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姜氏老祖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耳邊響起的那個蒼老的聲音,姜雲儘管第一次聽到,也知道那必然就是來自於姜氏一脈的那位老祖! 雖然姜雲不知道那位老祖,此刻置身在什麼地方,但對於這第一百區內發生的一切,他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在監視著這裡。 之前,父親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都沒有阻止,唯獨在這個時候開口。 顯然,父親即將告訴自己的關於天外天的事情,觸犯到了某些隱私,是自己沒有資格,或者是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的,故而這位老祖才會出手,阻止父親繼續說下去。 只是,對方既然是姜氏的老祖,對於父親這位後人,竟然如此殘忍,為了阻止父親說下去,甚至不惜將父親給打的吐血! 這讓姜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但瞬間就被他給深深的隱藏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衝到了父親的身邊,攙扶住了父親的身體道:“父親。” 姜雲的神識也是瞬間沒入了父親的體內,檢視著父親傷勢。 在父親的體內,姜雲依稀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藥力的痕跡,限制住了父親的修為。 “等離開這裡之後,要儘快想辦法弄清楚那種限制修為的丹藥的效用。” “然後,煉製出破解的丹藥,解開父母的封印!” 封無顏也是已經扶住了姜秋陽的另一邊身體,目光悽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姜秋陽擺了擺手,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姜雲清楚的看到,父親此刻的眼中,赫然同樣閃過了一道寒光! 看著父親眼中迅速斂去的寒光,姜雲心中頓時瞭然:“看來,父親對這位老祖,也是有些不滿。” 其實,之前姜雲就有過這方面的懷疑! 那位姜氏老祖,雖然和父親,和自己有著血脈關係,但對方對於父親,並不是太過友好。 不然的話,父親作為姜氏後人,那位老祖又是建立藏老會的強大存在,縱然和藏老會其他大帝之間,彼此制衡。 但是,只要他願意,絕對可以讓父母離開這天外天。 哪怕不能離開四境藏,但至少不用限制他們的修為,讓他們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將父母囚禁在這麼一座小小的村莊之中。 至於那位老祖為什麼會這樣做,姜雲也是想到了很多的原因。 比如說,對方很可能並非姜氏直系一脈的老祖,那麼對於父親這位直系長子,有意壓迫。 或者是,離開了苦域這麼多年,讓他對於姜氏,早就沒有了什麼親情。 亦或是,那位老祖,對這天外天的覬覦之心,已經超過了血脈相連的親情! 姜雲認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姜氏老祖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耳邊響起的那個蒼老的聲音,姜雲儘管第一次聽到,也知道那必然就是來自於姜氏一脈的那位老祖! 雖然姜雲不知道那位老祖,此刻置身在什麼地方,但對於這第一百區內發生的一切,他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在監視著這裡。 之前,父親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都沒有阻止,唯獨在這個時候開口。 顯然,父親即將告訴自己的關於天外天的事情,觸犯到了某些隱私,是自己沒有資格,或者是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的,故而這位老祖才會出手,阻止父親繼續說下去。 只是,對方既然是姜氏的老祖,對於父親這位後人,竟然如此殘忍,為了阻止父親說下去,甚至不惜將父親給打的吐血! 這讓姜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但瞬間就被他給深深的隱藏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衝到了父親的身邊,攙扶住了父親的身體道:“父親。” 姜雲的神識也是瞬間沒入了父親的體內,檢視著父親傷勢。 在父親的體內,姜雲依稀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藥力的痕跡,限制住了父親的修為。 “等離開這裡之後,要儘快想辦法弄清楚那種限制修為的丹藥的效用。” “然後,煉製出破解的丹藥,解開父母的封印!” 