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楊明回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天璇王城。 距離之前對千島國使團宴會才過去兩天時間,這日,一直飛鳥飛入天璇書院。 飛鳥傳書是很多人都在用的傳信之法,街上的商鋪就有專門有用作信鳥的鳥禽出售,當然根據品級價錢是不同的,最極品的那種,價值相當昂貴。 此刻這一隻飛鳥就快速落在某處四環鑑師的居所,然後有一人將這飛鳥抓在手裡,取下鳥腿上的信件。 這人開啟一看,眉頭一週。 “廢物!” 手中輕輕一動,這一封信就被一團烈焰燒了個乾乾淨淨。 “等一下,既然那木牌不在楊明身上,對方肯定是將其藏在了某個地方,他在天璇王城的住所我搜過,什麼都沒找到,莫非還有其他的居所?應該是這樣,想不到這楊明如此狡猾。” 這人喃喃自語。 “現在楊明被神祕人救走,對方必然會回來,看起來,我這個身份是不能用了,可惜了。” 這人又是連連搖頭。 隨後他走出去,召集門生道:“今日我有事要外出雲遊,你們在此好好學習便是。” “是!” 眾多門生不敢多問,都是點頭應下。 將一些珍藏之物取走帶著,這人悄無聲息的離開書院,不知所蹤。 到了第二天大早,天璇書院外觴兒在前,大老虎馱著楊明到了門口,正巧有進出的學生一眼就認出了楊明。 “楊明老師回來了!” 訊息立刻是傳遍整個天璇書院。 林盡接到通知的時候已經是稍晚了,等他趕到一處大廳,發現書院之內的老師基本上都已經到場。 看到林盡來了,眾多老師也是和林盡見禮。 現在林盡地位已經是今非昔比,如今誰都知道,他和書前輩關係極好,乃是莫逆之交,就衝著這一點,誰人見了林盡不得恭敬一些? 便是鍾先生眼下對林盡也是十分的客氣,當然誰都知道,這都是看在書前輩的面子上。 林盡與眾多老師回禮,隨後他進入大殿之內,一眼就看到了觴兒。 沒法子,無論是到什麼地方,觴兒都是最為顯眼醒目的那個,無以倫比的氣質配合妖豔美麗的容顏,只要不是瞎子,否則無論男女第一眼看的肯定是她。 看到觴兒居然在這裡,林儘自然是大吃一驚。…

基本劍術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成功了?

小說,小說推薦基本劍術之前唐安就讓韓蜜兒專門弄了一個實驗室。 說起來,就是將一個艙室內安裝好各種監控裝置,艙門加固,一些排風口什麼的都給它堵上,還有就是將噴射催眠氣體的裝置給安裝上。 這麼一來,將一臺生物印表機放在裡面,如果列印出來的東西有危險,那就可以將對方困在裡面。 現在這情況,唐安可是相當的謹慎,容不得一丁點的疏忽。 而且現在聯合政府那邊還在等著,唐安時間緊迫,必須趕在列印聯合政府人員之前,將自己這邊的戰力安排的妥妥當當。 他選擇塔米爾雄峰列印也是因為,這種生物的體型並不大,整體的長度也就是一米,所以列印的時間會快上很多。 生物印表機早就安排好了,唐安讓傑蘭特站在一旁,韓蜜兒和07負責操控列印程式和安全系統,唐安自己,則是站在監控器前,仔細看著。 他特意將那隔離室內的生物印表機外殼卸下來,這麼一來,多角度的監控裝置可以將印表機內的情況完全掌控,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開始吧。”唐安一邊下命令,一邊穿戴外骨骼裝甲。 這是MAR35型外骨骼裝甲,是他從一個倉庫艙內找到的,一共只有三套,眼下是關鍵時刻,唐安肯定是要使用的。 裝甲的作用,以加持行動力、力量和防禦能力為主,裝甲全身有幾個特殊的排氣口,可以在短時間內噴氣產生推力,帶上頭盔,在真空環境裡也能生存幾個小時。力量加持上,可以讓人舉起數倍於之前極限力量的物體,防禦能力上,在唐安看來是聊勝於無,一般刀砍子彈是能抵禦的,但遇到像是死神那樣的外星生物,那就意義不大了。 這三套,他自己穿一套,還需要給女兒唐靈留一套,剩下一套自由調配,那是唐安為在極端情況下準備的,就例如行動失敗了,唐安會選擇一個有價值的工程師,將他綁了,穿上這個裝甲來保命。 當然,唐安希望這種情況永遠不要發生。 此刻隔離實驗室內的生物印表機已經開始工作了,塔米爾雄峰的基因圖唐安早就準備好了,這也是得益於科學院的眾多工程師,沒有他們,唐安自己可是做不出來可以讓生物印表機將劇情世界裡聖物列印出來的基因模型。 這裡面涉及的學科太多,別說唐安,就是韓蜜兒對此也是完全不瞭解。 生物印表機因為被特意拆掉了外殼,所以整個列印過程唐安都看在眼裡,一點一點的材料被十幾個大小不一的列印頭一點一點的編制,就像是在製作一個藝術品。 “真的是高科技。”唐安這個時候讚歎一聲。 “對了,07,我這裡有一個通訊祕鑰,你看看怎麼接通線路。”唐安這個時候一拍腦門兒,差點忘了這件事。 這通訊祕鑰是科學院的錢教授給的。 作用自然是用來和人造空間內的委員會通訊。 “07,把影象功能遮蔽掉,只留語音通訊。”唐安提醒了一句。 這裡的情況,他可不想讓人看到。 至少,暫時不能讓他們看到。 這些事情07要做很容易,不一分鐘,它就將一個通訊器交到了唐安手裡。 通訊器上的紅燈這個時候變成綠色,隨後鄭委員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她是救命恩人

