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 第482章 東邊日出西邊雨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東都。 洛陽宮,大業殿。 皇帝移駕洛陽,把紫微宮改名洛陽宮,由行宮提升為大唐帝國正宮,做為皇帝東宅,帝國的東都。 原皇宮正殿大業殿,被李世民改名為貞觀殿。 宮殿草草的修葺了一番,還很簡陋,宮中的宮女、內侍也基本上都是從長安帶來,數量也大為精簡。 來洛陽畢竟是逃荒就食,所以大家也就只能將近些。 此時,尚書右丞、守祕書監、參預朝政的魏徵正在向皇帝彙報,以前魏徵身為諫臣言官,本職是以勸諫規諷為主,整天盯著朝廷各部門,也盯著皇帝,稍有不對,就要一通嘴炮。 李世民神煩魏徵,可又覺得這傢伙不結黨不營私,是個很純粹的噴子,於是對魏徵是十分忍耐。 但有時皇帝急了,也會來一句你有本事你上,別光動嘴皮子,魏徵也很不服氣,畢竟在朝廷也混了這麼多年,沒殺過豬也看過殺豬,對於朝廷辦事流程還是很熟悉的,對於歷代政治得失也有所心得。 於是魏徵毫不客氣的說,我上我也行。 皇帝也惱了,好吧,那你就試試。 試試就試試,魏徵毫不示弱。 皇帝看魏徵還不服氣,於是便給他調整了下官職,原本是祕書監加諫議大夫,現在把諫議大夫改成了尚書右丞。 尚書省主官原是尚書令,可自李世民繼位後,這個職位已經空置不授,於是左右僕射成了主官。 原本房謀杜斷,倒也是配合無間,奈何杜如晦居然英年早逝,這讓皇帝一時間失了一員大將,尚書省的事務越發有些顧不過來。 正好魏徵在那裡喊我上我也行,於是皇帝就讓他兼尚書右丞,戴胄兼尚書左丞。 在大唐政事堂為宰相合議辦公機構,也是最高決策機構。 尚書省比隋朝時地位大為下降,只保留了最高行政機構權力,而不在有決策之權,但做為統領六部的尚書省,依然地位重要。 尚書省下有六部二十四司,各部司的郎中和員外郎,在大唐都屬於清官序列,十分清貴顯要。 尚書左右丞雖說只是四品職,可因為左右僕射都是朝廷宰相,所以左右丞便相當於尚書省的次官,實際主持尚書省的日常工作,對於郎官們不但有統領之權,還有選任舉存之權。 尚書左丞主管的是吏、戶、禮三部十二司,尚書右丞則主管兵、刑、工三部十二司。 而皇帝還按南北朝以來的傳統,賦予了尚書省左右丞監視重任。 左右丞對尚書省的監察大權表現在有決定尚書省郎官選任及黜陟之權,監督尚書六部工部,主持和督促尚書省工作三個方面。 更了得的是,皇帝李世民還給了尚書左右丞對尚書省外的監察權。 左右丞能夠監察御史臺的工作和官員,監察中央其它諸司官員和工作,奉皇帝命負責對刑獄和其他違法案件的審理和查處。…

貞觀俗人 – 第480章 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藥王孫思邈一直沒能尋到。 不過卻找到了一些自稱是藥王弟子的人,但經查驗,基本上都是招搖撞騙的傢伙,有些還懂點偏方,有些則啥也不懂。 對這些傢伙,秦琅都將他們扔去了官作坊服勞役。 但對外,秦琅卻一直說這些藥王弟子在研製解藥,並不時的放出一些好訊息來。 隨著飢情的緩解,虜瘡也在關中人口大量出關就食減少,以及關內加大隔離封鎖政策下,疫情一點點的降低。 京南,終南山中。 深山高谷之中,一處隱祕的軍營,戒備森嚴。 李靖、長孫無忌和王珪三位宰相一臉神情嚴重的跟著秦琅經過層層檢查,進入了軍營。 “真有人痘接種之法?”長孫無忌也十分懷疑。 “這是藥王弟子們根本藥王的醫方研究的新法,提前接痘便能預防。”秦琅解釋道。 現在痘毒橫行,導致大量孩童發痘死亡,雖然京中長安的痘瘡死亡率已經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但在其它地方,死亡率卻達到三四成,甚至更高。 