封無顏也是已經扶住了姜秋陽的另一邊身體,目光悽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姜秋陽擺了擺手,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姜雲清楚的看到,父親此刻的眼中,赫然同樣閃過了一道寒光! 看著父親眼中迅速斂去的寒光,姜雲心中頓時瞭然:“看來,父親對這位老祖,也是有些不滿。” 其實,之前姜雲就有過這方面的懷疑! 那位姜氏老祖,雖然和父親,和自己有著血脈關係,但對方對於父親,並不是太過友好。 不然的話,父親作為姜氏後人,那位老祖又是建立藏老會的強大存在,縱然和藏老會其他大帝之間,彼此制衡。 但是,只要他願意,絕對可以讓父母離開這天外天。 哪怕不能離開四境藏,但至少不用限制他們的修為,讓他們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將父母囚禁在這麼一座小小的村莊之中。 至於那位老祖為什麼會這樣做,姜雲也是想到了很多的原因。 比如說,對方很可能並非姜氏直系一脈的老祖,那麼對於父親這位直系長子,有意壓迫。 或者是,離開了苦域這麼多年,讓他對於姜氏,早就沒有了什麼親情。 亦或是,那位老祖,對這天外天的覬覦之心,已經超過了血脈相連的親情! 姜雲認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姜氏老祖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耳邊響起的那個蒼老的聲音,姜雲儘管第一次聽到,也知道那必然就是來自於姜氏一脈的那位老祖! 雖然姜雲不知道那位老祖,此刻置身在什麼地方,但對於這第一百區內發生的一切,他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在監視著這裡。 之前,父親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都沒有阻止,唯獨在這個時候開口。 顯然,父親即將告訴自己的關於天外天的事情,觸犯到了某些隱私,是自己沒有資格,或者是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的,故而這位老祖才會出手,阻止父親繼續說下去。 只是,對方既然是姜氏的老祖,對於父親這位後人,竟然如此殘忍,為了阻止父親說下去,甚至不惜將父親給打的吐血! 這讓姜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但瞬間就被他給深深的隱藏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衝到了父親的身邊,攙扶住了父親的身體道:“父親。” 姜雲的神識也是瞬間沒入了父親的體內,檢視著父親傷勢。 在父親的體內,姜雲依稀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藥力的痕跡,限制住了父親的修為。 “等離開這裡之後,要儘快想辦法弄清楚那種限制修為的丹藥的效用。” “然後,煉製出破解的丹藥,解開父母的封印!” 封無顏也是已經扶住了姜秋陽的另一邊身體,目光悽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姜秋陽擺了擺手,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姜雲清楚的看到,父親此刻的眼中,赫然同樣閃過了一道寒光! 看著父親眼中迅速斂去的寒光,姜雲心中頓時瞭然:“看來,父親對這位老祖,也是有些不滿。” 其實,之前姜雲就有過這方面的懷疑! 那位姜氏老祖,雖然和父親,和自己有著血脈關係,但對方對於父親,並不是太過友好。 不然的話,父親作為姜氏後人,那位老祖又是建立藏老會的強大存在,縱然和藏老會其他大帝之間,彼此制衡。 但是,只要他願意,絕對可以讓父母離開這天外天。 哪怕不能離開四境藏,但至少不用限制他們的修為,讓他們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將父母囚禁在這麼一座小小的村莊之中。 至於那位老祖為什麼會這樣做,姜雲也是想到了很多的原因。 比如說,對方很可能並非姜氏直系一脈的老祖,那麼對於父親這位直系長子,有意壓迫。 或者是,離開了苦域這麼多年,讓他對於姜氏,早就沒有了什麼親情。 亦或是,那位老祖,對這天外天的覬覦之心,已經超過了血脈相連的親情! 姜雲認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成帝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關於藏老會,姜雲也有了大致的瞭解,知道是由幾位來自於苦域的大帝所建立的。 而這些大帝,之所以會來到四境藏,則是為了追殺古而來! 