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三章步驚雲,請幫主賜教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斷浪心機深沉,明明身懷絕世武功,卻甘心在天下會當一個養馬的雜役,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好人。” 雄霸對著幽若說教。 作為他雄霸的女兒,幽若還是有些太天真了,居然覺得斷浪是一個好人,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斷浪如果真的是好人,也走不到今天這一步。 “爹,你對斷幫主有偏見。” 幽若卻有另外的看法。 在對待無天的態度上,她遠比雄霸要客觀。 雄霸看到幽若這麼說,只得在臉上露出一個無奈之色。 幽若的心裡,對無天居然有這麼好的印象,無論他怎麼扭轉,都扭轉不過來。 這讓他的心裡分外無奈。 …… 無天放幽若自由之後,對於幽若的事情,就不怎麼上心,轉而將心思放到了步驚雲的身上。 步驚雲可是一個大問題,處理不好,對於天下會的影響,會非常大。 最簡單直接的方法,自然就是砍掉步驚雲的手臂,然後將步驚雲扔到鑄劍師於嶽的面前。 這樣,步驚雲不僅會得到麒麟臂,還會和於楚楚發生邂逅。 相比起愛慕聶風的孔慈,一心愛慕步驚雲的於楚楚,才是最適合步驚雲的女人。 只是,步驚雲現在畢竟是無天的手下,無天也不可能,一言不合就砍掉步驚雲的手臂。 思來想去,無天決定讓步驚雲自己去選擇自己的命運。 “文總管,去叫步驚雲來見我。” 無天的心裡做出決定後,對著一旁的文丑醜吩咐道。 “遵命!” 文丑醜得到無天的吩咐之後,馬上去找步驚雲。 …… 步驚雲看到雄霸虎落平陽的時候,很想衝上去報仇,只是,當他見過雄霸在天下會養馬的樣子,步驚雲卻又覺得,殺死雄霸,反而是讓他解脫了。 讓以前高高在上的雄霸在天下會養馬,才是對他真正的折磨。…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二章至尊風範,真正王者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我可是雄霸的女兒?” 幽若奇怪的看著無天。 無天不殺她也就算了,還要給她自由,實在讓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無天聽到幽若的問話,道:“我知道你是雄霸的女兒,有什麼問題嗎?” 幽若不解,對無天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雄霸的女兒,為什麼不對付我,還要放我自由,我應該是你的敵人吧?” “雄霸是雄霸,你是你,就算雄霸真的是我的敵人,和你也沒有關係。”無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連雄霸都不放在心上,更何況是幽若。 哪怕幽若真的為了雄霸而報仇,無天也不會在意。 幽若聽到無天這麼說,遲疑了一下,然後問:“我爹他,現在還活著嗎?” 權力的爭鬥是殘酷的。 雄霸作為一個失敗者,肯定不會有好下場,說不定,已經連命都沒有了。 幽若雖然長期被困在湖心小築,但是,作為雄霸的女兒,她並不是一個愚蠢的女孩。 她很清楚,在權力鬥爭中失敗的雄霸,可能會落得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因此,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幽若的語氣都有些顫抖。 “他還活著。”無天輕輕點了點頭,語氣肯定的說道。 “我現在讓他做天下會的雜役,在天下會給我養馬。” 無天說明了一下雄霸的情況後,又真心實意的對幽若道:“文總管說你武功不凡,是一個可用之材。” “你若願意,可以為天下會效力。” 幽若是一個悲情的女子,而且,她的天命,還和斷浪有所糾纏,所以無天倒是不介意幫幫她。 “我為天下會效力?你要我做什麼?” 幽若詢問。 雄霸雖然不是天下會的幫主了,但是,作為雄霸之女,如果沒有天下會的庇護就去闖蕩江湖,恐怕是禍非福。 幽若不蠢,所以她沒有拒絕,而是好好的考慮起來。 只是,為無天效力之前,她要搞明白,自己將會肩負什麼樣的職責。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章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雄霸乃是武林霸主,信奉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敢違抗他的,敢背叛他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所以,雄霸現在說的這話,那還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如果面對的是以前的雄霸,獨孤鳴也不敢用這樣的態度。 獨孤鳴會害怕以前的雄霸,但是,不會在意現在的雄霸。 雖然一時之間,獨孤鳴被雄霸的氣魄所懾,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惱羞成怒質問雄霸。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雄霸嗎?現在的你,不過是天下會的一個馬伕罷了。” “鳴兒,怎麼說話呢?”