秦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借藥王之名提出了種痘之法。後世之時,種痘的痘種本來最好是牛痘,但是關於牛痘接種法,秦琅一無所知。 他組織起來的防疫營裡的醫官們,也認為這根本不可行。再一個,也確實沒有找到有痘種的牛,倒是生痘瘡的孩童現在到處都是。 秦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跟醫官討論起人痘接種之法,雖然醫官們認為這太過不可信,可秦琅堅稱這是藥王之方,還讓他們研究。 在他的堅持之下,前期的理論研究已經差不多捋順,也用奴隸做臨床試驗。 臨床實驗結果出人意料的好。 現在那些醫官甚至已經總結出豐富的經驗來。 “選痘苗最關鍵的是要區別痘苗的順與不順,順的痘苗,瘡蠟光澤,肥大厚實,可以收而用之。對於那些沒把握的痘苗,則寧願不用,也不能濫用。” 醫官們甚至都研究出把痘瘡漿液稀釋來做為種苗使用。 幾個白髮蒼蒼的醫官最近整天在研究這些,雖然疲憊不堪,可醫術上的突破,卻讓他們每個個都精神振奮滿面紅光。 在營內深處,還有個更隱祕的地底密室,張醫師帶他們參觀了種苗。 用專門的小瓶儲存著自患兒身上收取的優質痘苗,埋在土裡待用。 “痘苗要使用時先按專門的比例稀釋,用來染衣物,並讓孩童穿上。” 按他所說,穿上這種染有稀釋痘瘡液的衣服三天後,小孩子全身便會有痘疹萌芽,這個時候小心看護,不要用藥,十日之後,痘瘡就逐漸萎縮,接種的孩子也就痊癒了。 “有些地方痘瘡死亡者達十之七八,關鍵就是誤把痘瘡當其它熱病,給孩子服用熱藥,結果誤以熱藥發汗,致使陽熱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至黑陷而死。”…

貞觀俗人 – 第480章 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藥王孫思邈一直沒能尋到。 不過卻找到了一些自稱是藥王弟子的人,但經查驗,基本上都是招搖撞騙的傢伙,有些還懂點偏方,有些則啥也不懂。 對這些傢伙,秦琅都將他們扔去了官作坊服勞役。 但對外,秦琅卻一直說這些藥王弟子在研製解藥,並不時的放出一些好訊息來。 隨著飢情的緩解,虜瘡也在關中人口大量出關就食減少,以及關內加大隔離封鎖政策下,疫情一點點的降低。 京南,終南山中。 深山高谷之中,一處隱祕的軍營,戒備森嚴。 李靖、長孫無忌和王珪三位宰相一臉神情嚴重的跟著秦琅經過層層檢查,進入了軍營。 “真有人痘接種之法?”長孫無忌也十分懷疑。 “這是藥王弟子們根本藥王的醫方研究的新法,提前接痘便能預防。”秦琅解釋道。 現在痘毒橫行,導致大量孩童發痘死亡,雖然京中長安的痘瘡死亡率已經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但在其它地方,死亡率卻達到三四成,甚至更高。 秦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借藥王之名提出了種痘之法。後世之時,種痘的痘種本來最好是牛痘,但是關於牛痘接種法,秦琅一無所知。 他組織起來的防疫營裡的醫官們,也認為這根本不可行。再一個,也確實沒有找到有痘種的牛,倒是生痘瘡的孩童現在到處都是。 秦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跟醫官討論起人痘接種之法,雖然醫官們認為這太過不可信,可秦琅堅稱這是藥王之方,還讓他們研究。 在他的堅持之下,前期的理論研究已經差不多捋順,也用奴隸做臨床試驗。 