,蕭揚是的確想要獲得這場勝利的。所以,他才會這般的賣力,不肯錯過任何一個機會。 韓驚冥看到這個小傢伙反抗的如此厲害,他卻並沒有覺得有什麼詫異,反倒是越發的開心。畢竟,獵物掙扎的越厲害,才會讓狩獵者感受到更多的快感。故此,韓驚冥也是期望著蕭揚能夠翻騰出更多的浪花來。 這樣的話,他便就可以更加的盡興。說不得,自己在青離界受到的那些委屈,都可以發洩不少出來。 同時,韓驚冥的心中也非常的敬佩。這樣的一個小傢伙,依靠著自己的能耐走到了今日這一步,甚至還要幫著自己的世界提升,這樣的人,的確是可敬的。但是,他們之間有著過節,這一戰也是無可避免的。 更何況,敬佩歸敬佩,但是他們的過節,還是要一點不少的算清楚的。 活了這幾千年,韓驚冥早就將許多問題看得明白並且透徹,知道自己應當做些什麼。而且,他將這一切都分的明白,沒有絲毫的其他情緒摻雜其中。 “你說你這般的拼命,就是為了這個世界,值得嗎?何不溜之大吉,加入神界呢?這樣的一個窮鄉僻壤,根本就配不上你。”韓驚冥深呼吸了一口氣,道。 雖然這話是勸慰,但韓驚冥更加清楚,蕭揚如此建設自己的世界而不是如同雷定天那般直接加入神界,由此可見他對這個世界是有著多麼深厚的感情了。若是能夠將他心中的信念也一併壓垮的話,那就更加美妙了。 蕭揚只是譏笑了一聲,道:“都是千年老狐狸,說這些有意義嗎?” 韓驚冥只是笑了笑,他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有時候一句話也極有可能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有時候試一試,那也是不差的,說不得還會有著意想不到的結果。 不論什麼事情,也都只有在進行嘗試之後才能夠得出結果的。 畢竟,世事無常,而人又是多變的。說不得,在什麼時候,意念一轉之間,便就會改變呢?而改變之後,那也必然會有著許多的後遺症,甚至是痛不欲生,那都有可能的。 對於韓驚冥而言,若只是單純的殺掉蕭揚的話,那麼他很輕鬆就能夠做到。但是,這樣就能夠將自己心中的怒火全部平息了嗎?顯然,這是不夠的啊,所以他要用盡手段,讓這小子不斷的後悔,自己當初做的事情是錯誤的。 而導致這一切後果,落得無比淒涼的下場,都是因為自己多管閒事而造成的。 畢竟,有時候死並不痛苦。若是讓其生不如死的話,那才是無比快意的。 蕭揚咬著牙,並且密切的觀察著韓驚冥的情緒和力量的變化。只要對方露出一絲破綻來,那麼他就會直接出手,扭轉眼下的局面。但是,想要改變,卻也絕非是一件易事。 …… 在那浩瀚無垠的星海之中,兩位大能正在全力趕路。 當他們得到訊息之後,便就馬不停蹄的前進,想要在最短的時間趕往流雲界。因為他們很清楚,路途遙遠,若是晚去一點,可能都會失去線索。 早一點去,說不得還能夠收集到一些資訊,到時候再將那老狐狸給揪出來,再將其殺掉,讓那一份氣運重歸天地。 “你覺得蕭揚那小子能夠支撐多久?”秦王有些無奈的問道。 其實,秦王的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答案。武皇和武王,本來就是天壤之別,不被直接秒殺就不錯了。 德王則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情緒顯得十分低落,道:“蕭揚如果捨得流雲界的話,亦或是那老傢伙不那麼卑鄙,蕭揚逃命還是有著幾分可能的。” 聽了此話,秦王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他自然清楚,蕭揚既然想要帶著流雲界和神界達成盟約,便就足以看出,那是他不可割捨的。所以,要他放棄流雲界,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此事也並非是毫無轉機。畢竟,蕭揚毀掉了青離界的萬年大忌,我可不相信那個老傢伙就當真捨得直接將其抹殺掉,而不是將其折磨百年。”德王說著,語氣也變得凝重了許多。…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八章 焦急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如今蕭揚和韓驚冥也不過只是相距三丈罷了,可謂是十分的接近了,只要這一槍能夠遞出,便就可以打在他的身上。當然,這也已然是有著一個前提的,那便是需要對方給這樣的一個機會,才能夠做到! 