小說,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對方拿楊明家人威脅。 楊明卻是很清楚,以這些人的作風,自己的家人怕早就遭遇不測了。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開口。 那些人用邪術,硬生生將楊明的獸寵從身體裡剝離出去,更是斬斷血契之術,如此一來,受到重創的楊明便如廢人一般。 後來楊明暈死過去,本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甦醒之後發現自己似乎是被人救了。 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對方的計謀,所以楊明醒來之後依舊是一言不發,只是暗中觀察。 觴兒不知這些,她詢問對方姓名,結果看到這人一言不發,暗道莫非是腦子壞了?更多的觴兒也沒多想,這人既然醒了那就好辦,觴兒出門一趟,片刻既回,回來的時候是抓了一隻山中猛虎回來。 這猛虎也夠倒黴,正在洞中睡覺,結果只感覺被一股狂風捲起,然後就狠狠落在這山神廟外,摔的是眼冒金星。 起身正要發怒,展現出山中之王的霸氣,張口就吼,結果一把巴掌打在臉上,這猛虎一下子老實了。 對面,觴兒收回手掌,然後盯著這隻猛虎道:“我看你有點靈性,應該也誕生了一些靈智,屬於修煉初期,算你走運,幫我看著裡面的人,別讓其他猛獸傷著他,若是出了一點意外我剝了你的皮。” 觴兒用溫柔的語氣說著凶狠的話。 這隻猛虎顯然能聽懂,此刻嚇的是直哆嗦,暗道倒黴啊倒黴,自己在洞里正睡覺,怎麼能想到禍從天降。 它能嗅出面前這女子身上恐怖的妖氣,別看體型很小,但真的打起來估計瞬間就能把自己給剝皮拆骨。 所以猛虎嚇的連忙點頭。 “我知道修煉不易,這件事你辦好了,我心情好說不定教一些入門的法訣,辦不好,拿你骨頭泡酒喝。” 觴兒說完,立刻是飛騰而去,飄然若仙。 這大老虎看的一臉羨慕,它立刻是反應過來,暗道這是一個機會,當下也不覺得自己倒黴了。 先是探頭去那山神廟裡面看了看,發現一個半死之人躺在地上,正和自己對視,大老虎舔了舔嘴脣,走進去就趴在一旁。 實際上剛才外面發生的事情楊明都聽得到,看到猛虎進來,楊明稍有驚奇,但他是四環鑑師,見過世面的。 這大老虎的確是凶猛,而且看樣子已經是二階猛獸。 野外無主猛獸當中,算是相當不錯了。 最重要的是,這老虎已有靈智,明顯是在探索修煉之道,這也不奇怪,天下之大,深山之多,類似的猛獸實際上不少。 但讓楊明意外的是,剛才那女子手段居然如此了得,一去一回不過片刻,居然就抓來這麼一隻猛虎。 而且不需要血契,就能讓對方言聽計從,這手段了不得啊。 再仔細一想,楊明心中推測,這女子應該不是害自己的那幫人,不過還需要觀察一番。…

