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處處皆需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又見面了!” 白色獅鷲上的精神烙印遠要強大,甚至於摻雜了更強的蠱惑之音。 徐直探入之時,這件寶物上濛濛白光頓時拋灑了整個酒吧。 一道參天的高大威嚴人影映入腦海之中。 “你當誅!” 相較於分支點那些普通的精神烙印的微弱,此時白色獅鷲上的精神烙印無疑能進入到穩定交流,甚至於雙方能進行相互的精神衝撞。 進入精神烙印被發覺的瞬間,對方便一腳踩踏了下來。 徐直亦是毫不猶豫開始反擊,一爪反抓了回去。 遠距離的操控必然影響精神的強度,而徐直幾乎相當於本土作戰。 況且,徐直覺得即便彼此相見,這個操控者的靈魂能力也大概率不如他。 只是隨手兩次搏殺術打擊,這道人影便倉惶而退。 “吼!來都來了,便不要回去了!” 龍吼咆哮聲響起之時,對方身影明顯陷入了僵持。 龍爪,龍牙,龍尾隨之齊齊打殺而上,這道人影發出一聲慘叫,如同沙漏中的時光,頓時化成了光影消逝。 白色獅鷲上的精神烙印頓時顯得色澤暗淡起來。 “果然是你!” 感受著這道溢散的靈魂能量中的資訊,徐直隱隱獲得了一些資訊。 除了鎮壓羅蘭德的命器暴動,大主教羅尼斯顯然還在操縱著其他的方面。 無怪對方一整天都在神像面前唸叨叨,這大概是在專心操縱什麼。 徐直覺得當時的神像可能砸少了,若是四處亂打,多砸上一會兒,對方控制這些樞紐的能力或許會被直接摧毀。 知曉了老巢和一些基本原因,諸多事情便顯得簡單了許多。 只要摧毀到那座寺廟,或許這種操控會威能大幅度縮減。 如同摧毀半神羅蘭德一樣,甚至於徹底擊殺大主教羅尼斯可以讓諸多影響消弭。 神目鳥上的白色光芒爆漲,隨即又陷入到黯淡無光,如同朽木一般。 徐直身體晃動之時,頓時有數人急切開口。…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邪惡之息會還給你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小紅鳥廣場中。 此時人來人往。 所有人都如常一樣從事著自己的工作。 諸多人臉上浮現著喜悅和狂熱,彷佛自己所從事的是最偉大快樂的工作。 一切顯得有些詭異。 此時廣場中少有人交流,顯得有些寂靜。 “擁有生產力者,或負責流通者都還在從事原來的工作!” “幾乎沒什麼閒逛的人。” “似乎每個人都化成了工蜂,在有序進行著自己的事情。” “若恢復正常也能有這種幹勁就好了。” …… 低語之時,諸多人也在檢視著四周可能存在的異常,尋找著可能發光的物品。 “唉~,原來這就是我理想中的天堂!” 諸人四下查探之時,皇普圖怔怔了站了數秒。 “皇普圖?小圖子?” 待得燕玄空發現有些異常,皇普圖才晃了晃腦袋,嘆了一聲氣,重新清醒了過來。 在他所凝望之處,那是一坐古樸的鐘。 這是現實中的產物,但在鐘擺上,也多了一個小小的銀色針形掛飾。 當鐘擺晃動,迎接到陽光之時,這個銀色掛飾便會閃爍淡淡的微光。 注視到皇普圖檢視的目標之時,一些大宗師也不免有了幾分愣神。 有人在瞬間便清醒過來,也有人與皇普圖一樣,沉醉於其中,想著看看其中究竟有何種魔力。 徐直也不例外。 大宗師向來是膽大之輩,此時又有著猜測。 他緩緩將心神投入了其中。 在他的面前,是天堂的洪鐘敲響,有著數個帶光翼的天使飛舞。…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神國的節點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大宗師飛縱的速度極快。 遺民軍團行進再迅速,也難追趕他們探查的速度。 只需要數小時,諸多大宗師都能在西流國全境內飛縱一遍。 諸多行動起來便很便利了。 查探的城市選在了薩瓦城,這是離薩斯州最近淪陷的城市,僅僅兩百餘里之遙。 若遺民軍團戰敗,便有概率朝著這座城市退縮。 而在某些區域發生戰爭,遺民也很可能在這座城市中徵調被蠱惑者充當肉盾。 這是必須要提前解決問題。 此時的薩瓦城中有人流,也有生機,並非顯得死氣沉沉。 但相較於屠戮、死亡等場景,薩瓦城中的氣息極為怪異。 諸多人彷佛成了虔誠的信徒,恪守著遺民的規矩,也不斷奉獻著自身。 在這此前,最為簡單的用處便是這些人成為遺蹟中的奴隸。 有大批遺民進入到現實之中,也有大批現實中的人類進入到遺蹟中。 雖然不斷有人死亡,甚至化成幽靈。 但在徐直看來,這似乎更像是一種置換的行為。 或許保持著遺蹟和現實中的生物平衡。 又或許這算是某種融合。 更或者,這便是取代現實世界。 