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7-和阿良的賭注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很顯然,阿柔相信了姬賊這個說辭,當即歡歡喜喜,開開心心。 “去吧,找黎婭給你挑一身漂亮的衣服,回去的時候,也好風風光光的。黎婭做過維祕模特,眼光還是不錯的。” 阿柔學著阿良他們行禮的時候的模樣,抱拳喊了一聲是。 只是當姬賊看到了阿柔抱起來的拳頭時,嘴角不由得抽搐。 右手搭左手···你媽的這不是行禮,是報喪。 雖說阿柔抱拳禮給搞錯了,不過姬賊也沒有說什麼,還是溫柔的讓阿柔去了。 比及阿柔歡歡喜喜而去,姬賊鬆了一口氣,嘴角勾著笑了。 他並沒有和阿柔明說自己也跟著去是幹嘛的,阿柔自然也不知道。 只不過,阿柔不知道,並不代表沒有人不知曉。 例如易。 姬賊想的是什麼,易一下子就猜中了。 姬賊之所以也要求著要跟著去,並不是因為上一次太著急的緣故。 而是,既然阿柔已經認了姬賊,決定投降了,那麼,姬賊這個主事人要是不去露露面,宣揚宣揚仁義的話,順便收一波虎豹山脈的心,豈不是太可惜了? 明著是去看阿柔家鄉,暗地裡,姬賊是去收買人心去了。 這不是麼,在知道易已經看出來了自己想法的情況下,姬賊吩咐易下去安排,安排自己明天要前往虎豹山脈所需的一應事務。 易答應一聲後退了下去。 當天無話,次一日天明,姬賊收拾的緊稱利落,將太陽平原一應大小事務交給高山,雄鷹,易,白牙,阿石與眾負責人處理,而後,他親自領著黎婭,阿良,土山,泰,狩,阿晃,阿觀,阿正等八人,隨著阿柔,往虎豹山脈而去。 往常姬賊出入除了土山泰之外,那都是數十名虎賁近衛跟隨,好幾十人,排面十足。 但只有今天,卻只有這可憐的八個人。 這讓阿柔意外的同時還有些感激。 感激姬賊的信任。 雖說虎豹山脈只剩下了婦女兒童,但怎麼說,還是有兩千人的。 姬賊就帶了這八個人過去,要是自己翻臉,兩千人一擁而上,也能堆死你這八個人啊。 女人怎麼了,女人多了,人海戰術也照樣有用。 算上姬賊與阿柔,十個人,一虎九狼騎,優哉遊哉向前而行。…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6-阿柔拜服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姬賊聞言笑了:“撤退當然是要撤退的,不過易,咱們撤退不假,難不成,這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就不要了?” 易:“???不是大王,沒說不要啊。” “你看,咱們把當地族人全都遷徙走,可不就留下了一個空虛的太陽部落麼?就算是,回去之後各個大公會過來補缺,可不管是收拾安排,還是準備什麼的,不都得需要時間麼?就算按照最快的速度,各位大公等到過年之後出發,不算路上日子,那至少也得等來年四五月了。這中間空懸這麼多時間,讓太陽部落閒置啊?” 易呃了一聲:“那大王您的意思?” “我意思先安排人在這守著,等各地大公交還及接收工作完成之後,再把人撤走。所以嘛,這次從妹子那要來的食物,就是給留守的族人準備的食糧。” 易若有所思:“那大王,您打算,讓誰留下?” 姬賊笑了:“白牙這一路西征過來,所展現出來的能力不弱,你覺得,讓他怎麼樣?順便,再幫襯著把太陽部落給簡單收拾一下,這樣一來,等後面各地大公來了之後,重新建設起來也沒有這麼麻煩。” 易想了想:“白牙雖然有這個能力,可是,白牙並沒有這樣的威望讓大家都聽他的。而且大王,如果咱們要留下族人在太陽部落看著的話,留多少人,還是個問題呢。” 姬賊嗯了一聲:“這個我當然知道,白牙的話,自然不能做主的,只是留他來幫忙輔佐而已。” “輔佐?”易聞言一愣:“那大王,您是打算留···” 還沒等易話說完,山洞外面,就傳來了阿良不耐煩的喊聲:“大王,大王,我認輸了!我來抄名字了!別說兩千三百九十二遍,就是兩萬遍,我也認了!” 姬賊聞聲勾起嘴角而笑,衝易點點頭,下巴向外一挑:“喏,這不是來了麼。” 易隨即明白了姬賊意思,跟著呵呵笑了起來。 