基本劍術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計劃開始、控制程式

小說,小說推薦基本劍術此刻在全息投影的‘死神’頭上,頂著一個數值。 3000。 比裂尾獸的戰力數值高了一倍還多,換一句話說,裂尾獸遇到死神,基本上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現場一片沉默。 目前挑選出的滿足列印條件的最強生物裂尾獸,居然在戰力上差了‘死神’那麼多,這毫無疑問是給這一次的計劃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個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一位將軍忍不住發問。 錢教授則是耿直的說道:“我知道大家有人懷疑這個資料,但是,這就是事實,死神的資料我們通過最嚴謹的計算,通過很多人的死亡計算出來的,不會錯的。” 唐安這個時候是沉默不語。 他不懷疑錢教授他們的戰力估算,這個數值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死神’的強大,只有親自面對過它,才會切身的感受到。 那種速度和力量,根本不是人類的身體能應對的。 但是‘死神’,唐安曾經在無疑當中斬殺過一隻。 那一次是運氣,但有的時候,運氣也可以被當成是實力的一部分,唐安很清楚,如果基本劍術的能力沒有繼承在自己的意識資料當中,如果當時自己手裡沒有從另外一個外星生物身上奪取的骨刃,那麼當時自己就算是運氣再好,也是必死無疑。 基本劍術讓唐安擁有了反擊的能力,而鋒利的骨刃,讓唐安擁有了殺死死神的可能。 這麼來看,死神的戰力數值的確是高,但即便如此,也有可能栽在自己手裡,當時自己的戰力按照人類巔峰來計算,撐死了就是100,可能連一百都不到。 但是當時的自己,卻是斬殺了一隻死神。 這個事情唐安沒有說出來,因為不好解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唐安覺得這一點祕密自己應該保留。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但是大家也別絕望,畢竟死神只是入侵飛船外星生物的一種,其他外星生物的戰力和特性就容易對付一些。”錢教授這個時候將其他外星生物的資料顯示出來。 果然,其他最厲害的外星生物,戰力數值也就是勉強破千,如果遇到裂尾獸,應該可以輕鬆應對。 “所以我們的戰術並不是消滅敵人,而是儘量避開,完成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現階段只有一個,那就是重啟飛船引擎,那是保證能源供給的關鍵,沒有能源,一切都將不復存在。”錢教授此刻是一臉的嚴肅。 的確是這樣。 在場之人那都是人類中的精英,高層中的高層,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包括唐安唐安也是一樣。 “此外,還要考慮生物印表機的負載能力,還有列印材料,這個,之前在飛船內研究室以後專門的檔案記錄,但實際情況,還得是以唐安先生那邊為準。”錢教授這個時候說道:“這關係到,我們這一次能派出去多少人,列印多少隻生物作為保鏢,很重要的。” 說完,錢教授看向了唐安,其他人也都一起看了過來。 唐安自然知道有多少印表機和列印材料,但他早就將這些東西看成是他自己的家底,這種心思不能說出來,但事實就是如此。 於是他選擇了最簡單的迴應。…