獨孤一方這個時候,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訓斥獨孤鳴。 隨後,獨孤一方還接著道:“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獨孤鳴接著獨孤一方的話頭,笑了笑,道:“對,莫欺少年窮,莫欺中年窮,莫欺老年窮,入土為安。” 獨孤一方繼續道:“雄幫主畢竟曾經輝煌過,肯定會有東山再起時。” 獨孤鳴繼續唱紅臉:“爹,雄霸這個老傢伙不識抬舉,你不必給他面子。” 雄霸冷著一張臉,沉默不語。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受到了限制,他也是那個驕傲的雄霸。 虎落平陽,龍遊淺灘,那也是龍和虎。 “鳴兒,不可無禮!” 獨孤一方這麼訓了獨孤鳴一聲後,就又對雄霸道:“雄幫主,你畢竟是天下會的前幫主,斷浪容不下你的。” “斷浪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對你出手,天下會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無雙城。” 獨孤一方說這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意味。 可惜,雄霸對於獨孤一方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 獨孤一方可不是什麼好人,真正的對比起來,獨孤一方比雄霸都壞。 “獨孤城主的好意,雄霸心領了。” 雄霸用一種極平淡的語氣說道。 獨孤一方聞言,又別有深意道:“若我無雙城的劍聖出手,說不定可以助你恢復功力。” 劍聖和武林神話無名一樣,都是傳說中的高手,江湖中雖然沒有了他們的蹤跡,但是,卻仍在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章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雄霸乃是武林霸主,信奉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敢違抗他的,敢背叛他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所以,雄霸現在說的這話,那還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如果面對的是以前的雄霸,獨孤鳴也不敢用這樣的態度。 獨孤鳴會害怕以前的雄霸,但是,不會在意現在的雄霸。 雖然一時之間,獨孤鳴被雄霸的氣魄所懾,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惱羞成怒質問雄霸。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雄霸嗎?現在的你,不過是天下會的一個馬伕罷了。” “鳴兒,怎麼說話呢?”獨孤一方這個時候,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訓斥獨孤鳴。 隨後,獨孤一方還接著道:“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獨孤鳴接著獨孤一方的話頭,笑了笑,道:“對,莫欺少年窮,莫欺中年窮,莫欺老年窮,入土為安。” 獨孤一方繼續道:“雄幫主畢竟曾經輝煌過,肯定會有東山再起時。” 獨孤鳴繼續唱紅臉:“爹,雄霸這個老傢伙不識抬舉,你不必給他面子。” 雄霸冷著一張臉,沉默不語。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受到了限制,他也是那個驕傲的雄霸。 虎落平陽,龍遊淺灘,那也是龍和虎。 “鳴兒,不可無禮!” 獨孤一方這麼訓了獨孤鳴一聲後,就又對雄霸道:“雄幫主,你畢竟是天下會的前幫主,斷浪容不下你的。” “斷浪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對你出手,天下會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無雙城。” 獨孤一方說這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意味。 可惜,雄霸對於獨孤一方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 獨孤一方可不是什麼好人,真正的對比起來,獨孤一方比雄霸都壞。 “獨孤城主的好意,雄霸心領了。” 雄霸用一種極平淡的語氣說道。 獨孤一方聞言,又別有深意道:“若我無雙城的劍聖出手,說不定可以助你恢復功力。” 劍聖和武林神話無名一樣,都是傳說中的高手,江湖中雖然沒有了他們的蹤跡,但是,卻仍在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章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雄霸乃是武林霸主,信奉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敢違抗他的,敢背叛他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所以,雄霸現在說的這話,那還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如果面對的是以前的雄霸,獨孤鳴也不敢用這樣的態度。 