倆人在這笑著,阿良就氣沖沖走了起來,臉上一副壓不下去的火氣,正想要說,忽地看到了姬賊和易都在笑,楞了一下,張口問道:“大王,易,你們笑什麼?” 姬賊擺擺手直說無事,隨便笑笑。 易也是頷首羞澀而笑,並不明說。 倆人這個表現,讓阿良心中各種的忐忑不安,渾身雞皮疙瘩不住的冒:“不是大王,您有話直接說就成,別這樣笑行麼,怪嚇人的。” 姬賊:“···” 揮了揮袍袖,姬賊問道:“先別說那麼多廢話,我問你,交給你的任務,你完成的怎麼樣了?” 阿良哼了一聲,賭氣坐在了旁邊:“別提了,大王,不是我不願意,是阿柔那個女人實在是太氣人了。” “怎麼,你又跟她吵架被她揍了一頓?” 讓姬賊一句話說中了心事,阿良憋紅了一張臉:“大,大王!您,您怎麼能這樣胡說呢!就憑她阿柔,也配收拾我?我讓她兩隻手我。” 耳中聽著阿良嘴硬的說辭,姬賊搖頭而笑,心說你讓不讓結果不都是一樣捱揍麼? 讓了的話,還能證明一下你大度,輸了也有說辭。 你不讓的話,讓人暴揍一頓,怎麼想,怎麼難看不是。…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4-活著,便是萬幸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雖然說與太陽部落的戰鬥已經結束,太陽部落各個領地散落的六萬族人,也全都讓姬賊給暫時遷徙到了太陽平原。 但總的來說,太陽部落留下的各處領地,姬賊還是要派人去進行防守的,不然的話,這要是不留神被流浪者或者外部勢力流竄進來的話,影響還是挺大的。 早早的聽到姬賊過來,阿虎連忙帶著手下族人出來迎接。 見到姬賊,阿虎向前一步,抱拳拱手尊一聲大王。 姬賊見到阿虎之後便忍不住微笑,伸手將阿虎拉起來的時候口中同時道:“阿虎,咱們也算是老相識了,客氣話就免了。怎麼樣,你來這青虎平原防守也有半個月了吧,感覺這地方怎麼樣?” 阿虎一邊領著姬賊往回走,一邊道:“這地方還算行,雖然因為乾旱讓土地變得沒有什麼活力,不過仔細看的話,還是不錯的,如果下幾場雨,再按照阿偉恢復地力的辦法來處理的話,還當得起肥沃兩個字。不過···” 姬賊聽得入了神,聽到阿虎這麼一說,立刻反問道:“不過什麼?” 阿虎嘶了一聲:“不過這地方位置不是太好,地雖然好,可是位置在太陽部落外圍,在周邊都是山脈保護下,這青虎平原沒有一個可以防守的險峻,不好防備敵人從青虎平原外面入侵過來。如果想要守住的話,還得需要在邊界建立一道關才行,只是青虎平原那麼大,修建關卡的話,不管是材料還是人力,都要比其他領地多得多。” 說話的時候,已經是進了軍鬥部營寨,來到了大帳前。 阿虎掀開帳簾,讓姬賊進去。 比及所有人都進來了,阿虎方才跟著走入。 進來後大家分別落了座,阿虎更是客氣的為大家倒水解渴。 把水杯遞給到姬賊手中,阿虎就靜靜的站在那,等待著姬賊發話。 但瞧見,姬賊手裡端著水杯,自己在那思考,有半天,方才抬頭:“就是多的再多,青虎平原的關卡也不能扔下了,這地方往南就是向陽平原和太陽平原,地理位置關鍵不說,還是太陽部落十一個領地之中,少有的平原地帶,不可能放棄了。這樣,阿虎你先勘察一下現場地形,等以後回了神都,由漓火部落,擔起建設的問題。” 獸血雄鷹他們都不說話。 阿虎抱拳恭敬的答應了一聲,口中說了一聲是。 姬賊抿了一口水,放下了杯子:“除了這些,青虎平原還有其他的問題沒有?” 阿虎想了想,然後搖頭:“應該沒了,不過有些地方我也說不準,還得大王您親自看看才行。” 姬賊點頭:“這是應該的,本來我打算就是回軍之前,好好勘察一下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的地形。” 阿虎一愣:“大王您打算回軍了麼?” 姬賊笑著點頭:“沒錯,現在馬上就進入十月份了,還有兩個月就過年了,我原本打算,趁著過年之前回到部落呢。” 阿虎遲疑一聲:“那大王,列山他,找到了麼?” 阿虎一說這個,姬賊笑容一僵,雄鷹他們在旁邊心說糟了,阿虎這咋什麼都亂說呢。 原本大王都已經把這件事給翻過去了,列山找到不找到,已經不重要,怎麼阿虎又提起來了呢。 