臨床實驗結果出人意料的好。 現在那些醫官甚至已經總結出豐富的經驗來。 “選痘苗最關鍵的是要區別痘苗的順與不順,順的痘苗,瘡蠟光澤,肥大厚實,可以收而用之。對於那些沒把握的痘苗,則寧願不用,也不能濫用。” 醫官們甚至都研究出把痘瘡漿液稀釋來做為種苗使用。 幾個白髮蒼蒼的醫官最近整天在研究這些,雖然疲憊不堪,可醫術上的突破,卻讓他們每個個都精神振奮滿面紅光。 在營內深處,還有個更隱祕的地底密室,張醫師帶他們參觀了種苗。 用專門的小瓶儲存著自患兒身上收取的優質痘苗,埋在土裡待用。 “痘苗要使用時先按專門的比例稀釋,用來染衣物,並讓孩童穿上。” 按他所說,穿上這種染有稀釋痘瘡液的衣服三天後,小孩子全身便會有痘疹萌芽,這個時候小心看護,不要用藥,十日之後,痘瘡就逐漸萎縮,接種的孩子也就痊癒了。 “有些地方痘瘡死亡者達十之七八,關鍵就是誤把痘瘡當其它熱病,給孩子服用熱藥,結果誤以熱藥發汗,致使陽熱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至黑陷而死。”…

貞觀俗人 – 第480章 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藥王孫思邈一直沒能尋到。 不過卻找到了一些自稱是藥王弟子的人,但經查驗,基本上都是招搖撞騙的傢伙,有些還懂點偏方,有些則啥也不懂。 對這些傢伙,秦琅都將他們扔去了官作坊服勞役。 但對外,秦琅卻一直說這些藥王弟子在研製解藥,並不時的放出一些好訊息來。 隨著飢情的緩解,虜瘡也在關中人口大量出關就食減少,以及關內加大隔離封鎖政策下,疫情一點點的降低。 京南,終南山中。 深山高谷之中,一處隱祕的軍營,戒備森嚴。 李靖、長孫無忌和王珪三位宰相一臉神情嚴重的跟著秦琅經過層層檢查,進入了軍營。 “真有人痘接種之法?”長孫無忌也十分懷疑。 “這是藥王弟子們根本藥王的醫方研究的新法,提前接痘便能預防。”秦琅解釋道。 現在痘毒橫行,導致大量孩童發痘死亡,雖然京中長安的痘瘡死亡率已經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但在其它地方,死亡率卻達到三四成,甚至更高。 秦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借藥王之名提出了種痘之法。後世之時,種痘的痘種本來最好是牛痘,但是關於牛痘接種法,秦琅一無所知。 他組織起來的防疫營裡的醫官們,也認為這根本不可行。再一個,也確實沒有找到有痘種的牛,倒是生痘瘡的孩童現在到處都是。 秦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跟醫官討論起人痘接種之法,雖然醫官們認為這太過不可信,可秦琅堅稱這是藥王之方,還讓他們研究。 在他的堅持之下,前期的理論研究已經差不多捋順,也用奴隸做臨床試驗。 臨床實驗結果出人意料的好。 現在那些醫官甚至已經總結出豐富的經驗來。 “選痘苗最關鍵的是要區別痘苗的順與不順,順的痘苗,瘡蠟光澤,肥大厚實,可以收而用之。對於那些沒把握的痘苗,則寧願不用,也不能濫用。” 醫官們甚至都研究出把痘瘡漿液稀釋來做為種苗使用。 幾個白髮蒼蒼的醫官最近整天在研究這些,雖然疲憊不堪,可醫術上的突破,卻讓他們每個個都精神振奮滿面紅光。 在營內深處,還有個更隱祕的地底密室,張醫師帶他們參觀了種苗。 用專門的小瓶儲存著自患兒身上收取的優質痘苗,埋在土裡待用。 “痘苗要使用時先按專門的比例稀釋,用來染衣物,並讓孩童穿上。” 按他所說,穿上這種染有稀釋痘瘡液的衣服三天後,小孩子全身便會有痘疹萌芽,這個時候小心看護,不要用藥,十日之後,痘瘡就逐漸萎縮,接種的孩子也就痊癒了。 “有些地方痘瘡死亡者達十之七八,關鍵就是誤把痘瘡當其它熱病,給孩子服用熱藥,結果誤以熱藥發汗,致使陽熱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至黑陷而死。”…

