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無限食 – 第五百九十八章、最後的試煉

小說,小說推薦網遊之無限食劉偉峰在美食宇宙裡轉了很久,也吃了不少美食。美食法則和食之法則也得到了不少的提升。 在返回到主世界以後,劉偉峰突然受到了一個訊息。 “恭喜玩家的實力提升至神,允許參加最後的試煉。請問是否參加。” “最後的試煉?那是什麼東西?”在獲得法則以後,實力就會提升到神,這個劉偉峰是知道的。但是最後的試煉是什麼東西,劉偉峰就不知道了。聽起來很奇怪的樣子。 然後,劉偉峰的疑惑就得到了解釋。 “最後的試煉是遊戲進行到最終階段後才有的東西。主要是對玩家進行一次稽核,只對神級的玩家開放。如果稽核失敗,那麼玩家所在文明將會失去繼續遊戲的資格。成功的話,不但可以繼續進行遊戲,而且還能獲得各種額外的獎勵。” “也就是說,這個將會決定我們能不能繼續這個遊戲?那麼如果不能進行遊戲了,會對我們現在的實力有什麼影響嗎?” “不會,玩家已經兌換的實力是屬於玩家自身的實力,這點是無法剝奪的。但是由於玩家所在的世界沒有對應的能量,所以並不能繼續提升實力,甚至會出現倒退的情況。” “嗯,我知道了。”劉偉峰確實是能夠感受到現實世界對自己實力的壓制。所以一般他也一直待在遊戲裡不出來。 “那麼什麼時候開始?”劉偉峰最後問道。 “最後試煉將在將在一個月後開始,請玩家做好準備。” 回到要塞後,劉偉峰發現黛西他們也在。 黛西看到劉偉峰後,立刻說道:“瘋歌先生,你收到訊息了嗎?” 劉偉峰點點頭說道:“嗯,你說最後試煉的那個訊息吧,我已經收到。你們也收到了嗎?” “是的。” “那麼你們對於最後的試煉有什麼想法嗎?” “沒有。”眾人搖了搖頭。 愛麗絲說道:“其實對我們來說,關鍵是這個遊戲能夠繼續下去,這樣我們也可以去不同世界。別的就無所謂了。畢竟你的那個世界,我們並不熟。” “也是。”劉偉峰點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既然這樣的話。大家還是稍微準備一下吧。” 這個時候,墨染也找上了劉偉峰。 “瘋歌,你也知道最後的試煉訊息了吧。” “嗯,你們那邊有幾個神級玩家。” “勉強算四個吧。”墨染說道:“一個當初的成神的蟲族主宰。一個是雨燕。他們兩個是已經領悟了一點法則,成為神級了。還有兩個是龍王和我,距離法則還差一步,有把握在一個月內領悟。至於那些沒把握在一個月內領悟法則的,我就不說了。” “那我們要不要碰個面,你們有什麼計劃嗎?” “碰個面最好。至於計劃,說實話,我們也沒有什麼計劃。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最後的試煉是什麼規則。於其花費大量時間制定計劃後發現計劃一點用都沒有,還不如一開始只定個大概的計劃就行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跟新安候有什麼關係?

小說,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方休和趙嫣同時轉頭看去,便看見幾個彪形大漢,手拿著木棍,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排隊的人見到這一幕,臉上都是露出驚恐之色,紛紛讓開。 一般來說,到這布莊來買步的都是中年婦女,便是年輕的姑娘都是很少。 見到這一幕,自然沒有幾個敢出頭的。 “你們掌櫃的是誰?讓她滾出來!” 領頭的是個刀疤臉,看著布莊前的小丫鬟,一臉凶狠的道。 看上去就不是什麼善茬。 那小丫鬟也是被嚇得不輕,顫聲道:“掌,掌櫃的不在,你,你們有什麼事?” “有什麼事?呵!” 那刀疤臉把木棍往肩上一扛,罵道:“你說有什麼事?你們這邊的布匹賣的這麼便宜,還讓不讓別人做生意了? 按照新安候的話,你們這叫做,叫做……” 那刀疤臉面露沉思之色,想了許久,方才道:“對了,叫做擾亂市場規律!你們這是故意搗亂的!我要跟你們掌櫃的好好談一談!” 幾個看上去就是地痞混混的傢伙,手裡還拿著木棍,到人家的布莊前面,還說人家是搗亂的。 還說什麼擾亂市場規律。 別說是在一旁有些無語的方休和趙嫣,便是那些中年婦女聽了都是覺得莫名其妙。 終於有人鼓起勇氣的道:“人家賣多少銀子,是人家的事情,關你們什麼事?” “就是!你們做不了生意,自然有別人做,有什麼好說的?” 那刀疤臉聽見這話,表情不善的看了說話的那兩人一眼。 那兩人頓時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這個時候,刀疤臉才繼續說話。 “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給我老實一點,乖乖的給我把價格漲上去,不然我砸了你們的店鋪!還有你們那個什麼狗屁機器,也給你們一塊砸了!” 說著,拿著那木棍狠狠的朝布莊前面的窗戶砸了一下。 瞬間,玻璃炸開來,響起一陣聲響。 圍觀的人都是尖叫著撤了好幾步。 那彪形刀疤臉還是不滿意,看著那幾個小丫鬟,露出凶狠的表情,惡狠狠的問道:“聽見沒有!?”…