基本劍術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計劃開始、控制程式

小說,小說推薦基本劍術此刻在全息投影的‘死神’頭上,頂著一個數值。 3000。 比裂尾獸的戰力數值高了一倍還多,換一句話說,裂尾獸遇到死神,基本上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現場一片沉默。 目前挑選出的滿足列印條件的最強生物裂尾獸,居然在戰力上差了‘死神’那麼多,這毫無疑問是給這一次的計劃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個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一位將軍忍不住發問。 錢教授則是耿直的說道:“我知道大家有人懷疑這個資料,但是,這就是事實,死神的資料我們通過最嚴謹的計算,通過很多人的死亡計算出來的,不會錯的。” 唐安這個時候是沉默不語。 他不懷疑錢教授他們的戰力估算,這個數值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死神’的強大,只有親自面對過它,才會切身的感受到。 那種速度和力量,根本不是人類的身體能應對的。 但是‘死神’,唐安曾經在無疑當中斬殺過一隻。 那一次是運氣,但有的時候,運氣也可以被當成是實力的一部分,唐安很清楚,如果基本劍術的能力沒有繼承在自己的意識資料當中,如果當時自己手裡沒有從另外一個外星生物身上奪取的骨刃,那麼當時自己就算是運氣再好,也是必死無疑。 基本劍術讓唐安擁有了反擊的能力,而鋒利的骨刃,讓唐安擁有了殺死死神的可能。 這麼來看,死神的戰力數值的確是高,但即便如此,也有可能栽在自己手裡,當時自己的戰力按照人類巔峰來計算,撐死了就是100,可能連一百都不到。 但是當時的自己,卻是斬殺了一隻死神。 這個事情唐安沒有說出來,因為不好解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唐安覺得這一點祕密自己應該保留。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但是大家也別絕望,畢竟死神只是入侵飛船外星生物的一種,其他外星生物的戰力和特性就容易對付一些。”錢教授這個時候將其他外星生物的資料顯示出來。 果然,其他最厲害的外星生物,戰力數值也就是勉強破千,如果遇到裂尾獸,應該可以輕鬆應對。 “所以我們的戰術並不是消滅敵人,而是儘量避開,完成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現階段只有一個,那就是重啟飛船引擎,那是保證能源供給的關鍵,沒有能源,一切都將不復存在。”錢教授此刻是一臉的嚴肅。 的確是這樣。 在場之人那都是人類中的精英,高層中的高層,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包括唐安唐安也是一樣。 “此外,還要考慮生物印表機的負載能力,還有列印材料,這個,之前在飛船內研究室以後專門的檔案記錄,但實際情況,還得是以唐安先生那邊為準。”錢教授這個時候說道:“這關係到,我們這一次能派出去多少人,列印多少隻生物作為保鏢,很重要的。” 說完,錢教授看向了唐安,其他人也都一起看了過來。 唐安自然知道有多少印表機和列印材料,但他早就將這些東西看成是他自己的家底,這種心思不能說出來,但事實就是如此。 於是他選擇了最簡單的迴應。…

基本劍術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計劃開始、控制程式

小說,小說推薦基本劍術此刻在全息投影的‘死神’頭上,頂著一個數值。 3000。 比裂尾獸的戰力數值高了一倍還多,換一句話說,裂尾獸遇到死神,基本上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現場一片沉默。 目前挑選出的滿足列印條件的最強生物裂尾獸,居然在戰力上差了‘死神’那麼多,這毫無疑問是給這一次的計劃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個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一位將軍忍不住發問。 錢教授則是耿直的說道:“我知道大家有人懷疑這個資料,但是,這就是事實,死神的資料我們通過最嚴謹的計算,通過很多人的死亡計算出來的,不會錯的。” 唐安這個時候是沉默不語。 他不懷疑錢教授他們的戰力估算,這個數值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死神’的強大,只有親自面對過它,才會切身的感受到。 那種速度和力量,根本不是人類的身體能應對的。 但是‘死神’,唐安曾經在無疑當中斬殺過一隻。 那一次是運氣,但有的時候,運氣也可以被當成是實力的一部分,唐安很清楚,如果基本劍術的能力沒有繼承在自己的意識資料當中,如果當時自己手裡沒有從另外一個外星生物身上奪取的骨刃,那麼當時自己就算是運氣再好,也是必死無疑。 基本劍術讓唐安擁有了反擊的能力,而鋒利的骨刃,讓唐安擁有了殺死死神的可能。 這麼來看,死神的戰力數值的確是高,但即便如此,也有可能栽在自己手裡,當時自己的戰力按照人類巔峰來計算,撐死了就是100,可能連一百都不到。 但是當時的自己,卻是斬殺了一隻死神。 這個事情唐安沒有說出來,因為不好解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唐安覺得這一點祕密自己應該保留。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但是大家也別絕望,畢竟死神只是入侵飛船外星生物的一種,其他外星生物的戰力和特性就容易對付一些。”錢教授這個時候將其他外星生物的資料顯示出來。 果然,其他最厲害的外星生物,戰力數值也就是勉強破千,如果遇到裂尾獸,應該可以輕鬆應對。 “所以我們的戰術並不是消滅敵人,而是儘量避開,完成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現階段只有一個,那就是重啟飛船引擎,那是保證能源供給的關鍵,沒有能源,一切都將不復存在。”錢教授此刻是一臉的嚴肅。 的確是這樣。 在場之人那都是人類中的精英,高層中的高層,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包括唐安唐安也是一樣。 “此外,還要考慮生物印表機的負載能力,還有列印材料,這個,之前在飛船內研究室以後專門的檔案記錄,但實際情況,還得是以唐安先生那邊為準。”錢教授這個時候說道:“這關係到,我們這一次能派出去多少人,列印多少隻生物作為保鏢,很重要的。” 說完,錢教授看向了唐安,其他人也都一起看了過來。 唐安自然知道有多少印表機和列印材料,但他早就將這些東西看成是他自己的家底,這種心思不能說出來,但事實就是如此。 於是他選擇了最簡單的迴應。…