若是韓驚冥一旦閃開的話,那麼蕭揚的攻擊,就會直接落空,根本就無法得逞。 韓驚冥回頭之下,便就已然是看到蕭揚衝殺而來,他有些不屑的笑了笑,低喝一聲,一掌拍下。 頓時一股十分強橫的力量則是不斷湧出,轉眼之間,便就已經形成了一道十分堅韌的屏障,更是讓蕭揚的槍頭無法再存進半分。那些雷霆,在這股力量之下,也是迅速的泯滅著,毫無機會。 韓驚冥笑了,這小子的確厲害,但是在境界上面的差距,又豈是他所能夠彌補的?一切,早就已經是定局了,縱然你如何努力,都是無法改變的。畢竟,很多事情,本就是註定的。 “你的確很強,強到了幾乎在武王境界近乎無敵。但是,那也只是僅限於武王境界罷了。”韓驚冥依舊顯得十分輕鬆,笑言道。 蕭揚眉頭一橫,道:“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既然我能夠在武王境界中無敵,那麼擊敗你,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這話一出,韓驚冥則是笑了,他覺得這年輕人實在是有些太過於狂妄了。若是自己輸給了這個年輕人,那才是最為奇怪的事情啊。 忽然之間,韓驚冥的眉頭忽然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一股氣息正在襲來。 在韓驚冥的背後,雷火神劍也已然是將那一道指力化解掉,並且也是調轉槍頭再度殺了過來。 “呵!這樣的殺招算得上什麼?”韓驚冥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下一刻,一聲低喝之下,頓時在韓驚冥的背後也是湧現出了一股力量來,就如同是颶風一般,一副即將將神劍捲入其中的姿態。 但是,結局卻並非是這樣的。 雷火神劍並沒有受到颶風的影響,直接衝殺了過去,大好勢頭,彷彿這一劍之下,就足以讓那個老傢伙給刺穿。 但是,下一刻雷火神劍卻被一股無形的屏障給攔住了一般,也根本就無法再前進半分。縱然,無數的劍氣和力道在瘋狂的宣洩著,但卻也是無可奈何,寸步難進。 韓驚冥的笑意依舊掛在臉上,一切也都如同他的預料,這個小傢伙的能耐,幾乎和武皇境界相差不多了。但是,這點來對付自己這個老油條,那還是差了些意思的。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便是如此。更何況,他們在境界上面的差距,那就已經是天塹,難以逾越了。 蕭揚低喝一聲,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準備將這一槍刺出去,但是卻毫無用處。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恐怖之處,若是全力防禦,縱然你用盡了渾身解數又如何? “何必這麼掙扎呢?說不得,你委曲求全之下,還等得到神界大能的到來。你如今這般的衝殺,又有什麼意思呢?所能夠做的,不過只是自尋死路罷了。你看,我現在不過只是兩隻手罷了,就足以壓得你喘不過氣了。”韓驚冥依舊笑盈盈的模樣,道。 好似,他也一直都在為這個年輕人著想一般。 然而韓驚冥這麼做的目的也是非常的簡單,他就是要將蕭揚的信心一點點的碾碎,讓其接受這樣殘酷的現實,讓其完全絕望,然後再慢慢的折磨。 至於會不會出現什麼風險?至少,這點在韓驚冥看來,那是沒有必要去擔憂這種可能的。 蕭揚則是咬著牙,不斷的加大著手中的力道,甚至是將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耗盡他都覺得沒什麼,只要能夠將對手撼動! 這樣的做法,可謂是非常的瘋狂,根本就沒有想過接下來怎麼打,直接就孤注一擲了。…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八章 焦急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如今蕭揚和韓驚冥也不過只是相距三丈罷了,可謂是十分的接近了,只要這一槍能夠遞出,便就可以打在他的身上。當然,這也已然是有著一個前提的,那便是需要對方給這樣的一個機會,才能夠做到! 若是韓驚冥一旦閃開的話,那麼蕭揚的攻擊,就會直接落空,根本就無法得逞。 韓驚冥回頭之下,便就已然是看到蕭揚衝殺而來,他有些不屑的笑了笑,低喝一聲,一掌拍下。 頓時一股十分強橫的力量則是不斷湧出,轉眼之間,便就已經形成了一道十分堅韌的屏障,更是讓蕭揚的槍頭無法再存進半分。