洪荒之太清問道 – 第四章 李耳西出函谷關【求訂閱!】

小說,小說推薦洪荒之太清問道第四章李耳西出函谷關 首陽山,太清宮,無極殿之中。 李耳和孔丘聽聞了太上之言後,均是微微頷首,十分贊同太上所說的。 釋迦牟尼現在雖然只是準聖中期的境界修為,但是因為他佛道兩家雙修,本身的實力就要超越同等級的存在,再加上太上賜下的靈寶‘玄光塔’和他自身搭配的念珠,實力足矣對抗準聖後期的存在。 等到計劃真正定下,釋迦牟尼日後有大勢加深,再加上佛道兩家雙修的情況,想要晉升到準聖圓滿,或者是超越準聖圓滿的地步,那也是不會太難的。 “釋迦牟尼已然出關,接下來,便可以去實施計劃了……” 李耳收回了目光,看著太上,微笑道。 聞言,太上點了點頭,說道,“你做完這一切後,便返回李家修行吧,洪荒氣運凝結,估計會有大勢降臨,局勢又會變得不一樣了……” 聽此,李耳點了點頭,他倒也是有所猜測。 孔丘雖然沒有太過明白,但最近這數十萬年來,洪荒之中的氣運和靈氣確實是提升了不少,也新誕生了不少的生靈來,確實是有一個大勢跡象的。 心中想了想後,孔丘便是不再理會了,反正也沒有太大的關係,慢慢看了。 …… 偏殿之中。 某一時刻之中,釋迦牟尼緩緩睜開雙眼,深邃的雙眸之中精芒閃動。 “佛道兩家雙修,果然不一樣……” 細細的感受了一番之後,釋迦牟尼心中暗自欣喜道。 李耳的計劃,他自然是清楚,亦是十分堅定的施行這個計劃。不過有一點他沒想到的是,這佛道雙修之下,實力的提升如此之快。 除此之外,在自身佛道兩方的法則掌控之下,同等級的存在,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自己此時的強大,他可以清楚的感知到。 再加上道尊賜下的中品先天靈寶‘玄光塔’的協助,釋迦牟尼相信,自己的整體實力,並不在準聖後期之下,等到自己計劃成功,大勢加身,說不定還可以藉此進入準聖後期。 到那個地步,就算是放在現在的洪荒之中,都是一方不弱的高手了。 因為佛道雙修的底蘊,給了他可以小階位的越級,等到後期的地步,硬接準聖圓滿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也正是這一點,釋迦牟尼此時感受了一番之後,心中頗為的欣喜。 “算算時機,也是差不多了……” 釋迦牟尼知曉,自己出關之日,便是計劃實施之時,現在時機,已然是差不多了。…

種田遊戲就是要肝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下雙髻鯊!