這不,好幾個大公都不斷的給阿虎使眼色。…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3-失蹤了正好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當前往找尋列山的隊伍陸續回來,姬賊連忙拉住人問道:“怎麼樣,找到了沒有?” 所有族人都低著頭,不好意思與姬賊對視。 負責帶隊尋找的狩硬著頭皮,衝姬賊道:“大王,找了這快十天了,還是沒有找到列山的下落,說不定,列山已經沒了。” 雄鷹高山也勸姬賊:“是啊大王,反正現在也不需要列山來安撫太陽族人了,易已經是把局勢穩定住了,有沒有列山都無所謂的。” 姬賊心說怎麼可能說是有沒有列山都無所謂呢? 別人不知道,他姬賊難道還不知道麼? 列山那是未來的炎帝,未來的始祖之一,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聖人。 雖然自己好幾次嚇唬列山說要殺了他,可你給姬賊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這麼做。 到不說是姬賊膽小,而是,姬賊常懷有敬畏之心。 “再找找。”姬賊沉吟一聲說道:“就算是被路上猛獸吃了,現場也應該會有骨頭渣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姬賊更是下令擴大搜尋範圍,不只是在太陽平原向虎豹山脈這一條路來回耽誤浪費時間,整個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都要找一個遍。 哪怕是把這些土地全都翻一個個,也得找到列山下落。 姬賊這麼決然態度,讓大家都無可奈何,只能是照著姬賊命令去了。 比及眾人都散去了尋找列山之後,黎婭打著哈欠走向姬賊:“阿賊,要找你去找吧,我不去了,這些天可累死我了。我真搞不明白,他列山又不是你的兒子,丟了就丟了唄,還找他幹嘛去?” 姬賊聞言嘴角抽搐,剛想斥責黎婭兩句胡說八道,雄鷹和高山也在一旁邊答話道:“是啊大王,這列山沒了就沒了,原本咱們考慮的還是要是列山作亂怎麼辦,這下好了,他失蹤了,易也穩住了情況,有列山沒列山都無所謂。” 大家都這麼說,姬賊也不好反駁了,只能是心裡來一句你們不懂,就算是列山對自己沒威脅,那也得留著他啊。 大家想不明白,姬賊也不說,轉而是,心裡帶著事的和眾人商量有關於部落安排的事情。 一晃又是十天過去,日子已經進入九月下旬。 太陽部落各處的領地,都已經找了一個遍,活不見人。 倒是找到了幾具孩童屍骨。 把找來的這些屍骨全都拿給姬賊看,姬賊也不確定這裡面有沒有列山的,沒別的原因,主要是那些野獸啃的太乾淨了。 這怎麼可能分辨出來?就真是有,你也認不出來是不是他啊。 將近一個月的尋找,把族人們都給折磨的不輕,這麼些天,姬賊也冷靜了下來。 列山不管是失蹤還是遇害,又或者是主動離開,自己都無法選擇並修改的。 身為未來炎帝,聖人之一,他的每一個舉動都是必然發生的。…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2-列山失蹤了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雪說的全都是實話。 麵粉的確是要比獵物貴。 在漓火部落,一頭二三百斤重的獵物,價格在二百到三百貨幣之間來回浮動。 雖然看起來像是一貨幣一斤肉,不過宰殺放血剝皮剔骨之後,差不多也就是沒多少了。 可麵粉不一樣,一百斤的麵粉,那就是兩百貨幣。 在姬賊沒有讓烏斯瑪做出來稱重用的秤之前,那都是一瓦罐的麵粉一百貨幣,那時候,因為小麥沒有大量種植,價格更加高。 後來秤做出來了,小麥也普及了,麵粉的價格,這才降了下來。 不過饒是如此,對比獵物,麵粉的價格,還是有些高了呢。 這也是為啥,當小姬煥說出用麵粉來補缺的時候,雪不同意。 首先,麵粉貴重是另外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麵粉的運輸,遠沒有獵物便利。 