那些雷霆,在這股力量之下,也是迅速的泯滅著,毫無機會。 韓驚冥笑了,這小子的確厲害,但是在境界上面的差距,又豈是他所能夠彌補的?一切,早就已經是定局了,縱然你如何努力,都是無法改變的。畢竟,很多事情,本就是註定的。 “你的確很強,強到了幾乎在武王境界近乎無敵。但是,那也只是僅限於武王境界罷了。”韓驚冥依舊顯得十分輕鬆,笑言道。 蕭揚眉頭一橫,道:“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既然我能夠在武王境界中無敵,那麼擊敗你,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這話一出,韓驚冥則是笑了,他覺得這年輕人實在是有些太過於狂妄了。若是自己輸給了這個年輕人,那才是最為奇怪的事情啊。 忽然之間,韓驚冥的眉頭忽然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一股氣息正在襲來。 在韓驚冥的背後,雷火神劍也已然是將那一道指力化解掉,並且也是調轉槍頭再度殺了過來。 “呵!這樣的殺招算得上什麼?”韓驚冥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下一刻,一聲低喝之下,頓時在韓驚冥的背後也是湧現出了一股力量來,就如同是颶風一般,一副即將將神劍捲入其中的姿態。 但是,結局卻並非是這樣的。 雷火神劍並沒有受到颶風的影響,直接衝殺了過去,大好勢頭,彷彿這一劍之下,就足以讓那個老傢伙給刺穿。 但是,下一刻雷火神劍卻被一股無形的屏障給攔住了一般,也根本就無法再前進半分。縱然,無數的劍氣和力道在瘋狂的宣洩著,但卻也是無可奈何,寸步難進。 韓驚冥的笑意依舊掛在臉上,一切也都如同他的預料,這個小傢伙的能耐,幾乎和武皇境界相差不多了。但是,這點來對付自己這個老油條,那還是差了些意思的。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便是如此。更何況,他們在境界上面的差距,那就已經是天塹,難以逾越了。 蕭揚低喝一聲,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準備將這一槍刺出去,但是卻毫無用處。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恐怖之處,若是全力防禦,縱然你用盡了渾身解數又如何? “何必這麼掙扎呢?說不得,你委曲求全之下,還等得到神界大能的到來。你如今這般的衝殺,又有什麼意思呢?所能夠做的,不過只是自尋死路罷了。你看,我現在不過只是兩隻手罷了,就足以壓得你喘不過氣了。”韓驚冥依舊笑盈盈的模樣,道。 好似,他也一直都在為這個年輕人著想一般。 然而韓驚冥這麼做的目的也是非常的簡單,他就是要將蕭揚的信心一點點的碾碎,讓其接受這樣殘酷的現實,讓其完全絕望,然後再慢慢的折磨。 至於會不會出現什麼風險?至少,這點在韓驚冥看來,那是沒有必要去擔憂這種可能的。 蕭揚則是咬著牙,不斷的加大著手中的力道,甚至是將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耗盡他都覺得沒什麼,只要能夠將對手撼動! 這樣的做法,可謂是非常的瘋狂,根本就沒有想過接下來怎麼打,直接就孤注一擲了。…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八章 焦急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如今蕭揚和韓驚冥也不過只是相距三丈罷了,可謂是十分的接近了,只要這一槍能夠遞出,便就可以打在他的身上。當然,這也已然是有著一個前提的,那便是需要對方給這樣的一個機會,才能夠做到! 若是韓驚冥一旦閃開的話,那麼蕭揚的攻擊,就會直接落空,根本就無法得逞。 韓驚冥回頭之下,便就已然是看到蕭揚衝殺而來,他有些不屑的笑了笑,低喝一聲,一掌拍下。 頓時一股十分強橫的力量則是不斷湧出,轉眼之間,便就已經形成了一道十分堅韌的屏障,更是讓蕭揚的槍頭無法再存進半分。那些雷霆,在這股力量之下,也是迅速的泯滅著,毫無機會。 韓驚冥笑了,這小子的確厲害,但是在境界上面的差距,又豈是他所能夠彌補的?一切,早就已經是定局了,縱然你如何努力,都是無法改變的。