小說,小說推薦種田遊戲就是要肝只要你不咬我的浮漂,那就一切都好說。 韓齊霧就像是纏郎一樣,瘋狂地黏著雙髻鯊的圖示。 不一會旁邊的進度條就已經上升到四分之一了。 “這也挺順利啊,彎曲型到底是啥意思?”韓齊霧心裡流過一絲想法。 說時遲,那時快。 雙髻鯊圖示短暫上升一小截之後突然高高彈起來一大截,直接蹦到釣魚遊戲框的最頂端。 韓齊霧見狀趕緊控制旋式浮漂上浮。 可這浮漂上浮的速度是一定的,即使追上了雙髻鯊,旁邊的進度條還是掉了一大半下去,眼瞅著就要失敗了。 【耀光】! 韓齊霧趕緊衝著雙髻鯊甩了一道技能過去。 熟悉的十幾道光再次凝聚在遊戲框中,可就在它們即將聚光到雙髻鯊身上的時候。 雙髻鯊圖示眼睛一亮,直接躲開了耀光的攻擊。 【看破】 看到耀光失效,韓齊霧趕緊控制旋式浮漂想要追上去。 可由於剛才掉的進度條太多了,這次釣魚遊戲失敗了。 【真遺憾,雙髻鯊吃掉魚餌離開了呢】 韓齊霧:“………” 老子願意餵它吃魚餌! 一邊裝著新魚餌,韓齊霧一邊思考著情況。 他感覺這個雙髻鯊的彎曲型準確的說應該叫彈簧型。 先是蓄力一小段然後再猛躥一大截。 這玩意不就是彈簧麼! “一個技能它能躲,那要是兩個技能的話,躲避的機率可能會小一點,而且雙髻鯊在遊戲的前幾十秒還是比較老實的,要抓住機會多提升進度條,後期的話要是技能沒生效就只能靠運氣多試試了。” 再來一次! 拋鉤入海。…

諸天萬界劇透群 – 第786章 原來還是素錦惹的鍋!

小說,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劇透群先知:“你們猜得不錯,此次擎蒼的出逃,就是因為此事!那兩隻尚且沒有找到的妖獸,其中有一隻,叫做檮兕,對吧?” 青丘白鳳九:“正是!先知!說來也奇怪,檮兕在所有的妖獸之中,其實實力並不算是太過強大的,但四百八荒就是一直都找不到他!” 青丘白鳳九:“先知,翼君擎蒼的逃脫,就是因為這一隻檮兕對不對?等一下先知,太子殿下他們都在等著,不如你直接來我們青丘,當面對太子殿下說怎麼樣?” 花千骨:“白鳳九你這樣未免也太吊人胃口了吧?我們才剛剛聽到一半!” 海王:“是啊,我的小板凳才剛剛搬過來坐下,這屁股都沒坐熱乎呢!” 大黃蜂:“先知才剛剛說到精彩的地方,怎麼能就這麼走了?這樣話只說到一半,讓人很鬱悶啊。” 美國隊長:“白鳳九那邊的事情比較重要,先知,不如你現在就去青丘吧!” 青丘白鳳九:“果然還是隊長比較靠得住!你看看你們,難道都不臉紅嗎?你們都應該向隊長學習!” 先知:“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先去青丘吧,你們放心,我會開直播的,不會弔你們胃口的!” 周青和眾人打完了招呼之後,就直接利用聊天群進行了位面穿梭,來到了青丘白鳳九的狐狸洞內。 放眼看去,只見白鳳九、狐帝白芷、夜華和白淺這些人全部都在,看對方的那個架勢,果真是專門在等著自己的。 “周青上神來了!” 狐帝白芷當即站起了身來,客氣無比地對周青打了一個招呼,本來還坐著的夜華白淺他們,更是紛紛站起了身來。 “周青上神!” 他們也紛紛對周青行禮,態度絕對是恭敬到了極點。 “周青上神,此次事關重大,如果拖延下去的話,四海八荒之內恐生大亂,所以我們不得已,才叨擾上神,還請上神勿怪!” 夜華更是親自對周青進行解釋。 “諸位不必客氣,我是鳳九的好朋友,你們也都是鳳九的家人,說起來,我們其實都是自己人。” 周青也是客氣地對著眾人說道。 雙方簡單的寒暄之後,各自落座。 “爺爺、姑姑、太子殿下,我已經問過先知了,先知已經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現在,就讓先知給你們解釋一下吧!” 白鳳九這時候開口對著狐狸洞內的眾人說道。 一道道目光,就全都落在了周青的身上了,等待著周青的答案。 “其實事情的關鍵,就出在你們至今未找到的那一隻妖獸檮兕的身上。”周青娓娓道來。 眾人聽到這裡,都感覺到很是意外,因為檮兕的實力,其實並不算多麼強大的,而且還不是什麼上古凶獸的,怎麼會造成如此大的變故?…