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觴兒救人

小說,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這段日子,觴兒都是聽從林盡的安排,留守在紅葉城,同時小心提防。 果然是有人在旁窺視。 她自然動手,但沒有趕盡殺絕,而是故意放另外三個人逃走,以觴兒的本事,如果她不放水,這三個人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這就叫做放長線釣大魚。 此刻院中三個人的談話觴兒也是全部停在耳中,更是高興。 “原來這幾個人背後還有一個葉長老,這更好,他們是林師的敵人,我便趁這個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觴兒不動聲色,等了半夜,這三個人休息好之後立刻是起身繼續趕路,觴兒也是繼續緊跟其後,最近幾日她正閒著無聊,哪裡能放過這種事情,最好是直搗黃龍,將所謂邪道鑑師會殺個片甲不留。 以觴兒如今的修為,御物之法千錘百煉之下也獨創飛行之術,別說對方只是騎馬趕路,就算是乘騎鷹獸觴兒也能追上。 不得不說這三個人的體力是真好,胯下的馬匹也是良居,實際上他們所掌握的獸寵都是三階,且都修煉果獸王卷,可藏獸於體,放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能掀起血雨腥風。不過他們倒黴,遇到觴兒這才會一個照面就被打的灰頭土臉。 一日之後,這三人已經是深入鉅鹿國腹地,觴兒也是一路跟隨,最後是到了一處山莊,觴兒眼見那三個人偷偷進入山莊便沒有再出來,心中知道此處應該就是那邪道鑑師會的一處據點。 等到天黑,觴兒沒有猶豫,直接殺了進去。 突然偷襲之下,這裡的邪道鑑師會的高手根本不是觴兒對手,幾個照面就死了好幾個,包括之前逃到此處的那三個人也是死在觴兒的劍下。 使用御物術控制一把利劍,隔空斬人,現在成了觴兒最喜歡做的事情,便如傳說中的仙人飛劍一般,飄逸、瀟灑,只需一個法訣,即便對手是在百丈之外,都能瞬間將其斬殺。 因為不需要近身,所以邪道鑑師會一些手段對觴兒也沒有用處,即便是擊碎了觴兒那一把劍,不好意思,觴兒還有另外好幾把備用的,總之不過片刻就將這山莊之內邪道鑑師會的高手連帶他們的獸寵一起斬殺殆盡。 確定安全之後,觴兒才進入其中探查。 她想找幾個活口審問一下,結果是在山莊一處密室找到了一個渾身傷痕累累的人。 這人昏迷不醒,被人用鐵鏈穿過四肢和琵琶骨鎖在一個大鐵柱上,觴兒找到他的時候,這個人也只剩下半條命。 觴兒看這人染血破碎的衣飾,上面還有四環獸紋袖,便知道這人應該是一個正式鑑獸師,又想到這人被邪道鑑師會的人折磨成這個樣子,那肯定是邪道鑑師會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就算不是朋友,也不能將對方留在這個地方。 誰知道邪道鑑師會的其他人會不會回來,而且觴兒似乎也沒見到那三個人口中的‘葉長老’。 將這個人從大鐵柱上弄下來費了不少功夫,即便是觴兒這般修為,要斬開鐵環也是非常困難,那鐵環也不知道是用什麼金鐵煉製的,堅硬無比,而且帶著一種特殊的法力,可以壓制觴兒的力量。 這東西觴兒不碰,將人救下來之後,觴兒才發現這人的傷勢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尤其是對方一條手臂,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從裡面抽取了血肉,只剩下一半,不少地方都能看到骨頭。 觴兒也學了林盡的尋脈針訣,此刻她取出銀針,以御針之法縫合對方的傷口,不然這麼放任不管,這人堅持不了多久。 此外觴兒跟著林盡學了那麼長時間鑑獸,雖然沒有正式考取鑑獸師資質,但她的實力也絕對可以和正式鑑師相提並論,她看這人手臂上恐怖的傷口,能看出是有人硬生生將這人的獸寵剝離出來。 甚至切斷了血契之術。 邪道鑑師會的手段夠歹毒啊,而且也足夠詭異,換做一般鑑師怕是都不知道怎麼操作。…