畢竟,很多事情,本就是註定的。 “你的確很強,強到了幾乎在武王境界近乎無敵。但是,那也只是僅限於武王境界罷了。”韓驚冥依舊顯得十分輕鬆,笑言道。 蕭揚眉頭一橫,道:“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既然我能夠在武王境界中無敵,那麼擊敗你,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這話一出,韓驚冥則是笑了,他覺得這年輕人實在是有些太過於狂妄了。若是自己輸給了這個年輕人,那才是最為奇怪的事情啊。 忽然之間,韓驚冥的眉頭忽然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一股氣息正在襲來。 在韓驚冥的背後,雷火神劍也已然是將那一道指力化解掉,並且也是調轉槍頭再度殺了過來。 “呵!這樣的殺招算得上什麼?”韓驚冥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下一刻,一聲低喝之下,頓時在韓驚冥的背後也是湧現出了一股力量來,就如同是颶風一般,一副即將將神劍捲入其中的姿態。 但是,結局卻並非是這樣的。 雷火神劍並沒有受到颶風的影響,直接衝殺了過去,大好勢頭,彷彿這一劍之下,就足以讓那個老傢伙給刺穿。 但是,下一刻雷火神劍卻被一股無形的屏障給攔住了一般,也根本就無法再前進半分。縱然,無數的劍氣和力道在瘋狂的宣洩著,但卻也是無可奈何,寸步難進。 韓驚冥的笑意依舊掛在臉上,一切也都如同他的預料,這個小傢伙的能耐,幾乎和武皇境界相差不多了。但是,這點來對付自己這個老油條,那還是差了些意思的。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便是如此。更何況,他們在境界上面的差距,那就已經是天塹,難以逾越了。 蕭揚低喝一聲,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準備將這一槍刺出去,但是卻毫無用處。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恐怖之處,若是全力防禦,縱然你用盡了渾身解數又如何? “何必這麼掙扎呢?說不得,你委曲求全之下,還等得到神界大能的到來。你如今這般的衝殺,又有什麼意思呢?所能夠做的,不過只是自尋死路罷了。你看,我現在不過只是兩隻手罷了,就足以壓得你喘不過氣了。”韓驚冥依舊笑盈盈的模樣,道。 好似,他也一直都在為這個年輕人著想一般。 然而韓驚冥這麼做的目的也是非常的簡單,他就是要將蕭揚的信心一點點的碾碎,讓其接受這樣殘酷的現實,讓其完全絕望,然後再慢慢的折磨。 至於會不會出現什麼風險?至少,這點在韓驚冥看來,那是沒有必要去擔憂這種可能的。 蕭揚則是咬著牙,不斷的加大著手中的力道,甚至是將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耗盡他都覺得沒什麼,只要能夠將對手撼動! 這樣的做法,可謂是非常的瘋狂,根本就沒有想過接下來怎麼打,直接就孤注一擲了。…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七章 盡數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一時間,雷霆和火焰兩股狂暴的力量在這一刻化作鋒利無匹的劍氣,就如同是勇往直前的死士一般,向前衝鋒而去,根本就沒有去顧忌自己的安危,只管前衝。 那股恐怖的氣息,頓時讓韓驚冥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也不禁是下意識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他也感受到,這一擊的威能,更是不容小覷的。 雖然說,這一擊的威能還是比不上武皇強者的攻擊。但是,這一擊的力量,卻是足以將武王境界的攻擊程度重新整理到一個新的極致。 看著下面如同窮鄉僻壤的流雲界,居然能夠孕育出這等的人才來,韓驚冥也是十分的不解。在這種地方,就算是出現一些悍勇之人,那不足為奇。但是,出了這般強橫的天才,那就實在是有些奇怪了。至少,韓驚冥是想不通透的,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兒。 