他們也的確取得了成果,將古逼得不得不進入了禁地躲藏,無法離開。 縱然古之帝尊要殺姜雲,但是對於古,姜雲卻是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 因為,他的師父,是古,是尊古! 然而現在,父親竟然告訴他,藏老會是由姜氏的一位老祖所建立的。 那豈不就是說,當初追殺古的眾多大帝之中,就有自己姜氏的老祖。 甚至於,這位老祖,還有可能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而藏老會和古之間,已經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那麼,古和姜氏一脈之間,等於同樣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可偏偏,自己也是姜氏一脈的後人,而自己的師父,卻又是古中的至尊。 那豈不意味著,有朝一日,自己將會和師父,反目成仇…… 姜雲驀然抬起頭來,第一次雙目直視著自己的父親,情緒激動的問道:“父親,我們姜氏,沒有參與對於古的追殺,是不是,是不是?” 看著姜雲的樣子,姜秋陽默默的移開了目光,甚至就連一旁的封無顏都是低下了頭去。 身為諸天集域姜氏的建立者,雖然姜秋陽沒有直接和古不老打過交道,沒有和古不老師兄弟四人打過交道,但當他見到了古不老之後,就已經明白,古不老,就是尊古的轉世! 原本,古不老是誰,和他姜秋陽的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但是,自從他留在姜雲魂中的神識分身甦醒之後,讓他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拜在了古不老的門下,成為了古不老的弟子。 而古不老,對於自己的兒子,也是有著數次的救命之恩。 最近的那次,就是為了讓姜雲順利進入諸天集域,都不惜和巡天使者等所有的大天尊抗衡! 因此,此刻,他沒有辦法去回答姜雲的問題。 良久之後,姜秋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應該得到了貫天宮吧!” “貫天宮,實際上,就是我姜氏之物。” “當年為父第一次闖入四境藏,之所以能夠平安離去,就是因為有我姜氏一脈老祖背後的支援,故意以闖過貫天宮為由,放我離開了。” 姜秋陽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姜雲的問題,但是他的這句話,卻等於是給出了答案。 姜氏老祖,作為藏老會的創造者,都能讓父親自由進出四境藏,說明他的權力之大,豈能沒有參與追殺古之事!…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成帝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關於藏老會,姜雲也有了大致的瞭解,知道是由幾位來自於苦域的大帝所建立的。 而這些大帝,之所以會來到四境藏,則是為了追殺古而來! 他們也的確取得了成果,將古逼得不得不進入了禁地躲藏,無法離開。 縱然古之帝尊要殺姜雲,但是對於古,姜雲卻是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 因為,他的師父,是古,是尊古! 然而現在,父親竟然告訴他,藏老會是由姜氏的一位老祖所建立的。 那豈不就是說,當初追殺古的眾多大帝之中,就有自己姜氏的老祖。 甚至於,這位老祖,還有可能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而藏老會和古之間,已經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那麼,古和姜氏一脈之間,等於同樣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可偏偏,自己也是姜氏一脈的後人,而自己的師父,卻又是古中的至尊。 那豈不意味著,有朝一日,自己將會和師父,反目成仇…… 姜雲驀然抬起頭來,第一次雙目直視著自己的父親,情緒激動的問道:“父親,我們姜氏,沒有參與對於古的追殺,是不是,是不是?” 看著姜雲的樣子,姜秋陽默默的移開了目光,甚至就連一旁的封無顏都是低下了頭去。 身為諸天集域姜氏的建立者,雖然姜秋陽沒有直接和古不老打過交道,沒有和古不老師兄弟四人打過交道,但當他見到了古不老之後,就已經明白,古不老,就是尊古的轉世! 原本,古不老是誰,和他姜秋陽的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但是,自從他留在姜雲魂中的神識分身甦醒之後,讓他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拜在了古不老的門下,成為了古不老的弟子。 而古不老,對於自己的兒子,也是有著數次的救命之恩。 最近的那次,就是為了讓姜雲順利進入諸天集域,都不惜和巡天使者等所有的大天尊抗衡! 