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觴兒救人

小說,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這段日子,觴兒都是聽從林盡的安排,留守在紅葉城,同時小心提防。 果然是有人在旁窺視。 她自然動手,但沒有趕盡殺絕,而是故意放另外三個人逃走,以觴兒的本事,如果她不放水,這三個人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這就叫做放長線釣大魚。 此刻院中三個人的談話觴兒也是全部停在耳中,更是高興。 “原來這幾個人背後還有一個葉長老,這更好,他們是林師的敵人,我便趁這個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觴兒不動聲色,等了半夜,這三個人休息好之後立刻是起身繼續趕路,觴兒也是繼續緊跟其後,最近幾日她正閒著無聊,哪裡能放過這種事情,最好是直搗黃龍,將所謂邪道鑑師會殺個片甲不留。 以觴兒如今的修為,御物之法千錘百煉之下也獨創飛行之術,別說對方只是騎馬趕路,就算是乘騎鷹獸觴兒也能追上。 不得不說這三個人的體力是真好,胯下的馬匹也是良居,實際上他們所掌握的獸寵都是三階,且都修煉果獸王卷,可藏獸於體,放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能掀起血雨腥風。不過他們倒黴,遇到觴兒這才會一個照面就被打的灰頭土臉。 一日之後,這三人已經是深入鉅鹿國腹地,觴兒也是一路跟隨,最後是到了一處山莊,觴兒眼見那三個人偷偷進入山莊便沒有再出來,心中知道此處應該就是那邪道鑑師會的一處據點。 等到天黑,觴兒沒有猶豫,直接殺了進去。 突然偷襲之下,這裡的邪道鑑師會的高手根本不是觴兒對手,幾個照面就死了好幾個,包括之前逃到此處的那三個人也是死在觴兒的劍下。 使用御物術控制一把利劍,隔空斬人,現在成了觴兒最喜歡做的事情,便如傳說中的仙人飛劍一般,飄逸、瀟灑,只需一個法訣,即便對手是在百丈之外,都能瞬間將其斬殺。 因為不需要近身,所以邪道鑑師會一些手段對觴兒也沒有用處,即便是擊碎了觴兒那一把劍,不好意思,觴兒還有另外好幾把備用的,總之不過片刻就將這山莊之內邪道鑑師會的高手連帶他們的獸寵一起斬殺殆盡。 確定安全之後,觴兒才進入其中探查。 她想找幾個活口審問一下,結果是在山莊一處密室找到了一個渾身傷痕累累的人。 這人昏迷不醒,被人用鐵鏈穿過四肢和琵琶骨鎖在一個大鐵柱上,觴兒找到他的時候,這個人也只剩下半條命。 觴兒看這人染血破碎的衣飾,上面還有四環獸紋袖,便知道這人應該是一個正式鑑獸師,又想到這人被邪道鑑師會的人折磨成這個樣子,那肯定是邪道鑑師會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就算不是朋友,也不能將對方留在這個地方。 誰知道邪道鑑師會的其他人會不會回來,而且觴兒似乎也沒見到那三個人口中的‘葉長老’。 將這個人從大鐵柱上弄下來費了不少功夫,即便是觴兒這般修為,要斬開鐵環也是非常困難,那鐵環也不知道是用什麼金鐵煉製的,堅硬無比,而且帶著一種特殊的法力,可以壓制觴兒的力量。 這東西觴兒不碰,將人救下來之後,觴兒才發現這人的傷勢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尤其是對方一條手臂,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從裡面抽取了血肉,只剩下一半,不少地方都能看到骨頭。 觴兒也學了林盡的尋脈針訣,此刻她取出銀針,以御針之法縫合對方的傷口,不然這麼放任不管,這人堅持不了多久。 此外觴兒跟著林盡學了那麼長時間鑑獸,雖然沒有正式考取鑑獸師資質,但她的實力也絕對可以和正式鑑師相提並論,她看這人手臂上恐怖的傷口,能看出是有人硬生生將這人的獸寵剝離出來。 甚至切斷了血契之術。 邪道鑑師會的手段夠歹毒啊,而且也足夠詭異,換做一般鑑師怕是都不知道怎麼操作。…