貞觀俗人 – 第47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秦琅端著個碗,碗裡裝著一碗糊糊。 那糊糊黑乎乎的看不出本來面目,這是一碗救災粥,成份可以說是十分複雜,有五穀有野菜,甚至還有一些魚蝦雞鴨豬羊肉。 裡面還有鹽。 吃起來味道一言難盡,混的過雜,所以絕談不上好吃。 這種救災粥,也是秦琅的發明。 把徵收來的各種糧食牲畜等,配到一起。 五穀雜糧、野菜,各種什麼魚蝦肉蛋等簡單處理後,按比例混合,然後搗爛舂碎,加入鹽,再烘乾晒乾,就成了救災粥粉了。 現在長安城和整個關內的百姓,吃的都是這種。 不分檔次,不分等級,只有這一種。 不管是留守的宰相輔政大臣,還是州刺史縣令,又或是國公貴族們,都是統一吃這種。 每家的糧食牲畜都被徵走了,所以現在誰要是敢偷偷的在家吃碗白米飯,或是吃碗麵條,那都是大罪。 秦琅吃的粥裡,也沒有多加點肉,一樣的配方,一樣的材料。 統一從配糧站領來的,拿開水衝一衝,或放鍋裡煮,得到的粥都差不多,差別就是有的稀點有的乾點。 秦琅的粥裡一樣有許多糠麩野菜,連骨頭都磨成粉混合在內的粥,其餘也嘗不出肉味,畢竟肉數量有限。 這種粥品相難看,味道也不太好,但是充飢還是可以的,甚至比一般的粥其實還要強不少,畢竟肉再少,裡面也還是有肉的。甚至有肉有菜有五穀有雜糧的,還含有較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這些呢。 秦琅甚至跟長孫無忌他們打趣說,吃這個能減肥。 長孫無忌正在烤一隻鳥。 這是長孫用他的粥做誘餌,在衙內院裡捕的一隻麻雀,小小的個頭,本以為發現了食物,結果不料成了長孫的盤中餐。 小麻雀被開水燙毛,剩下少的可憐的一點肉,可長孫無忌卻很有耐心的除盡了毛,然後拿著一支纖子插起來放在火上烤。 他很耐心,小麻雀被烤的金黃,甚至有點流油。 吃多了那救災粥,看到這金黃的皮肉和欲滴的油,那真是引的人喉嚨裡都想伸出隻手來。 “今天終於加餐了!”長孫無忌笑呵呵的道。他本來挺胖的,最近都瘦了快二十斤了,再這樣下去,人都吃不消了。 其實以長孫無忌這樣的身份,要開個小灶什麼的,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秦琅帶頭表率做的很乾脆,長孫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拖他後腿。 那救災粥確實難吃,可大家都這樣吃,連太子殿下一天都要吃一頓,大家有什麼好說的。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的是,秦琅這種把所有弄來的食物湊一起搗碎做粥的辦法,雖然難吃了點,但卻最大程度的利用了食物。…

貞觀俗人 – 第47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秦琅端著個碗,碗裡裝著一碗糊糊。 那糊糊黑乎乎的看不出本來面目,這是一碗救災粥,成份可以說是十分複雜,有五穀有野菜,甚至還有一些魚蝦雞鴨豬羊肉。 裡面還有鹽。 吃起來味道一言難盡,混的過雜,所以絕談不上好吃。 這種救災粥,也是秦琅的發明。 把徵收來的各種糧食牲畜等,配到一起。 五穀雜糧、野菜,各種什麼魚蝦肉蛋等簡單處理後,按比例混合,然後搗爛舂碎,加入鹽,再烘乾晒乾,就成了救災粥粉了。 