因此,此刻,他沒有辦法去回答姜雲的問題。 良久之後,姜秋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應該得到了貫天宮吧!” “貫天宮,實際上,就是我姜氏之物。” “當年為父第一次闖入四境藏,之所以能夠平安離去,就是因為有我姜氏一脈老祖背後的支援,故意以闖過貫天宮為由,放我離開了。” 姜秋陽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姜雲的問題,但是他的這句話,卻等於是給出了答案。 姜氏老祖,作為藏老會的創造者,都能讓父親自由進出四境藏,說明他的權力之大,豈能沒有參與追殺古之事!…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成帝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關於藏老會,姜雲也有了大致的瞭解,知道是由幾位來自於苦域的大帝所建立的。 而這些大帝,之所以會來到四境藏,則是為了追殺古而來! 他們也的確取得了成果,將古逼得不得不進入了禁地躲藏,無法離開。 縱然古之帝尊要殺姜雲,但是對於古,姜雲卻是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 因為,他的師父,是古,是尊古! 然而現在,父親竟然告訴他,藏老會是由姜氏的一位老祖所建立的。 那豈不就是說,當初追殺古的眾多大帝之中,就有自己姜氏的老祖。 甚至於,這位老祖,還有可能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而藏老會和古之間,已經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那麼,古和姜氏一脈之間,等於同樣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可偏偏,自己也是姜氏一脈的後人,而自己的師父,卻又是古中的至尊。 那豈不意味著,有朝一日,自己將會和師父,反目成仇…… 姜雲驀然抬起頭來,第一次雙目直視著自己的父親,情緒激動的問道:“父親,我們姜氏,沒有參與對於古的追殺,是不是,是不是?” 看著姜雲的樣子,姜秋陽默默的移開了目光,甚至就連一旁的封無顏都是低下了頭去。 身為諸天集域姜氏的建立者,雖然姜秋陽沒有直接和古不老打過交道,沒有和古不老師兄弟四人打過交道,但當他見到了古不老之後,就已經明白,古不老,就是尊古的轉世! 原本,古不老是誰,和他姜秋陽的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但是,自從他留在姜雲魂中的神識分身甦醒之後,讓他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拜在了古不老的門下,成為了古不老的弟子。 而古不老,對於自己的兒子,也是有著數次的救命之恩。 最近的那次,就是為了讓姜雲順利進入諸天集域,都不惜和巡天使者等所有的大天尊抗衡! 因此,此刻,他沒有辦法去回答姜雲的問題。 良久之後,姜秋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應該得到了貫天宮吧!” “貫天宮,實際上,就是我姜氏之物。” “當年為父第一次闖入四境藏,之所以能夠平安離去,就是因為有我姜氏一脈老祖背後的支援,故意以闖過貫天宮為由,放我離開了。” 姜秋陽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姜雲的問題,但是他的這句話,卻等於是給出了答案。 姜氏老祖,作為藏老會的創造者,都能讓父親自由進出四境藏,說明他的權力之大,豈能沒有參與追殺古之事!…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二章 不準入苦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此刻的姜雲,非但是連一個字都已經說不出來,而且甚至覺得自己快要喘不上來氣了。 因為父親所說的這些事情,實在是太過出人意料,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讓他一時之間,真的是有點難以法接受。 諸天集域,是苦域的強者開闢出來,他相信,也不難理解。 就像是諸天集域會開闢出無數個下域一樣。 但是,苦域開闢出集域的目的,竟然只是為了將魘獸的魂,給分散開來,阻止魘獸的甦醒。 而魘獸不甘心之下,竟然在夢中,讓集域生靈也走上修行之路,出現了所謂的集境大能,反過來去抗衡苦域,去讓它自己重新甦醒。 甚至,就連兩界域花所結出的果實,竟然都是為了魘獸自己甦醒而用。 也就是說,一切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魘獸!不過,這倒是讓姜雲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所在諸天集域的魘獸,地位會無比的超然。 