第九特區 – 第九五一章 秦禹的想法

小說,小說推薦第九特區下午,付小豪開著載著秦禹去了江南區一家茶館,見了神采奕奕的老李。 “怎麼樣,昨天挺累的吧?”老李坐在椅子上,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何止挺累啊。”秦禹嘆息一聲回道:“能挺過這一關,就真的是燒高香了,駐軍團那邊背刺我一刀,當時我都已經完蛋了……還好林家願意伸手,把我從棺材裡拉回來了。” “你求林家,他馬上就答應了嗎?”老李問道。 “哪有那麼簡單的事兒啊。”秦禹搖頭:“我和林驍聊了有一會,他才帶我去的王家。” “我猜也是。”老李點頭:“不過能幫忙,就已經是雪中送炭了。” “這我心裡是有數的。”秦禹遞給老李一根菸,表情略顯頹廢的說道:“這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啊。王家在龍城那邊確實是身板很硬實啊,昨天林驍帶我去了,他們那個族長連話都沒說,一直別人跟我們談的。” “誰啊?”老李問。 “好像叫什麼溫北樑。”秦禹想了一下回道。 “誰?”老李明顯怔了一下。 “溫北樑。”秦禹重複了一句:“你認識他嗎?” 老李一笑:“聽過,我知道有他這麼個人。你繼續說。” “四臺直升機落院內了,人家都沒服軟,那個溫北樑張嘴還要兩千萬呢。”秦禹忍不住連連搖頭說道:“林驍拿槍頂在他腦袋上,人家都沒說軟話,我這一看……王家還真是有點底蘊的。” 付小豪一臉茫然,有些想不通的問道:“部隊的人去了,他們還敢要兩千萬?他媽的,他不怕直升機上天,衝下面一頓突突啊。” 老李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哪有那麼簡單。” “槍桿子在部隊手裡,真就打了他王家,又能怎麼樣呢?”付小豪依然有點想不通的問道。 “能怎麼樣?呵呵,能龍城周圍暴動,能松江政F跟獨立師翻臉!”老李皺眉說道:“從客觀的角度看,你天成在風力村佔地一點毛病都沒有,可你只要動刀動槍的強拆,那一定是你理虧!王家本來就是以小型政F在待規劃區經營著自己產業,那人替風力村出頭有毛病嗎?你第一獨立師無端衝這麼一個龐大家族開火,民眾會不會反彈呢?站在民眾的角度上,能保證他們進區後權益,以及區外權益的是誰呢?是人家王家,明白嗎?在區外,這幫人連軍糧都敢搶,仗著的是什麼啊?仗著的是人家是弱勢群體,懂嗎?在說直白點,昨天晚上人家就急眼了,整一百個民眾衝進來給秦禹他們真弄了,你部隊能開進龍城,衝著待規劃區民眾開槍嗎?” 付小豪沉默。 “還有,黨政拉攏這些大家族,是為了更好的控制民眾,你軍政派隔鍋臺上炕的過去清繳這些人,那政F能幹嗎?黨政和學院派能幹嗎?”老李眉頭輕皺的說道;“部隊的軍費是誰給的?是自己印的嗎?那是政F財政部門給的,雖然政F和部隊之前有協議,但你從人家哪兒拿錢是事實啊。還有,財政部的錢又是誰給的呢?那是從民眾哪兒要來的稅收……這裡面一環一套環,是相互制約的,那天天喊著要翻臉,喊打喊殺的那都是沒腦子的話,想法極其幼稚!為啥政F非要擴建新區?因為民眾是基石,是能帶動經濟和發展的主要勞動力!你部隊一不爽了,就區待規劃區瞎搞,那政F控制不住局面了,稅收沒了,部隊還能繼續存在嗎?沒錢了,你還打個毛啊。” “我懂了。”付小豪緩緩點頭。 “鐵帽子王在八區開火了,為啥沒有繼續搞,那是因為他清楚,打燕北好打,可打下來誰給你經營和管理呢?”老李再次說道:“所以啊,他要上去也得是政放在前面,軍放在後面,這也就是他為啥還在等的原因。” 秦禹聽完老李的話,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是的,我之前有點把王家這樣大族想簡單了,同時也他媽挺佩服我那個哥們吳天胤的,他最開始的想法,就是要像王家這麼搞,可惜剛有個雛形就被拿掉了。” “是的,吳天胤是個人才,但性格太剛了。”老李一針見血的評價道:“你看王家,能軟能硬,能屈能伸,揍你的時候往死裡打,林家一去了,也馬上就可以談。” “是!”秦禹感嘆著說道:“我跟他們碰完之後,心裡突然有個想法。” “啥想法?”老李問。…