畢竟獵物可以趕著走,而麵粉,需要人力來運送,這中間所需要的經費,不還是部落裡拿錢嘛? 把顧慮一說,小姬煥搖頭,甚至還衝著雪道:“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楞了一下:“錯了?什麼錯了?哪錯了?” 小姬煥伸出來兩根手指:“首先,麵粉貴沒錯,可是再貴,他能有人貴麼?父親大人說過,人對於咱們聯邦來說,才是最貴的。然後才是領地,最後才是食物。有了人,就有領地,有了領地,才能有食物,所以我說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唔了一聲。 小姬煥又道:“還有母親大人您說送麵粉價格太高,還是錯。” 雪無語:“為什麼?” “那是因為母親大人你下意識的就把運送麵粉想到人身上了,要是,咱們用那送給父親大人的四千頭獵物來運送麵粉呢?” 雪楞了一下。 小姬煥攤開手:“這不就簡單多了,還省事多了,咱麼,也不用拿出來太多的運送費了啊。” 雪聽到這話都驚住了,別說是雪,就是榛和薇朵,兩個人也都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小姬煥。 沒別的,這太逆天了。 就是對比當初同年紀就可以造字的小倉頡,也不遑多讓。 要是說,現在小姬煥年齡是十歲左右,提出來這個觀點也就提出來了,也沒有什麼。 現在他才七歲啊。…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2-列山失蹤了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雪說的全都是實話。 麵粉的確是要比獵物貴。 在漓火部落,一頭二三百斤重的獵物,價格在二百到三百貨幣之間來回浮動。 雖然看起來像是一貨幣一斤肉,不過宰殺放血剝皮剔骨之後,差不多也就是沒多少了。 可麵粉不一樣,一百斤的麵粉,那就是兩百貨幣。 在姬賊沒有讓烏斯瑪做出來稱重用的秤之前,那都是一瓦罐的麵粉一百貨幣,那時候,因為小麥沒有大量種植,價格更加高。 後來秤做出來了,小麥也普及了,麵粉的價格,這才降了下來。 不過饒是如此,對比獵物,麵粉的價格,還是有些高了呢。 這也是為啥,當小姬煥說出用麵粉來補缺的時候,雪不同意。 首先,麵粉貴重是另外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麵粉的運輸,遠沒有獵物便利。 畢竟獵物可以趕著走,而麵粉,需要人力來運送,這中間所需要的經費,不還是部落裡拿錢嘛? 把顧慮一說,小姬煥搖頭,甚至還衝著雪道:“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楞了一下:“錯了?什麼錯了?哪錯了?” 小姬煥伸出來兩根手指:“首先,麵粉貴沒錯,可是再貴,他能有人貴麼?父親大人說過,人對於咱們聯邦來說,才是最貴的。然後才是領地,最後才是食物。有了人,就有領地,有了領地,才能有食物,所以我說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唔了一聲。 小姬煥又道:“還有母親大人您說送麵粉價格太高,還是錯。” 雪無語:“為什麼?” “那是因為母親大人你下意識的就把運送麵粉想到人身上了,要是,咱們用那送給父親大人的四千頭獵物來運送麵粉呢?” 雪楞了一下。 小姬煥攤開手:“這不就簡單多了,還省事多了,咱麼,也不用拿出來太多的運送費了啊。” 雪聽到這話都驚住了,別說是雪,就是榛和薇朵,兩個人也都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小姬煥。 沒別的,這太逆天了。 就是對比當初同年紀就可以造字的小倉頡,也不遑多讓。 要是說,現在小姬煥年齡是十歲左右,提出來這個觀點也就提出來了,也沒有什麼。 現在他才七歲啊。…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2-列山失蹤了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雪說的全都是實話。 