獨孤鳴會害怕以前的雄霸,但是,不會在意現在的雄霸。 雖然一時之間,獨孤鳴被雄霸的氣魄所懾,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惱羞成怒質問雄霸。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雄霸嗎?現在的你,不過是天下會的一個馬伕罷了。” “鳴兒,怎麼說話呢?”獨孤一方這個時候,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訓斥獨孤鳴。 隨後,獨孤一方還接著道:“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獨孤鳴接著獨孤一方的話頭,笑了笑,道:“對,莫欺少年窮,莫欺中年窮,莫欺老年窮,入土為安。” 獨孤一方繼續道:“雄幫主畢竟曾經輝煌過,肯定會有東山再起時。” 獨孤鳴繼續唱紅臉:“爹,雄霸這個老傢伙不識抬舉,你不必給他面子。” 雄霸冷著一張臉,沉默不語。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受到了限制,他也是那個驕傲的雄霸。 虎落平陽,龍遊淺灘,那也是龍和虎。 “鳴兒,不可無禮!” 獨孤一方這麼訓了獨孤鳴一聲後,就又對雄霸道:“雄幫主,你畢竟是天下會的前幫主,斷浪容不下你的。” “斷浪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對你出手,天下會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無雙城。” 獨孤一方說這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意味。 可惜,雄霸對於獨孤一方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 獨孤一方可不是什麼好人,真正的對比起來,獨孤一方比雄霸都壞。 “獨孤城主的好意,雄霸心領了。” 雄霸用一種極平淡的語氣說道。 獨孤一方聞言,又別有深意道:“若我無雙城的劍聖出手,說不定可以助你恢復功力。” 劍聖和武林神話無名一樣,都是傳說中的高手,江湖中雖然沒有了他們的蹤跡,但是,卻仍在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九章我就是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她叫明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 “她是無雙城明家的傳人。” 無天簡單介紹了一下聶風所愛之人的身份,接著說明道。 “在無雙城有一門叫作傾城之戀的可怕劍法,只有心意相通,情意交融的一對男女,手持無雙陰陽劍,才可以使出傾城之戀。” “你和明月就可以使出傾城之戀劍法。” “明月——明月——”聶風細細品味了一下這個名字,“倒真是一個好名字。” 隨後,聶風又對著無天,極自通道。 “斷浪,派我去無雙城吧,我既然從你的口中,知道了明月的命運,等到了無雙城,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風中之神聶風,對於自己的武功,自然是有著一定自信的。 讓他去幹獨孤一方,他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讓他去保護一個人,他自問沒有多大的問題。 “真正讓我猶豫,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的,還有別的問題。” 無天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你和明月,會有一場知暫而深刻的愛情,但是,在明月過世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讓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你今後也一定會遇到那個女人,到了那個時候,明月又該怎麼辦?” 無天說著,一臉為難的看著聶風。 他是個不喜歡悲劇的人,聶風和步驚雲都是他們的手下,如果能改變他們身上的悲劇,那麼,無天也不介意做一些事情。 但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命運,都有些太坑了,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將會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會特別麻煩。 聶風聽到無天的話後,當即一本正經道:“斷浪,我對感情很認真的。” 說著,他卻又話頭一轉:“那個會讓我愛到骨子裡的女人,又叫什麼名字?” 少年慕艾,尤其聶風的性子,還比較天真爛漫,對於自己將會喜歡的女人,還有未來會喜歡的女人,他的心裡,實在有著一種很強烈的好奇。 “她叫作夢,她也會成為你的夢。模樣和明月一模一樣。” 無天輕聲道。 在《風雲》的劇情裡,明月只是聶風的一個短暫而美好的回憶,而夢在聶風的人生裡,佔據了更為重要的比重。 “算了,這是你的命運,給你看看吧,要不要去無雙城,你自己決定。”