庶族無名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利令智昏

小說,小說推薦庶族無名蘭池,武義大營。 “將軍,剛剛得到訊息,有亂賊進犯黃白城!”樑興快步來到武義帳中,對著正手捧一卷兵書翻看的武義躬身道。 “哦?”武義聞言挑了挑眉:“黃白城匪從何來?” 開啟地圖,武義仔細的看了一遍,黃白城雖然依山而建,但這裡的山並非險峻,自陳默治關中至今已有六載光***中不說大治,但早已安定,各地便是有賊匪也都是小打小鬧,膽敢攻擊陳默治下城池的,六年來這是第一次,而且敢攻擊城池,人手必然不少,這麼多賊匪憑空冒出來,自然有問題。 武義如今已經年近而立,膝下有一子二女,多年來作為陳默的心腹大將,陳默每一次大戰,武義都有參與,而且都是獨自帶兵,他在高順麾下學過練兵,跟徐榮學過帶兵,不說有多優秀,但這麼多年南征北戰,從未出過差錯,性格是頗為穩重的,此番陳默出征袁紹,將後方安危盡託付於武義,足見陳默對武義的看重。 “這……末將不知。”樑興搖了搖頭,低下腦袋,做這種事,多少是有些心慌的。 “先派人探查清楚賊蹤。”武義皺眉道,跟隨陳默久了,武義習慣情報為先。 “喏。”樑興只能答應,隨即還想再勸:“但黃白城告急,若這邊不出兵,黃白城被攻陷……” “報~”便在此時,一名親衛急匆匆的衝進來,將一卷絹布躬身遞給武義道:“將軍,京兆尹急信!” 武義接過絹布開啟,字很多,樑興湊上來想要同看,卻被武義以目光阻住,武義治軍繼承了高順那一套,軍法森嚴,不得有任何逾越。 樑興只能悻悻的退下來。 武義這才低頭看臧洪送來的書信,眉頭漸漸緊皺。 “將軍,發生了何事?”樑興覺得有些不妙,躬身問道。 “陳倉、武都告急,漢中張魯不知發了什麼瘋,突然率部來攻。”武義將絹布直接揣進懷裡,站起身來道:“黃白城賊匪不過小患,於你三千兵馬儘快平定,我當率領大軍趕往陳倉,迎戰漢中兵馬。” “三……三千!?”樑興愕然的看向武義,蘭池大營三萬大軍,武義只給他三千,其他人馬都要帶走?這跟計劃中不太一樣,他要的是整個蘭池大營軍權啊。 “不夠?”武義皺眉看向樑興。 尋常賊匪,三千兵馬都是看得起對方了,樑興見狀氣勢頓時一弱,點頭道:“足矣,只是漢中此番來勢莫測,將軍萬望小心。” “放心。”武義點點頭,當即命令蘭池大軍集結,糧草沿途縣城自會備齊,無需籌備,當天便出兵。 “黃口小兒,有勇無謀,安能在我之上!?”看著大軍離開的方向,樑興又看了看武義留給自己的那三千兵馬,咬牙切齒道。 在郭汜麾下時,他是大將,能夠獨當一面,後來降了陳默,陳默待他也不錯,官位、俸祿比以前只多不少,但卻是給武義做副將,樑興已是年近半百,久經沙場的老將,如今卻要給個年輕人做副將,聽他差遣,這份落差,也是樑興毫不猶豫選擇背叛陳默的原因,堂堂西涼大將,徐榮、華雄能獨當一面,自己卻要給個能當自己兒子甚至孫子的人做副將,讓他如何能忍? 武義大軍離開,樑興卻並未立刻調兵出營,而是派人打探武義的訊息,直到第三日,武義過長安之後,並未逗留,補充糧草之後繼續西行,同時長安那邊也傳來訊息,張魯確實派遣大將楊任出了陽平關,陳倉、武都告急,樑興這時才算鬆了口氣。 