麵粉的確是要比獵物貴。 在漓火部落,一頭二三百斤重的獵物,價格在二百到三百貨幣之間來回浮動。 雖然看起來像是一貨幣一斤肉,不過宰殺放血剝皮剔骨之後,差不多也就是沒多少了。 可麵粉不一樣,一百斤的麵粉,那就是兩百貨幣。 在姬賊沒有讓烏斯瑪做出來稱重用的秤之前,那都是一瓦罐的麵粉一百貨幣,那時候,因為小麥沒有大量種植,價格更加高。 後來秤做出來了,小麥也普及了,麵粉的價格,這才降了下來。 不過饒是如此,對比獵物,麵粉的價格,還是有些高了呢。 這也是為啥,當小姬煥說出用麵粉來補缺的時候,雪不同意。 首先,麵粉貴重是另外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麵粉的運輸,遠沒有獵物便利。 畢竟獵物可以趕著走,而麵粉,需要人力來運送,這中間所需要的經費,不還是部落裡拿錢嘛? 把顧慮一說,小姬煥搖頭,甚至還衝著雪道:“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楞了一下:“錯了?什麼錯了?哪錯了?” 小姬煥伸出來兩根手指:“首先,麵粉貴沒錯,可是再貴,他能有人貴麼?父親大人說過,人對於咱們聯邦來說,才是最貴的。然後才是領地,最後才是食物。有了人,就有領地,有了領地,才能有食物,所以我說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唔了一聲。 小姬煥又道:“還有母親大人您說送麵粉價格太高,還是錯。” 雪無語:“為什麼?” “那是因為母親大人你下意識的就把運送麵粉想到人身上了,要是,咱們用那送給父親大人的四千頭獵物來運送麵粉呢?” 雪楞了一下。 小姬煥攤開手:“這不就簡單多了,還省事多了,咱麼,也不用拿出來太多的運送費了啊。” 雪聽到這話都驚住了,別說是雪,就是榛和薇朵,兩個人也都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小姬煥。 沒別的,這太逆天了。 就是對比當初同年紀就可以造字的小倉頡,也不遑多讓。 要是說,現在小姬煥年齡是十歲左右,提出來這個觀點也就提出來了,也沒有什麼。 現在他才七歲啊。…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0-可難吃了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負責人觀賞區這邊一喊,戲臺前的族人全都聽到了,一個個的,紛紛詫異:“什麼?阿茵大人?” 這下子,可以說是熱鬧開了。 原先開始大家要麼席地而坐,要麼就帶一張板凳,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像是上課認真聽講的好孩子。 再瞧這麼會,大家全都站起來了,一個個的,紛紛往臺上去瞧。 阿茵直接鬧了個臉紅。 她就是怕認出來,才讓薇朵往自己腮邊抹了許多粉紅,結果還是被認出來了。 正當是阿茵侷促不安的時候,一聲鑼響,戲劇開始。 演阿劫的那位和演姬賊的那位,都按照阿茵挑出來的的毛病進行改正,很快的就入了戲,就是阿茵剛開始因為害羞,好幾次對話對臺詞都搭不上。 雖然下面看戲的族人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阿茵的身份上,也沒有幾個人去注意阿茵的尬演。 但阿茵可是一個嚴格要求自己的人,尤其是,答應了雪幫忙之後,這要是事情讓自己搞砸了,那阿茵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雪? 抬頭悄悄的往雪所在的位置去瞧,見雪抱著小嫘祖,臉上帶著微笑歡喜,一點責怪自己的意思都沒有,阿茵更加慚愧了,她心裡下定決心,豁出去了,也要演好。 深吸一口氣,阿茵調整心態,逐漸對答如流,拋開了拘束,倒是很快的有了改變。 負責人觀賞區上的眾人紛紛詢問烏斯瑪:“烏斯瑪,你這什麼時候不聲不響的讓阿茵進了戲臺啊?