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觴兒救人

小說,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這段日子,觴兒都是聽從林盡的安排,留守在紅葉城,同時小心提防。 果然是有人在旁窺視。 她自然動手,但沒有趕盡殺絕,而是故意放另外三個人逃走,以觴兒的本事,如果她不放水,這三個人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這就叫做放長線釣大魚。 此刻院中三個人的談話觴兒也是全部停在耳中,更是高興。 “原來這幾個人背後還有一個葉長老,這更好,他們是林師的敵人,我便趁這個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觴兒不動聲色,等了半夜,這三個人休息好之後立刻是起身繼續趕路,觴兒也是繼續緊跟其後,最近幾日她正閒著無聊,哪裡能放過這種事情,最好是直搗黃龍,將所謂邪道鑑師會殺個片甲不留。 以觴兒如今的修為,御物之法千錘百煉之下也獨創飛行之術,別說對方只是騎馬趕路,就算是乘騎鷹獸觴兒也能追上。 不得不說這三個人的體力是真好,胯下的馬匹也是良居,實際上他們所掌握的獸寵都是三階,且都修煉果獸王卷,可藏獸於體,放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能掀起血雨腥風。不過他們倒黴,遇到觴兒這才會一個照面就被打的灰頭土臉。 一日之後,這三人已經是深入鉅鹿國腹地,觴兒也是一路跟隨,最後是到了一處山莊,觴兒眼見那三個人偷偷進入山莊便沒有再出來,心中知道此處應該就是那邪道鑑師會的一處據點。 等到天黑,觴兒沒有猶豫,直接殺了進去。 突然偷襲之下,這裡的邪道鑑師會的高手根本不是觴兒對手,幾個照面就死了好幾個,包括之前逃到此處的那三個人也是死在觴兒的劍下。 使用御物術控制一把利劍,隔空斬人,現在成了觴兒最喜歡做的事情,便如傳說中的仙人飛劍一般,飄逸、瀟灑,只需一個法訣,即便對手是在百丈之外,都能瞬間將其斬殺。 因為不需要近身,所以邪道鑑師會一些手段對觴兒也沒有用處,即便是擊碎了觴兒那一把劍,不好意思,觴兒還有另外好幾把備用的,總之不過片刻就將這山莊之內邪道鑑師會的高手連帶他們的獸寵一起斬殺殆盡。 確定安全之後,觴兒才進入其中探查。 她想找幾個活口審問一下,結果是在山莊一處密室找到了一個渾身傷痕累累的人。 這人昏迷不醒,被人用鐵鏈穿過四肢和琵琶骨鎖在一個大鐵柱上,觴兒找到他的時候,這個人也只剩下半條命。 觴兒看這人染血破碎的衣飾,上面還有四環獸紋袖,便知道這人應該是一個正式鑑獸師,又想到這人被邪道鑑師會的人折磨成這個樣子,那肯定是邪道鑑師會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就算不是朋友,也不能將對方留在這個地方。 誰知道邪道鑑師會的其他人會不會回來,而且觴兒似乎也沒見到那三個人口中的‘葉長老’。 將這個人從大鐵柱上弄下來費了不少功夫,即便是觴兒這般修為,要斬開鐵環也是非常困難,那鐵環也不知道是用什麼金鐵煉製的,堅硬無比,而且帶著一種特殊的法力,可以壓制觴兒的力量。 這東西觴兒不碰,將人救下來之後,觴兒才發現這人的傷勢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尤其是對方一條手臂,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從裡面抽取了血肉,只剩下一半,不少地方都能看到骨頭。 觴兒也學了林盡的尋脈針訣,此刻她取出銀針,以御針之法縫合對方的傷口,不然這麼放任不管,這人堅持不了多久。 此外觴兒跟著林盡學了那麼長時間鑑獸,雖然沒有正式考取鑑獸師資質,但她的實力也絕對可以和正式鑑師相提並論,她看這人手臂上恐怖的傷口,能看出是有人硬生生將這人的獸寵剝離出來。 甚至切斷了血契之術。 邪道鑑師會的手段夠歹毒啊,而且也足夠詭異,換做一般鑑師怕是都不知道怎麼操作。…