可以說,這一劍也是無比的驚豔,所過之處,炸裂之音更是不斷響起,轟轟隆隆。 在這般強橫的力量之下,周邊的空間也根本就無法維持,正在不斷的崩裂著,由此可見這等力量是何等的恐怖了。 而蕭揚如今也已經是完全進入了一個全神貫注的狀態之中,他也已然是摒棄了所有的心思,只是專心的進攻。至於成敗與否,想那麼多幹什麼? 蕭揚一直以來都不是猶豫之人,在一切都得到確定之後,他可謂是沒有任何的退路可言,所以他所能夠做出來的選擇,那也就只有一個。就算是死路一條,那也要絕境求生。 感受到雷霆和火焰正在不斷的逼近,甚至肌膚上面都出現了一些刺痛感,這讓韓驚冥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了,這一擊的威能,的確是有著可能傷到他的。 下一刻,韓驚冥低喝一聲,直接一掌拍下。 頓時一個無比巨大的掌印在這一刻則是湧現而出,剎那之間,可謂是風起雲湧,無數的力量在這一掌之下,不斷的破碎著。 一掌之威,恐怖如斯。 彷彿,所有的力量在這一掌之下,都如同是擺設一般,花裡胡哨,沒有絲毫的意義。 但是,蕭揚也絕非是什麼軟柿子,縱然面對如此恐怖的攻擊,他卻也未曾有著絲毫的情緒波動。其實,說到底還是他太過於清楚現在的狀況了,根本就容不得他有任何的扭捏啊。 如果一旦有了,那就是死路一條。 無數的力量在這一刻,更是不斷的傾瀉而下,就如同是狂風驟雨一般,十分恐怖。 “轟隆隆!”的炸裂之音一時間更是不斷的響起,三股力量在這一刻,也是瘋狂的發生了碰撞。 無數的力量被抵消,同樣也有著很多的力量化作了餘波,衝擊開來。 這一掌的威能可謂是十分恐怖,如果落點是百興城的話,恐怕那新建出來的城池,在這一掌之下,都會直接化作子虛烏有! 蕭揚卻非常的堅定,雖然他的速度也已經變得遲緩了許多,但卻也沒有後退半分,依舊在前進著。 任由那些力量餘波正在不斷的轟擊在自己身上,他也依舊在前衝著。 轉眼之間,掌力完全被化去,而蕭揚的招式也已經老了。但是,他卻依舊是在前衝著,似乎是一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架勢。 韓驚冥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面也微微有些詫異,難不成這傢伙已經瘋了不成? “既然你這麼著急找死,我也不成全你!”韓驚冥冷笑一聲,道。 若是不將此子折磨致死,韓驚冥的心中又如何會痛快?雖然留手不殺了他,但將其廢了,那還是不困難的。…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七章 盡數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一時間,雷霆和火焰兩股狂暴的力量在這一刻化作鋒利無匹的劍氣,就如同是勇往直前的死士一般,向前衝鋒而去,根本就沒有去顧忌自己的安危,只管前衝。 那股恐怖的氣息,頓時讓韓驚冥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也不禁是下意識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他也感受到,這一擊的威能,更是不容小覷的。 雖然說,這一擊的威能還是比不上武皇強者的攻擊。但是,這一擊的力量,卻是足以將武王境界的攻擊程度重新整理到一個新的極致。 看著下面如同窮鄉僻壤的流雲界,居然能夠孕育出這等的人才來,韓驚冥也是十分的不解。在這種地方,就算是出現一些悍勇之人,那不足為奇。但是,出了這般強橫的天才,那就實在是有些奇怪了。至少,韓驚冥是想不通透的,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兒。 可以說,這一劍也是無比的驚豔,所過之處,炸裂之音更是不斷響起,轟轟隆隆。 在這般強橫的力量之下,周邊的空間也根本就無法維持,正在不斷的崩裂著,由此可見這等力量是何等的恐怖了。 而蕭揚如今也已經是完全進入了一個全神貫注的狀態之中,他也已然是摒棄了所有的心思,只是專心的進攻。至於成敗與否,想那麼多幹什麼? 蕭揚一直以來都不是猶豫之人,在一切都得到確定之後,他可謂是沒有任何的退路可言,所以他所能夠做出來的選擇,那也就只有一個。就算是死路一條,那也要絕境求生。 