雖然因此留下的兵馬不多,但武義短時間內也回不來了,加上韓暹那裡有兩萬精兵,長安那些士卒也能湊出數千人馬,只要能將長安拿下,將各軍將士家眷的城池掌握在手中,那時不但武義的兵馬會被瞬間瓦解,到時候,恐怕在前線與袁紹作戰的陳默大軍,亦會土崩瓦解,陳默也將徹底除名於諸侯。 在確定武義並未回長安之後,樑興迅速派人前去黃白城通知韓暹,直接繞過黃白城,奔長安而去。 而此時的長安城卻是風平浪靜,臧洪跪坐在自己的衙署中,喝著小酒,微笑著與李泰對弈:“年庚兄似乎心不在此。” “子源說笑了。”李泰搖了搖頭,認真看著眼前的棋局,心中卻還是掛念著局勢,片刻後,看著臧洪道:“子源,那張魯來犯,子源便絲毫未曾擔心?”…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殺局!(推薦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早在三方人馬出現時,系統就又蹦躂了出來,並適時釋出了支線任務! 【叮,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殺局!】 【任務描述:果然,宿主又被人堵了,不想殺宿主的龍套不是好龍套!這次明顯是有三方人都想搞死宿主!宿主該怎麼辦?怎麼辦?】 【任務說明:宿主可選擇逃離戰場或者反殺所有龍套!】 【任務獎勵:成功逃離殺局獎勵五星級抽獎一次! 反殺面前的三方不懷好意之人則獎勵七星級抽獎一次!】 林陌原本確實想先撤再說,自己畢竟還有個七星級的附身,至少也能把自己暫時提升到天人合一中期。 不過文玉堂此人確實算是一個意外之喜,林陌也沒想到還能把這人嘴炮成功了,隨即果斷選擇都宰了,主要他也想能清楚那陸仁賈到底是誰派來的。 時間回到現實,玄哀正一臉複雜的看著林陌,雖然那隱殺所的帶頭人在他之前那種玩命打法下,已近乎重傷。 但最後還是被林陌一套連招給果斷收人頭了,問題還是用的佛門武學。 那好似焚烤一切的火焰,就讓他都有幾分心悸。 林陌拍了拍還在發愣的玄哀道:“還愣著呢,你去幫文大俠,我去把那兩方剩下的人都處理了。” 玄哀點點頭後,仰天大吼一聲,好似要把心中一切鬱悶釋放出來,然後直接圍著陸仁賈就開始暴打! 雖說天下間隱藏的天人合一境高手不少,但能踏上地榜的文玉堂和玄哀顯然都是佼佼者。 就憑玄哀這抗揍能力,先被林陌給差點廢掉,還能短時間恢復過來,差點還單殺了一個天人合一境的強者,可見其實力! 在離開了玄哀的領域後,林陌體內的三分歸元氣自行運轉,察覺到原本耗空的真氣又慢慢補足。 林陌心道:‘這三元歸一真是個BUG技能,特別是搭配上自己這種修煉了《九霄真經》,體內真氣的儲存量本就是同境界高手好幾倍的人。’ 隨即他看向只剩下不到十人的圍殺者,嘴角不由輕蔑的一笑,風神腿在此施展! 開始了他接下來的單方面屠殺! 陸仁賈這時也深感不妙,怎麼一轉眼的功夫自己的同盟就死乾淨了,更麻煩的是這玄哀,和文玉堂不同。 玄哀極具攻擊性,招式威力也極為強悍,而文玉堂更側重於騷擾和纏鬥! 兩人這麼配合下,反而把自己這邊給打的節節敗退。 陸仁賈下意識看了眼林陌的方向,只見最後一個可憐的娃子被林陌一頓連踹直接帶走,不由愈來愈焦急。 隨即他和身旁的美婦對視一眼後,尋一破綻藉機發出一道響箭! 文玉堂和玄哀不知其意,但也猜到了恐怕對方是要藉此聯絡其他的高手前來,因此下手更重三分。…

大宋的變遷 – 462章 花園衝突(上)