現在長安城和整個關內的百姓,吃的都是這種。 不分檔次,不分等級,只有這一種。 不管是留守的宰相輔政大臣,還是州刺史縣令,又或是國公貴族們,都是統一吃這種。 每家的糧食牲畜都被徵走了,所以現在誰要是敢偷偷的在家吃碗白米飯,或是吃碗麵條,那都是大罪。 秦琅吃的粥裡,也沒有多加點肉,一樣的配方,一樣的材料。 統一從配糧站領來的,拿開水衝一衝,或放鍋裡煮,得到的粥都差不多,差別就是有的稀點有的乾點。 秦琅的粥裡一樣有許多糠麩野菜,連骨頭都磨成粉混合在內的粥,其餘也嘗不出肉味,畢竟肉數量有限。 這種粥品相難看,味道也不太好,但是充飢還是可以的,甚至比一般的粥其實還要強不少,畢竟肉再少,裡面也還是有肉的。甚至有肉有菜有五穀有雜糧的,還含有較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這些呢。 秦琅甚至跟長孫無忌他們打趣說,吃這個能減肥。 長孫無忌正在烤一隻鳥。 這是長孫用他的粥做誘餌,在衙內院裡捕的一隻麻雀,小小的個頭,本以為發現了食物,結果不料成了長孫的盤中餐。 小麻雀被開水燙毛,剩下少的可憐的一點肉,可長孫無忌卻很有耐心的除盡了毛,然後拿著一支纖子插起來放在火上烤。 他很耐心,小麻雀被烤的金黃,甚至有點流油。 吃多了那救災粥,看到這金黃的皮肉和欲滴的油,那真是引的人喉嚨裡都想伸出隻手來。 “今天終於加餐了!”長孫無忌笑呵呵的道。他本來挺胖的,最近都瘦了快二十斤了,再這樣下去,人都吃不消了。 其實以長孫無忌這樣的身份,要開個小灶什麼的,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秦琅帶頭表率做的很乾脆,長孫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拖他後腿。 那救災粥確實難吃,可大家都這樣吃,連太子殿下一天都要吃一頓,大家有什麼好說的。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的是,秦琅這種把所有弄來的食物湊一起搗碎做粥的辦法,雖然難吃了點,但卻最大程度的利用了食物。…

貞觀俗人 – 第47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秦琅端著個碗,碗裡裝著一碗糊糊。 那糊糊黑乎乎的看不出本來面目,這是一碗救災粥,成份可以說是十分複雜,有五穀有野菜,甚至還有一些魚蝦雞鴨豬羊肉。 裡面還有鹽。 吃起來味道一言難盡,混的過雜,所以絕談不上好吃。 這種救災粥,也是秦琅的發明。 把徵收來的各種糧食牲畜等,配到一起。 五穀雜糧、野菜,各種什麼魚蝦肉蛋等簡單處理後,按比例混合,然後搗爛舂碎,加入鹽,再烘乾晒乾,就成了救災粥粉了。 現在長安城和整個關內的百姓,吃的都是這種。 不分檔次,不分等級,只有這一種。 不管是留守的宰相輔政大臣,還是州刺史縣令,又或是國公貴族們,都是統一吃這種。 每家的糧食牲畜都被徵走了,所以現在誰要是敢偷偷的在家吃碗白米飯,或是吃碗麵條,那都是大罪。 秦琅吃的粥裡,也沒有多加點肉,一樣的配方,一樣的材料。 統一從配糧站領來的,拿開水衝一衝,或放鍋裡煮,得到的粥都差不多,差別就是有的稀點有的乾點。 秦琅的粥裡一樣有許多糠麩野菜,連骨頭都磨成粉混合在內的粥,其餘也嘗不出肉味,畢竟肉數量有限。 這種粥品相難看,味道也不太好,但是充飢還是可以的,甚至比一般的粥其實還要強不少,畢竟肉再少,裡面也還是有肉的。甚至有肉有菜有五穀有雜糧的,還含有較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這些呢。 秦琅甚至跟長孫無忌他們打趣說,吃這個能減肥。 