感受到雷霆和火焰正在不斷的逼近,甚至肌膚上面都出現了一些刺痛感,這讓韓驚冥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了,這一擊的威能,的確是有著可能傷到他的。 下一刻,韓驚冥低喝一聲,直接一掌拍下。 頓時一個無比巨大的掌印在這一刻則是湧現而出,剎那之間,可謂是風起雲湧,無數的力量在這一掌之下,不斷的破碎著。 一掌之威,恐怖如斯。 彷彿,所有的力量在這一掌之下,都如同是擺設一般,花裡胡哨,沒有絲毫的意義。 但是,蕭揚也絕非是什麼軟柿子,縱然面對如此恐怖的攻擊,他卻也未曾有著絲毫的情緒波動。其實,說到底還是他太過於清楚現在的狀況了,根本就容不得他有任何的扭捏啊。 如果一旦有了,那就是死路一條。 無數的力量在這一刻,更是不斷的傾瀉而下,就如同是狂風驟雨一般,十分恐怖。 “轟隆隆!”的炸裂之音一時間更是不斷的響起,三股力量在這一刻,也是瘋狂的發生了碰撞。 無數的力量被抵消,同樣也有著很多的力量化作了餘波,衝擊開來。 這一掌的威能可謂是十分恐怖,如果落點是百興城的話,恐怕那新建出來的城池,在這一掌之下,都會直接化作子虛烏有! 蕭揚卻非常的堅定,雖然他的速度也已經變得遲緩了許多,但卻也沒有後退半分,依舊在前進著。 任由那些力量餘波正在不斷的轟擊在自己身上,他也依舊在前衝著。 轉眼之間,掌力完全被化去,而蕭揚的招式也已經老了。但是,他卻依舊是在前衝著,似乎是一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架勢。 韓驚冥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面也微微有些詫異,難不成這傢伙已經瘋了不成? “既然你這麼著急找死,我也不成全你!”韓驚冥冷笑一聲,道。 若是不將此子折磨致死,韓驚冥的心中又如何會痛快?雖然留手不殺了他,但將其廢了,那還是不困難的。…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七章 盡數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一時間,雷霆和火焰兩股狂暴的力量在這一刻化作鋒利無匹的劍氣,就如同是勇往直前的死士一般,向前衝鋒而去,根本就沒有去顧忌自己的安危,只管前衝。 那股恐怖的氣息,頓時讓韓驚冥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也不禁是下意識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他也感受到,這一擊的威能,更是不容小覷的。 雖然說,這一擊的威能還是比不上武皇強者的攻擊。但是,這一擊的力量,卻是足以將武王境界的攻擊程度重新整理到一個新的極致。 看著下面如同窮鄉僻壤的流雲界,居然能夠孕育出這等的人才來,韓驚冥也是十分的不解。在這種地方,就算是出現一些悍勇之人,那不足為奇。但是,出了這般強橫的天才,那就實在是有些奇怪了。至少,韓驚冥是想不通透的,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兒。 可以說,這一劍也是無比的驚豔,所過之處,炸裂之音更是不斷響起,轟轟隆隆。 在這般強橫的力量之下,周邊的空間也根本就無法維持,正在不斷的崩裂著,由此可見這等力量是何等的恐怖了。 而蕭揚如今也已經是完全進入了一個全神貫注的狀態之中,他也已然是摒棄了所有的心思,只是專心的進攻。至於成敗與否,想那麼多幹什麼? 蕭揚一直以來都不是猶豫之人,在一切都得到確定之後,他可謂是沒有任何的退路可言,所以他所能夠做出來的選擇,那也就只有一個。就算是死路一條,那也要絕境求生。 感受到雷霆和火焰正在不斷的逼近,甚至肌膚上面都出現了一些刺痛感,這讓韓驚冥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了,這一擊的威能,的確是有著可能傷到他的。 下一刻,韓驚冥低喝一聲,直接一掌拍下。 頓時一個無比巨大的掌印在這一刻則是湧現而出,剎那之間,可謂是風起雲湧,無數的力量在這一掌之下,不斷的破碎著。 一掌之威,恐怖如斯。 彷彿,所有的力量在這一掌之下,都如同是擺設一般,花裡胡哨,沒有絲毫的意義。 但是,蕭揚也絕非是什麼軟柿子,縱然面對如此恐怖的攻擊,他卻也未曾有著絲毫的情緒波動。其實,說到底還是他太過於清楚現在的狀況了,根本就容不得他有任何的扭捏啊。 如果一旦有了,那就是死路一條。 