小說,小說推薦大宋的變遷丁睿一瞧,原來是四年前認識的熟人劉從德,師父曾經說過此人不是好人,加之又搶了皇帝師兄的愛侶,丁睿早就對他厭惡之極,估摸今日耶律可之事定是他使壞。 當下也顧不得他是什麼小國舅,丁睿趕緊跑上前去喝道:“住手!住手!” 耶律可看到丁睿來了,跑到丁睿身邊,指著劉從德道:“睿哥哥,這無賴自稱是什麼小國舅,想非禮我,還誣賴我毆打什麼錢相的孫子。” 丁睿見耶律可滿臉氣憤,明媚的大眼睛裡滿是水霧,眼看著就要掉下眼淚,丁睿從袍袖裡掏出手絹給耶律可擦去淚水,轉頭對劉從德說道:“劉兄,我等昔日亦跟隨太子有過幾面之緣,其中莫非有何誤會?” 劉從德自持有太后撐腰,本就眼高於頂,而劉美、張耆諸人雖然畏懼吳夢,卻也不會在小輩面前示弱,劉從德、張德一、錢景紓等等官宦子弟一貫在京城橫行霸道,並未將臺灣府眾人放在眼裡。 今日他已然喝高,說話更加肆無忌憚,一對小眼上上下下大量一番丁睿,口不擇言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臺灣府的小神童啊,這小娘子出言無狀,得罪某家,毆打錢相愛孫,對抗禁衛,形同謀逆。”說罷,鼻孔朝天,對丁睿不屑一顧。 丁睿聞言眉頭一皺,想不到劉從德竟然如此不講理,不由斥道:“劉兄,你身為朝廷官員,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小娘子,是何道理?在下也不想為難你,不過今日之事你須給在下一個交待。” 劉從德一滯,想不到丁睿居然如此硬氣,他狂笑道:“要某給你交待,你算老幾?當此處是臺灣府麼?東京城裡有啥事是俺們說了算!爾等宿宮禁衛,還不將擾亂皇宮之逆賊抓獲?” 丁睿見劉從德口出狂言,心甚惡之,他掃視四周,眼見對方有十名宿宮禁衛,加上錢景紓和劉從德,自己和耶律可萬萬不是對手,但他長期受林貴平的教導,即便是在皇宮裡,束手就擒那絕對不是他的作風。 丁睿迅疾做出選擇,附在耶律可耳邊說道:“耶律小娘子,我擋住他們,你快快去天安殿找元兒公主,請她告訴我師父來幫忙。” 耶律可瞅瞅四周,怕丁睿吃虧,扭捏著身子不願走,丁睿撿起地上的樹枝,迅捷出手,禁衛們只覺眼前一花,靠近園門的一名禁衛被掃倒在地,大聲呼疼。 丁睿將耶律可往園門一推,大聲呼喚園門口畏畏縮縮的小內侍道:“小兄弟,速帶她去天安殿找公主。”說罷手持樹枝擋住園門。 耶律可瞅了眼丁睿,知道自己在此處也幫不上忙,還不如趕緊去搬救兵,掉頭便隨著小內侍跑出小花園。 劉從德大怒,喝道:“爾等真是沒用,還不速速將賊人擒獲。” 皇城司自從由藍繼宗執掌後,基本是貫徹陳琳昔日的方略,羅崇勳作為入內侍省副都知根本指揮不動皇城司兵馬,他便想盡辦法摻沙子,從和臺灣府素無瓜葛的河北邊軍中調來一批軍士為皇城司禁衛,以此與藍繼宗對抗。 這一隊禁衛便是從河北禁軍選拔而來,對臺灣府並不熟悉,否則聽到“臺灣府”三字,哪裡還會為難丁睿。 禁衛十將手一揮,十名禁衛抽出腰刀,向丁睿逼近,丁睿卻也不懼,忽然間一聲大喝,橫握樹枝一個魚躍衝前,樹枝結結實實擊打在正前方兩名禁衛的小腿上,兩名禁衛猝不及防,一下子摔了個狗吃屎,丁睿隨即一個翻滾,避開一名禁衛下劈的腰刀,右腿探出又掃倒一個。 他站起身來挽了個槍花,俊臉緊盯劉從德吼道:“劉從德,你有本事自己放馬過來,唆使他人算什麼好漢。” 丁睿話雖是這麼說,心下可不敢大意,須知宿宮禁衛均是軍中精銳,自己瞬間擊倒三人,靠的是出其不意使出舅舅教的怪招,且樹枝長過對方的兵刃而已。 劉從德想不到丁睿如此厲害,雙腿有些顫抖,他鬼心眼一轉,忽然想到若是將事情鬧大,亦是打擊吳夢的一招好棋,於是厲聲喝道:“此小賊居然敢攻擊禁衛,爾等還不將他拿下” 三名禁衛從地上爬起,滿臉羞怒,今日居然一招未使便被十幾歲的少年人放倒在地,十將更是大吃一驚,想不到眼前儒雅的少年身手如此之快。 他手持腰刀指向丁睿道:“汝是何人,竟敢在禁中拒捕,擊傷禁衛軍士,形同謀逆,還不速速放下兵器就擒。”說罷從衣襟裡拿出口哨欲吹。 丁睿搖了搖頭,說道:“今日元日大朝會,你若是吹哨,必然驚動大殿中人,驚擾太后官家事小,讓外邦藩王看了笑話,只怕你吃罪不起。” 十將醒悟過來,吩咐身旁的軍士道:“速去請虞侯帶人前來,就不信此人能插翅飛走不成。”誰知丁睿死死守住園門,那軍士無法出門。 十將無奈,令手下的十名禁衛列出群毆陣型,分進合擊,步步朝著丁睿逼近,丁睿一時間搞了個手忙腳亂,人家不貿然進擊,穩打穩紮,丁睿雙拳難敵四手,頓時節節敗退。…