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射入了聶風的眼睛裡。…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九章我就是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她叫明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 “她是無雙城明家的傳人。” 無天簡單介紹了一下聶風所愛之人的身份,接著說明道。 “在無雙城有一門叫作傾城之戀的可怕劍法,只有心意相通,情意交融的一對男女,手持無雙陰陽劍,才可以使出傾城之戀。” “你和明月就可以使出傾城之戀劍法。” “明月——明月——”聶風細細品味了一下這個名字,“倒真是一個好名字。” 隨後,聶風又對著無天,極自通道。 “斷浪,派我去無雙城吧,我既然從你的口中,知道了明月的命運,等到了無雙城,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風中之神聶風,對於自己的武功,自然是有著一定自信的。 讓他去幹獨孤一方,他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讓他去保護一個人,他自問沒有多大的問題。 “真正讓我猶豫,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的,還有別的問題。” 無天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你和明月,會有一場知暫而深刻的愛情,但是,在明月過世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讓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你今後也一定會遇到那個女人,到了那個時候,明月又該怎麼辦?” 無天說著,一臉為難的看著聶風。 他是個不喜歡悲劇的人,聶風和步驚雲都是他們的手下,如果能改變他們身上的悲劇,那麼,無天也不介意做一些事情。 但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命運,都有些太坑了,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將會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會特別麻煩。 聶風聽到無天的話後,當即一本正經道:“斷浪,我對感情很認真的。” 說著,他卻又話頭一轉:“那個會讓我愛到骨子裡的女人,又叫什麼名字?” 少年慕艾,尤其聶風的性子,還比較天真爛漫,對於自己將會喜歡的女人,還有未來會喜歡的女人,他的心裡,實在有著一種很強烈的好奇。 “她叫作夢,她也會成為你的夢。模樣和明月一模一樣。” 無天輕聲道。 在《風雲》的劇情裡,明月只是聶風的一個短暫而美好的回憶,而夢在聶風的人生裡,佔據了更為重要的比重。 “算了,這是你的命運,給你看看吧,要不要去無雙城,你自己決定。”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射入了聶風的眼睛裡。…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九章我就是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她叫明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 “她是無雙城明家的傳人。” 無天簡單介紹了一下聶風所愛之人的身份,接著說明道。 “在無雙城有一門叫作傾城之戀的可怕劍法,只有心意相通,情意交融的一對男女,手持無雙陰陽劍,才可以使出傾城之戀。” “你和明月就可以使出傾城之戀劍法。” “明月——明月——”聶風細細品味了一下這個名字,“倒真是一個好名字。” 隨後,聶風又對著無天,極自通道。 “斷浪,派我去無雙城吧,我既然從你的口中,知道了明月的命運,等到了無雙城,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風中之神聶風,對於自己的武功,自然是有著一定自信的。 讓他去幹獨孤一方,他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讓他去保護一個人,他自問沒有多大的問題。 “真正讓我猶豫,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的,還有別的問題。” 無天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你和明月,會有一場知暫而深刻的愛情,但是,在明月過世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讓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你今後也一定會遇到那個女人,到了那個時候,明月又該怎麼辦?” 無天說著,一臉為難的看著聶風。 他是個不喜歡悲劇的人,聶風和步驚雲都是他們的手下,如果能改變他們身上的悲劇,那麼,無天也不介意做一些事情。 