長孫無忌正在烤一隻鳥。 這是長孫用他的粥做誘餌,在衙內院裡捕的一隻麻雀,小小的個頭,本以為發現了食物,結果不料成了長孫的盤中餐。 小麻雀被開水燙毛,剩下少的可憐的一點肉,可長孫無忌卻很有耐心的除盡了毛,然後拿著一支纖子插起來放在火上烤。 他很耐心,小麻雀被烤的金黃,甚至有點流油。 吃多了那救災粥,看到這金黃的皮肉和欲滴的油,那真是引的人喉嚨裡都想伸出隻手來。 “今天終於加餐了!”長孫無忌笑呵呵的道。他本來挺胖的,最近都瘦了快二十斤了,再這樣下去,人都吃不消了。 其實以長孫無忌這樣的身份,要開個小灶什麼的,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秦琅帶頭表率做的很乾脆,長孫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拖他後腿。 那救災粥確實難吃,可大家都這樣吃,連太子殿下一天都要吃一頓,大家有什麼好說的。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的是,秦琅這種把所有弄來的食物湊一起搗碎做粥的辦法,雖然難吃了點,但卻最大程度的利用了食物。…

貞觀俗人 – 第478章 留守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晨鼓咚咚。 皇帝的車駕已經自太極宮駛出,沿朱雀大街出南門。 長安六街,擠滿了百姓。一個個拖家帶口,扶老攜幼,他們挽著包袱,揹著被褥。 有的趕著牛馬,有的推著車。 更多數普通百姓,只能邁開兩條腿,跟在密集的人群后面出城。 秦琅站在長安城頭,看著這大逃難似的一幕,心情沉重。 想武德九年,皇帝剛即位,頡利率數十萬騎南下,飲馬渭河畔,可長安城都不曾出現這種全城逃亡的情況。 貞觀元年,大旱之後又起大蝗,關中饑荒,百姓也沒逃。 可去年底大唐滅亡了一直如把利劍懸在頭頂上的突厥汗國後,卻要逃亡了。 說來,其實去年打這場仗雖然時機不錯,可也依然耗費了朝廷手裡最後那點糧食儲備。 十八萬大軍北伐,幾十萬民夫轉運糧草軍械,備戰一年。 雖然一出手就滅掉了突厥,整個中原的糧食,幾乎都調往了邊塞前線,夏季的豐收,讓朝廷自信滿滿,雖早有預警,說低溫早霜雪災可能要接連幾年。 但低估了。 去年秋比前年秋的早霜更早也更嚴重,前年秋收只是減產幾成,今年幾乎絕收。 這也使的出現了可怕的饑荒。 糧倉是空的,百姓家的糧倉也是空的。 朝廷無糧,百姓也無糧。 這其實是天災加人禍,是朝廷的嚴重失誤。 可最後結果,卻是要讓所有百姓來承擔。 皇帝太心急了,若能再等兩年滅突厥就好了。 去年的大明宮修建,更是加劇了長安的糧食儲備消耗,數十萬民夫聚集長安修大明宮,讓辛苦從關外轉運進來的糧食迅速的消耗掉了。 “老師,他們出關能解決溫飽吧?”承乾來到秦琅面前,低聲問道。 秦琅苦笑了一聲。 在家鄉,都解決不了溫飽,這背井離鄉的,又到哪裡去解決溫飽呢? 這不是一州一縣的饑荒,是整個北方整個中原的饑荒啊。…

貞觀俗人 – 第477章 監國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封閉一個多月的東宮大門,緩緩開啟。 許久未開的宮門,發出吱呀呀的刺耳聲音,宮門前守衛的羽林、千牛兩軍,無不面面相覷,甚至大為驚訝。 將領高聲喝令,兵士匆忙列陣。 他們的職責就是封鎖東宮,不許任何人進出。 可當看到了太子太師長孫無忌和太子太保秦琅兩位太子老師的身影,兩位當值的將軍便又都不敢炸刺。 看到兩人身後出現的太子殿下身影后,兩位將軍終究還是不敢失職,硬著頭皮上前。 一邊走一邊細細打量,發現太子殿下精神很好,紫金冠圓領袍明玉帶,臉上氣色紅潤,微有紅斑,可不細看倒也瞧不出來。 