哥譚怪人 – 第278章 女戰神(上)

小說,小說推薦哥譚怪人那身影離開的很乾脆利落,最後還是雪莉·柏金關的門,她手裡還抱著課本,得益於家裡父母的優良基因,她已經在讀小學最後一年的知識。 十歲,馬上就能升初中,拋去這些,長桌會議陷入了詭異的平靜。 “她會抓住機會殺了你”小丑女率先說道,她是瞭解李祖最多的人。 蝙蝠俠也沒說話,他隱約記得李祖曾經提到過,死過這件事。 只有閃電俠和阿爾弗雷德一臉茫然,對“最後一條命”有些茫然,這世界上不論是誰,不都應該只有一條命嗎?死了,或者生命力太強,沒死成。 幾條命的設定,應該存在於遊戲機裡,比如馬里奧的加命綠蘑菇。 李祖卻不在意的搖頭,說道:“在她殺我之前,她肯定會先完成計劃,摘掉頭盔……沒有把握她肯定寧願什麼也不做,她想獲得自由,就得有一擊殺死我的把握才行,不然只要她失敗我肯定會先把她丟進壁爐裡,去燃燒迎接下個聖誕節。” 除了小丑女,其他人都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只知道李祖又找了個幫手,讓這場戰鬥勝算更大一些。 而且這個人,貌似還想要李祖的命。 看來超級壞蛋的日子,也不是那麼的隨心所欲,蒼老蝙蝠俠想著。 小丑女像個學生,突然舉手。 “悠悠同學,請講!”李祖很是嚴肅的伸手示意對方說話。 小丑女急忙問道:“我們現在算不算超級英雄?” 超級英雄?在座的人,如果從多元宇宙角度來看,只有李祖和小丑女算不上超級英雄,不對,有一陣子小丑女也做過超級英雄。 李祖卻很遺憾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這兒沒有S和蝙蝠,後背也沒披風,很遺憾我們不是超級英雄。” 蝙蝠俠肩膀微微抖著,看得出,他似乎在強忍著什麼。 誰說只有穿這些衣服才算超級英雄了?但試著回想一下,似乎也能發現,這個世界上的超級英雄,在行動之前都喜歡有一套自己的“標誌性的奇裝異服”,這是個不成文的規定。 至於是誰帶起的這個壞習慣,估計是超人?還是第一個到達地球的綠燈俠?說不清了。 …… …… 戰神蝙蝠俠雙膝跪地,雙膝砸出兩個土坑,他高大的身形又矮了不少,讓背後的人能輕易的將高跟鞋踩在他的後背上。 他雙手也不得不伸著,扶著地。 四肢著地的蝙蝠俠,脖子上拴著一條繩子,繩子另一端在個紅短裙女人手中,這畫面多少有點未成年人禁止觀看的意思。 脖子上的真言套索,與身上無形的壓力,將他束縛著難以動彈。 加持在身上的力量只能讓戰鬥僵持罷了,他能感受到身上的力量越來越弱,背後人的生機也即將耗盡,僵持下去也只會是蝙蝠俠勝利,事實就是這樣,他總能勝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