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值得懷疑之人

小說,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林盡以為自己聽錯了。 而書小樓繼續道:“那個嚴鑑師有些不對勁。” 林盡這一次才真正重視起來,書小樓可不是一般人,她是畫靈,說的更直接一些,是擁有五百多年道行的畫靈,還是超越五環鑑師的存在,她的閱歷、觀察力和學識,都不是林盡所能相提並論的。 如果沒有猛獸博物館,林盡怕連人家九牛一毛都比不上。 所以對於書小樓這麼嚴肅的提醒,林盡是非常在意的。 “嚴鑑師,他有什麼不對勁的?”林盡問道。 書小樓一笑,紅衣雪肌的她在夜色中看上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 “直覺,那嚴鑑師隱藏了實力,他身上還有一種隱祕波動,便是連我都看不真切下面隱藏著什麼,而且此人一直在觀察你,和我!”書小樓似乎沒說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但她既然這麼說了,那肯定是覺得什麼地方不妥。 林盡沒吭聲,他開始仔細思謀這件事。 書小樓的敏銳超過他自己,甚至超過了絕大多數五感通達的猛獸,這一點毋庸置疑,她既然這麼說就不會是無的放矢。 再仔細回想一下,林盡不得不想到了之前的一件事。 那就是究竟是誰,將那個罐子放在桃花居的。 必然是來過的人。 自己那幾個門生應該不是,他們的年紀閱歷手段,都不足以支撐那麼做,對了,還有譚琳也來過,但林盡不可能懷疑譚琳有問題。這麼來看,有能力做出這個事情且不被人發現的,肯定是有些本事的,那麼目標就一下子縮小了。 四環鑑師肯定比三環鑑師有本事,刨去三環鑑師,那麼來訪過的兩位四環鑑師,嚴鑑師就是其中之一。 林盡還記得,當時是嚴鑑師和歐陽鑑師兩位結伴前來,是為了給自己楊明鑑師說和,他們攀談許久,這兩位鑑師還要遊覽一下桃花居,四處遊走。 這麼一說,還真是值得懷疑。 只是嚴鑑師一向對自己很不錯啊,從四環鑑師評測開始,就一直很照顧,但這也可能只是一種偽裝。 反正經由書小樓這麼一說,林盡也開始懷疑上了。 但懷疑只是懷疑,沒有證據證明嚴鑑師有問題,這種事情萬一弄錯了就不好了,畢竟無論怎麼看,嚴鑑師對自己都很不錯,可以說是處處幫扶。 如果對方真的有問題,那這個人就太可怕了,所圖之事怕是難以想象。 林盡知道書小樓是在提醒自己,也多虧有書小樓,否認林盡還真不太會去懷疑嚴鑑師。 “去喝酒吧,你不是說要請客。”書小樓這個時候說道,此刻,他們已經是出了王宮,到了天璇城內。 雖然天色已黑,可天璇城內依舊熱鬧。 林盡算了算時間,距離這一次訪客廳開啟還有一個多時辰,倒是可以陪著書小樓逛逛,吃吃喝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