怎麼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別說大家了,烏斯瑪都好奇。 今早上自己開完會回去的吃飯的時候,阿茵也只是說了帶著閨女來戲劇臺上看看,並沒有說演戲啊? 怎麼?阿茵這是看別人演得太醜了,要自己上去? 沒道理啊,阿茵啥性格自己這當丈夫的還不知道麼?超過十個人的注視,她都能緊張的說不上來話。 這現場都好幾百了好麼。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烏斯瑪腦袋裡一團漿糊,他也不好下去去問,大家來問他,他就尬笑兩聲,權且遮了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阿茵越發的得心應手,對木蓮這個角色的理解,也更加的通徹。 原本啊,前來看戲的族人們都為阿茵的身份感到詫異而不去看戲,後來,隨著阿茵越演越真,大家都不自覺的深陷其中。 就好比說,阿茵戲中勸話阿劫,明著是為阿劫去死,暗地裡,卻是拱火阿劫和姬賊的戲,不管是神態上還是小動作,又或者是臺詞表情,阿茵所展現給大家的,是完完全全的,一個招人憎恨,婊裡婊氣的角色。 有入戲過深的族人,甚至站起來在下面起鬨讓演姬賊的族人用軒轅劍砍了阿茵的木蓮。 烏斯瑪聽到下面族人這樣的起鬨,心裡擔心的不行,他是知道阿茵脾氣的,不能受到驚嚇,這好容易像那個樣子了,要是再被族人們這言語一嚇,給破了功可怎麼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0-可難吃了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負責人觀賞區這邊一喊,戲臺前的族人全都聽到了,一個個的,紛紛詫異:“什麼?阿茵大人?” 這下子,可以說是熱鬧開了。 原先開始大家要麼席地而坐,要麼就帶一張板凳,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像是上課認真聽講的好孩子。 再瞧這麼會,大家全都站起來了,一個個的,紛紛往臺上去瞧。 阿茵直接鬧了個臉紅。 她就是怕認出來,才讓薇朵往自己腮邊抹了許多粉紅,結果還是被認出來了。 正當是阿茵侷促不安的時候,一聲鑼響,戲劇開始。 演阿劫的那位和演姬賊的那位,都按照阿茵挑出來的的毛病進行改正,很快的就入了戲,就是阿茵剛開始因為害羞,好幾次對話對臺詞都搭不上。 雖然下面看戲的族人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阿茵的身份上,也沒有幾個人去注意阿茵的尬演。 但阿茵可是一個嚴格要求自己的人,尤其是,答應了雪幫忙之後,這要是事情讓自己搞砸了,那阿茵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雪? 抬頭悄悄的往雪所在的位置去瞧,見雪抱著小嫘祖,臉上帶著微笑歡喜,一點責怪自己的意思都沒有,阿茵更加慚愧了,她心裡下定決心,豁出去了,也要演好。 深吸一口氣,阿茵調整心態,逐漸對答如流,拋開了拘束,倒是很快的有了改變。 負責人觀賞區上的眾人紛紛詢問烏斯瑪:“烏斯瑪,你這什麼時候不聲不響的讓阿茵進了戲臺啊?怎麼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別說大家了,烏斯瑪都好奇。 今早上自己開完會回去的吃飯的時候,阿茵也只是說了帶著閨女來戲劇臺上看看,並沒有說演戲啊? 怎麼?阿茵這是看別人演得太醜了,要自己上去? 沒道理啊,阿茵啥性格自己這當丈夫的還不知道麼?超過十個人的注視,她都能緊張的說不上來話。 這現場都好幾百了好麼。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烏斯瑪腦袋裡一團漿糊,他也不好下去去問,大家來問他,他就尬笑兩聲,權且遮了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阿茵越發的得心應手,對木蓮這個角色的理解,也更加的通徹。 