但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命運,都有些太坑了,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將會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會特別麻煩。 聶風聽到無天的話後,當即一本正經道:“斷浪,我對感情很認真的。” 說著,他卻又話頭一轉:“那個會讓我愛到骨子裡的女人,又叫什麼名字?” 少年慕艾,尤其聶風的性子,還比較天真爛漫,對於自己將會喜歡的女人,還有未來會喜歡的女人,他的心裡,實在有著一種很強烈的好奇。 “她叫作夢,她也會成為你的夢。模樣和明月一模一樣。” 無天輕聲道。 在《風雲》的劇情裡,明月只是聶風的一個短暫而美好的回憶,而夢在聶風的人生裡,佔據了更為重要的比重。 “算了,這是你的命運,給你看看吧,要不要去無雙城,你自己決定。”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射入了聶風的眼睛裡。…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八章麒麟瘋血,風神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自然是有的。” 無天用一種很篤定的語氣答道。 他當然知道,獨孤一方想要問的,不只是如此,但是,無天能把話說到這樣的地步,也夠意思了。 說到底,無雙城都是天下會的敵對勢力。 而獨孤一方,從來都不是無天的朋友。 無天將話題從天命上移開,又以神州武林的局勢為題,和獨孤一方探討了一會兒。 然後,無天還留獨孤父子在天下會住下。 在無天的房間裡,無天讓文丑醜等人退下,唯獨讓聶風留了下來。 聶風留下來,看到無天一副在思考的樣子,忍不住問:“幫主,你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 無天聽到聶風出聲,這才道:“聶風,你是我的好朋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像以前一樣,叫我斷浪就可以了。” 斷浪和聶風自幼相識,一起拜入了天下會。 聶風是雄霸的親傳弟子,而斷浪只是天下會的一名雜役,但是,聶風一直都把斷浪當成是好朋友。 兩人間的友誼,從來都沒有因為身份,而產生變化。 《風雲》的劇情裡面,聶風就因為這番情誼,被斷浪坑了好多次,甚至數次險死還生。 但是,在斷浪化身的心裡,聶風確實是他唯一的好朋友。 聶風聽到無天這麼說,笑了笑,喚道:“斷浪!” 他的心性善良,天真燦漫,在無天上位之後,他和別人一樣,稱呼無天為幫主,也只是不想給無天添麻煩。 現在無天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更願意直呼無天的名字。 “你留下我,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我嗎?” 聶風明明白白的問出來。 他可不認為,無天故意留下他一個人,只是要和他敘舊,聊一些沒有意義的話題。 “我在考慮一件事。” 無天一副在思考的樣子。 “什麼事?” 聶風性子爛漫,沒有什麼心機,而且,他的心裡還把無天當成是自己的好朋友,因此這個時候,直接就問了出來。…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八章麒麟瘋血,風神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自然是有的。” 無天用一種很篤定的語氣答道。 他當然知道,獨孤一方想要問的,不只是如此,但是,無天能把話說到這樣的地步,也夠意思了。 說到底,無雙城都是天下會的敵對勢力。 而獨孤一方,從來都不是無天的朋友。 無天將話題從天命上移開,又以神州武林的局勢為題,和獨孤一方探討了一會兒。 然後,無天還留獨孤父子在天下會住下。 在無天的房間裡,無天讓文丑醜等人退下,唯獨讓聶風留了下來。 聶風留下來,看到無天一副在思考的樣子,忍不住問:“幫主,你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 無天聽到聶風出聲,這才道:“聶風,你是我的好朋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像以前一樣,叫我斷浪就可以了。” 斷浪和聶風自幼相識,一起拜入了天下會。 聶風是雄霸的親傳弟子,而斷浪只是天下會的一名雜役,但是,聶風一直都把斷浪當成是好朋友。 兩人間的友誼,從來都沒有因為身份,而產生變化。 《風雲》的劇情裡面,聶風就因為這番情誼,被斷浪坑了好多次,甚至數次險死還生。 但是,在斷浪化身的心裡,聶風確實是他唯一的好朋友。 聶風聽到無天這麼說,笑了笑,喚道:“斷浪!” 他的心性善良,天真燦漫,在無天上位之後,他和別人一樣,稱呼無天為幫主,也只是不想給無天添麻煩。 現在無天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更願意直呼無天的名字。 “你留下我,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我嗎?” 聶風明明白白的問出來。 他可不認為,無天故意留下他一個人,只是要和他敘舊,聊一些沒有意義的話題。 “我在考慮一件事。” 無天一副在思考的樣子。 “什麼事?” 聶風性子爛漫,沒有什麼心機,而且,他的心裡還把無天當成是自己的好朋友,因此這個時候,直接就問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