無數的力量在這一刻,更是不斷的傾瀉而下,就如同是狂風驟雨一般,十分恐怖。 “轟隆隆!”的炸裂之音一時間更是不斷的響起,三股力量在這一刻,也是瘋狂的發生了碰撞。 無數的力量被抵消,同樣也有著很多的力量化作了餘波,衝擊開來。 這一掌的威能可謂是十分恐怖,如果落點是百興城的話,恐怕那新建出來的城池,在這一掌之下,都會直接化作子虛烏有! 蕭揚卻非常的堅定,雖然他的速度也已經變得遲緩了許多,但卻也沒有後退半分,依舊在前進著。 任由那些力量餘波正在不斷的轟擊在自己身上,他也依舊在前衝著。 轉眼之間,掌力完全被化去,而蕭揚的招式也已經老了。但是,他卻依舊是在前衝著,似乎是一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架勢。 韓驚冥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面也微微有些詫異,難不成這傢伙已經瘋了不成? “既然你這麼著急找死,我也不成全你!”韓驚冥冷笑一聲,道。 若是不將此子折磨致死,韓驚冥的心中又如何會痛快?雖然留手不殺了他,但將其廢了,那還是不困難的。…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五章 忌器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雖然說眾人也都已然是清楚了結局,但他們也仍然是心有不甘的,想要做些事情,將這一局面改變了。但是,他們卻想不出任何的辦法來,都陷入了自責之中。 可以說,現在最為痛苦的,便就是暮陽了。因為在場他的修為是最高的,也有著上好的法器,然而什麼事情多做不了,只能是在此地坐以待斃。 “諸位,要不你們趕快逃命吧。”孫有才忽然開口道。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這位副城主,眼神之中也盡是憤懣之色。 感受到這些不滿的神色之後,孫有才無奈的苦笑了一聲,道:“只要你們還活著,等到此事風波一過再回來還可以給流雲界留有一絲希望。若是大家都葬身此處,就算那位大人物高抬貴手放過了我們,到時候鬥玄界也必然會來報仇的。到了那時候,流雲界可就當真是會陷入最黑暗的時光了。” 初太陰則是微微頷首,他看孫有才的目光也是再度發生了變化。不愧是被蕭揚委以重任的人,在這等危機的情況之下,還能夠留下一條退路,也算得上是為流雲界留下一條活路了。 眾人也沒有去責怪孫有才說出這等臨陣脫逃的話語來,他們都清楚,這其中都是有著苦心的。畢竟,就算蕭揚沒了,流雲界還是存在的啊。如果頂尖戰力都沒了的話,那麼對此才是滅頂之災。 “難道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千光奇十分不甘的跺腳說道。 沒有人迴應他,若是有辦法的話,他們也就不至於在這個地方手足無措、坐以待斃了。 蕭長生和蕭家太爺的神情也是最為難過的,因為他們都是蕭家之人,如此優秀的後輩將會如此夭折,他們又如何能夠不痛心呢? 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那便就是原罪,沒人能夠改變這一點。如果他們足夠強大的話,那麼也就不至於在這裡了。 雖然他們都已經預設了孫有才的提議,但也仍然是心有不甘,不願意離開這裡半步。 “蕭太爺,我記得你們曾經和魔界一戰,拿出過十分恐怖的合擊陣法。我也記得城主曾留下了不少的陣法古卷,趕快去找找,有沒有能夠契合這周天循序陣的攻擊陣法!”忽然間,孫有才靈機一動,道。 這裡有著五位九階大能,再加之周天循序陣建立在一條偽靈脈之上,若是善加利用的話,說不得還當真能夠發揮出不俗的實力來。 蕭家太爺聽了此話之後,頓時大喜不以,道:“跟我來,大家一起找。” 現在可謂是處於緊急時刻,大家也都顧不得什麼門戶之見,縱然暮陽和初太陰都不是北極光城的人又如何?但是隻要從那些密卷之中能夠找出法子來,那麼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時間,眾人的心中也可謂是再度燃燒起了希望之火來。若是真的能夠找出那般恐怖的陣法來,還當真能夠助蕭揚一臂之力。 “你們去找,我去彙集武王五階以上的修士。”孫有才道。 眾人得令而去,沒有絲毫的遲疑。 天空之上,蕭揚應付了三掌之後,也已然是氣喘吁吁。 可以說,一掌強過一掌,力道也是越發的強橫,蕭揚也已經是有了一些難以抵擋的跡象。在這境界的巨大差距面前,他也可謂是無可奈何,做不得什麼。 看著蕭揚的神情變得越發的肅穆,韓驚冥的心中就越發覺得舒服。 對方在知道實力的差距之後,也只會越發的恐懼和害怕。 而且那些希望,也會不斷的減少,隨之而來的則是絕望。 “小傢伙,我都還沒用力,你就這樣了,你拿什麼和我一戰?縱然你又五條靈脈又如何,在我眼裡不過只是花裡胡哨罷了,根本沒有絲毫用處。”韓驚冥笑盈盈地說道。…