太子身上瞧不出半點虜瘡的樣。 將軍們略為寬心,殿下似乎是大好的樣子了。 “末將參見太子殿下,拜見趙國公、衛國公!” 承乾抬了抬手臂,面帶著微笑,依然是那副溫仁的賢太子模樣,“老師說孤無礙了。” 將軍微微有些難色,“末將奉陛下旨意在此,職責在身,不敢擅自主張,請殿下允許臣立馬奏報陛下!” “好。” 承乾站在宮門外,整個人已經非常舒暢了,他並不在意再多呆一時半會。這一個來月的封鎖,讓他整個人都非常抑鬱,幸虧老師回來了,否則還不知道要繼續被封鎖到什麼時候去。 金甲將領趕緊去稟報天子。 承乾便拉著秦琅和長孫無忌做在宮門前。 那將領離開不到半個時辰,大隊千牛衛和羽林軍護衛著皇帝騎馬趕到。 馬蹄轟鳴。 皇帝遠遠看到太子,便滾鞍落馬,大步過來。 幾名內侍似乎還想勸詛,可皇帝並沒有理踩。 “承乾!” “父皇!” 父子見面,深情凝視。 承乾笑著喊父皇,卻一下子又流出眼淚來,就連李世民也不由的落淚。 “懷良,承乾真的沒事了?”…

貞觀俗人 – 第476章 太子無恙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俗人皇帝生了十四個兒子,夭折了三個,現在又要過繼兩個出去,這操作讓大臣們都覺得反應不過來。 重要的是,以前皇帝還是秦王的時候,其實也把自己兒子過繼給兄弟過,老二楚王李寬,老三衛王李泰,之前都是過繼給了太上皇的楚哀王李智雲,衛懷王李玄霸的。 只是後來皇帝兵變奪位稱帝后,很快又把兩過繼出去的兒子又收了回來,改另以宗室族侄出繼那兩位兄弟為後。 楚王李寬不久後又夭折,衛王李泰改封為越王,再又改封為魏王。 現在皇帝又夭折了兩個年幼的皇子,這個時候卻把最小的兩皇子過繼給李建成和李元吉。 那兩位可不是夭折早死的,而是被李世民親自殺死的啊,甚至那兩兄弟每人都有好多個兒子的,也都是在兵變後被皇帝斬草除根一個不留的殺光了的。 現在皇帝卻說兄弟倆個無後,要過繼自己的兒子給他們繼嗣。 這也太諷刺了。 十三子李福封趙王,過繼給建成,十四子李明封曹王,過繼給元吉。 想想都讓人頭皮發麻。 而有知道李明生母是誰的,更是覺得萬分刺激。李明的生母可就是元吉的王妃楊氏啊,元吉被殺,李世民派人殺光了元吉的兒子,然後把楊氏接入了宮中。 到現在,楊氏在宮裡,都是被稱為巢剌王妃,現在應當叫曹剌王妃了。楊氏入李世民宮中後懷孕生子,產下的就是這皇帝十四子李明。 有傳言,這個李明其實是元吉的遺腹子。 可不管是還不是,皇帝這操作,都讓人頭皮發麻。 但出人意料的是,左僕射房玄齡一言不發,京兆尹長孫無忌也不吭聲。 至於秦琅,他本就是最先提出了要給建成元吉修墓的人,所以大家早認定這事秦琅早就參與,甚至說不定就是策劃者。 皇帝要禮部負責建成和元吉的重葬之禮,還要求以皇太子之禮安葬建成。 早朝結束。 長孫無忌叫住了秦琅。 “聽說你找到了治虜瘡之法?” “只是曾遇見過藥王弟子,聽他提起過藥王有一種痘預防之法。但也只是還沒驗證過的設想,有多大效果不敢說。並且這只是預防之法,對於已經感染者,依然沒有對策。” 長孫無忌嘆了口氣,“如果預防就已經非常不錯了,你是不知道現在這個疫情弄的,人心惶惶,長安城都快成鬼城了。” “長孫公也不必過於憂心,據我查知,這虜瘡自漢代時自交趾傳入,到如今數百年時間流傳,一般成人對於虜瘡都已經不會感染,只有體質弱的孩童會感染。但這種虜瘡的傳染方式,主要還是以飛沫吸入和直接接觸方式傳染。只要隔離起來,也能有效預防。” 長孫無忌道,“看來你確實有更多瞭解,你是京兆少尹,你得提起責任來,這防疫之事,我看就要交給你來。” “我會盡力的,不過我要先去東宮看看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