原本啊,前來看戲的族人們都為阿茵的身份感到詫異而不去看戲,後來,隨著阿茵越演越真,大家都不自覺的深陷其中。 就好比說,阿茵戲中勸話阿劫,明著是為阿劫去死,暗地裡,卻是拱火阿劫和姬賊的戲,不管是神態上還是小動作,又或者是臺詞表情,阿茵所展現給大家的,是完完全全的,一個招人憎恨,婊裡婊氣的角色。 有入戲過深的族人,甚至站起來在下面起鬨讓演姬賊的族人用軒轅劍砍了阿茵的木蓮。 烏斯瑪聽到下面族人這樣的起鬨,心裡擔心的不行,他是知道阿茵脾氣的,不能受到驚嚇,這好容易像那個樣子了,要是再被族人們這言語一嚇,給破了功可怎麼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0-可難吃了

小說,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負責人觀賞區這邊一喊,戲臺前的族人全都聽到了,一個個的,紛紛詫異:“什麼?阿茵大人?” 這下子,可以說是熱鬧開了。 原先開始大家要麼席地而坐,要麼就帶一張板凳,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像是上課認真聽講的好孩子。 再瞧這麼會,大家全都站起來了,一個個的,紛紛往臺上去瞧。 阿茵直接鬧了個臉紅。 她就是怕認出來,才讓薇朵往自己腮邊抹了許多粉紅,結果還是被認出來了。 正當是阿茵侷促不安的時候,一聲鑼響,戲劇開始。 演阿劫的那位和演姬賊的那位,都按照阿茵挑出來的的毛病進行改正,很快的就入了戲,就是阿茵剛開始因為害羞,好幾次對話對臺詞都搭不上。 雖然下面看戲的族人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阿茵的身份上,也沒有幾個人去注意阿茵的尬演。 但阿茵可是一個嚴格要求自己的人,尤其是,答應了雪幫忙之後,這要是事情讓自己搞砸了,那阿茵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雪? 抬頭悄悄的往雪所在的位置去瞧,見雪抱著小嫘祖,臉上帶著微笑歡喜,一點責怪自己的意思都沒有,阿茵更加慚愧了,她心裡下定決心,豁出去了,也要演好。 深吸一口氣,阿茵調整心態,逐漸對答如流,拋開了拘束,倒是很快的有了改變。 負責人觀賞區上的眾人紛紛詢問烏斯瑪:“烏斯瑪,你這什麼時候不聲不響的讓阿茵進了戲臺啊?怎麼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別說大家了,烏斯瑪都好奇。 今早上自己開完會回去的吃飯的時候,阿茵也只是說了帶著閨女來戲劇臺上看看,並沒有說演戲啊? 怎麼?阿茵這是看別人演得太醜了,要自己上去? 沒道理啊,阿茵啥性格自己這當丈夫的還不知道麼?超過十個人的注視,她都能緊張的說不上來話。 這現場都好幾百了好麼。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烏斯瑪腦袋裡一團漿糊,他也不好下去去問,大家來問他,他就尬笑兩聲,權且遮了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阿茵越發的得心應手,對木蓮這個角色的理解,也更加的通徹。 原本啊,前來看戲的族人們都為阿茵的身份感到詫異而不去看戲,後來,隨著阿茵越演越真,大家都不自覺的深陷其中。 就好比說,阿茵戲中勸話阿劫,明著是為阿劫去死,暗地裡,卻是拱火阿劫和姬賊的戲,不管是神態上還是小動作,又或者是臺詞表情,阿茵所展現給大家的,是完完全全的,一個招人憎恨,婊裡婊氣的角色。 有入戲過深的族人,甚至站起來在下面起鬨讓演姬賊的族人用軒轅劍砍了阿茵的木蓮。 烏斯瑪聽到下面族人這樣的起鬨,心裡擔心的不行,他是知道阿茵脾氣的,不能受到驚嚇,這好容易像那個樣子了,要是再被族人們這言語一嚇,給破了功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