丹武毒尊 – 第兩千一十四章 無奈

小說,小說推薦丹武毒尊雖然說韓驚冥的出手看上去是輕描淡寫,但是這一股掌勁卻是無法忽視的。頓時,一股強大的壓迫力直接湧現而出,巨大的掌印更是直接落下。 蕭揚感受到那股極為強橫的力量波動,頓時眉頭緊鎖,下一刻便是低喝一聲,直接沖天而起,仗著神劍威能,衝撞了過去。 韓驚冥也並未著急,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著。畢竟,這般的逗弄小白鼠,那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這些螻蟻,在費盡全力的掙扎之後,發現自己卻無法改變命運只是的絕望,那就如同是一餐美食一般,讓人回味無窮。 蕭揚這一劍,可謂是一往直前,根本沒有絲毫的懼怕。甚至在這一劍之上,調動了五條靈脈的靈力。 面對如此強者,勢必是要全力而為的。說不得一個餓嗎胡,那都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也因為太過於清楚局勢和力量的緣故,蕭揚同樣也是需要精打細算的。 “轟隆隆!” 這一劍刺入那掌印之中,頓時雷電和火焰的劍氣更是不斷的縱橫而出,十分恐怖。 三股力量更是在不斷的相互碾壓和撞擊,一股股強橫的餘波,更是不斷的盪出,就如同是水面的漣漪一般。 片刻之間,那掌印的力量在神劍之下,居然是完全破碎,也未曾傷到蕭揚一分一毫,他反倒是站立在那裡,毫髮無損。 當然,蕭揚現在的淡定也只是看上去罷了。在這隨意的一掌之下,他的一口意氣,已經出現了裂痕。若是對手一旦認真出手的話,那麼那股力量又將會是何等的恐怖和可怕?想到這些,蕭揚也不禁是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 可以說,這其中有著太多難以預料的地方了。 二者之間的實力差距,當真就是天壤之別,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面啊。 見到這一幕之後,韓驚冥的心中也微微有些詫異。雖然,這一掌不足他三成功力,但對方卻毫髮無損,這就難免有些說不過去了。難不成,五條靈脈,當真有著非同尋常之處罷了。 與此同時,蕭揚也讀到了另外一個資訊,那便是韓驚冥在青離界一戰所受的傷,也並未痊癒。所以,他那一掌之中,也因此有些缺陷。 在得知了這個資訊之後,蕭揚的信心也同樣增長了不少,他覺得這一切,都還是有著可能的。 說不得放手一搏之下,還當真能夠找出對手的弱點所在,甚至是將其當場格殺,那都是有可能的。至於會付出多少的代價,這可就不在蕭揚的顧慮範圍之內了。 只要能夠將其殺掉,自己就算只剩下半口氣,那都是穩賺不賠的買賣。當然,從一開始,蕭揚也都未曾想過,自己已然是身處於必死之地。 “好小子,這都能夠擋得住,看來神界看重你,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啊。這般的強到不講道理,恐怕也就只有明珠公主能夠於你相提並論了。”韓驚冥正色道。 雖然說明珠公主的名聲非常巨大,但是韓驚冥卻未曾見過,但如今在見識到了蕭揚的能耐之後,他覺得在武王境界中,恐怕就數這小子的能耐是最為強大並且恐怖的! 蕭揚只是淡然一笑,將神劍一橫,準備再度抵擋。 北極光城中,當暮陽落地之後,頓時許多人也湧了上來。 陳明浩和禿頭也是非常的著急,問道:“前輩,我們要怎麼才能幫助城主?” 及時趕來的初太陰和蕭長生也同樣是以十分急迫的眼神看著暮陽,希望這位見多識廣的前輩,能夠拿出一個方案來,讓他們不至於在這兒乾著急。 孫有才和千光奇等人也在第一時間趕了回來,可以說他們都匯聚在這裡,想要幫助蕭揚。 但是因為不清楚情況的緣故,他們也並沒有輕舉妄動,生怕好心辦了壞事。畢竟,他們現在所面對的,乃是流雲界有史以來最強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