不管是當初的父親,還是忘老,甚至就連寂滅大帝等等任何強者,一旦進入諸天集域,對於魘獸,都是十分的忌憚。 或許,有人敢於去反抗魘獸,也去如此做了,但顯然是沒有人能夠成功。 因為,魘獸太過強大!只是,姜雲卻想不明白,為什麼魘獸會如此強大,它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 大帝,已經是修士修行的極致了,是修士所能站的最高之處了。 然而就連大帝,都無法去抗衡魘獸,甚至是魘獸的一絲分魂!古往今來,苦集滅道,四大境也好,四大域也罷,誕生過了多少驚才絕豔的大能強者。 他們開創過一個又一個的奇蹟,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度。 可直到現在,卻仍然無法奈何得了魘獸,以至於還出現了所謂的域戰。 看著姜雲低頭沉思不語,姜秋陽和封無顏也都是保持著沉默。 他們自然能夠理解此刻姜雲心中的感受,所以給姜雲一些時間去消化這些事情。 因為他們當初知曉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是和姜雲有著同樣的震驚。 良久之後,姜秋陽才接著開口道:“你一定在想魘獸的來歷,我可以告訴你。” “魘獸,應該是來自於真域!” 真域!姜雲的心中又是重重一跳道:“魘獸如果是來自於真域,那它的實力之強,更是難以想象。” “因為等於魘獸是憑藉著它的一己之力,硬是以夢境開闢出了和真域分庭抗禮的幻域。” 然而,就在姜雲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並沒有察覺到,在他體內,有著一滴紅色的鮮血。 其內盤坐著的一個模糊人影,忽然發出了一聲充滿了不屑的冷哼。 姜秋陽點點頭道:“魘獸的實力,的確是強大到了讓人難以想象的程度。”…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二章 不準入苦

小說,小說推薦道界天下此刻的姜雲,非但是連一個字都已經說不出來,而且甚至覺得自己快要喘不上來氣了。 因為父親所說的這些事情,實在是太過出人意料,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讓他一時之間,真的是有點難以法接受。 諸天集域,是苦域的強者開闢出來,他相信,也不難理解。 就像是諸天集域會開闢出無數個下域一樣。 但是,苦域開闢出集域的目的,竟然只是為了將魘獸的魂,給分散開來,阻止魘獸的甦醒。 而魘獸不甘心之下,竟然在夢中,讓集域生靈也走上修行之路,出現了所謂的集境大能,反過來去抗衡苦域,去讓它自己重新甦醒。 甚至,就連兩界域花所結出的果實,竟然都是為了魘獸自己甦醒而用。 也就是說,一切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魘獸!不過,這倒是讓姜雲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所在諸天集域的魘獸,地位會無比的超然。 不管是當初的父親,還是忘老,甚至就連寂滅大帝等等任何強者,一旦進入諸天集域,對於魘獸,都是十分的忌憚。 或許,有人敢於去反抗魘獸,也去如此做了,但顯然是沒有人能夠成功。 因為,魘獸太過強大!只是,姜雲卻想不明白,為什麼魘獸會如此強大,它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 大帝,已經是修士修行的極致了,是修士所能站的最高之處了。 然而就連大帝,都無法去抗衡魘獸,甚至是魘獸的一絲分魂!古往今來,苦集滅道,四大境也好,四大域也罷,誕生過了多少驚才絕豔的大能強者。 他們開創過一個又一個的奇蹟,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度。 可直到現在,卻仍然無法奈何得了魘獸,以至於還出現了所謂的域戰。 看著姜雲低頭沉思不語,姜秋陽和封無顏也都是保持著沉默。 他們自然能夠理解此刻姜雲心中的感受,所以給姜雲一些時間去消化這些事情。 因為他們當初知曉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是和姜雲有著同樣的震驚。 良久之後,姜秋陽才接著開口道:“你一定在想魘獸的來歷,我可以告訴你。” “魘獸,應該是來自於真域!” 真域!姜雲的心中又是重重一跳道:“魘獸如果是來自於真域,那它的實力之強,更是難以想象。” “因為等於魘獸是憑藉著它的一己之力,硬是以夢境開闢出了和真域分庭抗禮的幻域。” 然而,就在姜雲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並沒有察覺到,在他體內,有著一滴紅色的鮮血。 其內盤坐著的一個模糊人影,忽然發出了一聲充滿了不屑的冷哼。 姜秋陽點點頭道:“魘獸的實力,的確是強大到了讓人難以想象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