當征戰的遺民軍團和遺民全部進入到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的人被驅趕到遺蹟中,一些變化便會慢慢的形成,主與客的身份便會轉換。 戰爭顯然是過渡最快的一種手段,遠較之慢慢滲透來的要快。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啊,我怎麼動不了,你別擋我的路!” …… 抓獲被蠱惑者的難度是零,只是飛縱之間,一個運輸貨物的路人已經如老鷹抓小雞一般被掠走。 當著諸多大修煉的面,這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畏懼。 他低噥了數句,才一邊祈聲,一邊做出了掙扎的行為。…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神國的節點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大宗師飛縱的速度極快。 遺民軍團行進再迅速,也難追趕他們探查的速度。 只需要數小時,諸多大宗師都能在西流國全境內飛縱一遍。 諸多行動起來便很便利了。 查探的城市選在了薩瓦城,這是離薩斯州最近淪陷的城市,僅僅兩百餘里之遙。 若遺民軍團戰敗,便有概率朝著這座城市退縮。 而在某些區域發生戰爭,遺民也很可能在這座城市中徵調被蠱惑者充當肉盾。 這是必須要提前解決問題。 此時的薩瓦城中有人流,也有生機,並非顯得死氣沉沉。 但相較於屠戮、死亡等場景,薩瓦城中的氣息極為怪異。 諸多人彷佛成了虔誠的信徒,恪守著遺民的規矩,也不斷奉獻著自身。 在這此前,最為簡單的用處便是這些人成為遺蹟中的奴隸。 有大批遺民進入到現實之中,也有大批現實中的人類進入到遺蹟中。 雖然不斷有人死亡,甚至化成幽靈。 但在徐直看來,這似乎更像是一種置換的行為。 或許保持著遺蹟和現實中的生物平衡。 又或許這算是某種融合。 更或者,這便是取代現實世界。 當征戰的遺民軍團和遺民全部進入到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的人被驅趕到遺蹟中,一些變化便會慢慢的形成,主與客的身份便會轉換。 戰爭顯然是過渡最快的一種手段,遠較之慢慢滲透來的要快。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啊,我怎麼動不了,你別擋我的路!” …… 抓獲被蠱惑者的難度是零,只是飛縱之間,一個運輸貨物的路人已經如老鷹抓小雞一般被掠走。 當著諸多大修煉的面,這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畏懼。 他低噥了數句,才一邊祈聲,一邊做出了掙扎的行為。…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神國的節點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大宗師飛縱的速度極快。 遺民軍團行進再迅速,也難追趕他們探查的速度。 只需要數小時,諸多大宗師都能在西流國全境內飛縱一遍。 諸多行動起來便很便利了。 查探的城市選在了薩瓦城,這是離薩斯州最近淪陷的城市,僅僅兩百餘里之遙。 若遺民軍團戰敗,便有概率朝著這座城市退縮。 而在某些區域發生戰爭,遺民也很可能在這座城市中徵調被蠱惑者充當肉盾。 這是必須要提前解決問題。 此時的薩瓦城中有人流,也有生機,並非顯得死氣沉沉。 但相較於屠戮、死亡等場景,薩瓦城中的氣息極為怪異。 諸多人彷佛成了虔誠的信徒,恪守著遺民的規矩,也不斷奉獻著自身。 在這此前,最為簡單的用處便是這些人成為遺蹟中的奴隸。 有大批遺民進入到現實之中,也有大批現實中的人類進入到遺蹟中。 雖然不斷有人死亡,甚至化成幽靈。 但在徐直看來,這似乎更像是一種置換的行為。 或許保持著遺蹟和現實中的生物平衡。 又或許這算是某種融合。 更或者,這便是取代現實世界。 當征戰的遺民軍團和遺民全部進入到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的人被驅趕到遺蹟中,一些變化便會慢慢的形成,主與客的身份便會轉換。 戰爭顯然是過渡最快的一種手段,遠較之慢慢滲透來的要快。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啊,我怎麼動不了,你別擋我的路!” …… 抓獲被蠱惑者的難度是零,只是飛縱之間,一個運輸貨物的路人已經如老鷹抓小雞一般被掠走。 當著諸多大修煉的面,這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畏懼。 他低噥了數句,才一邊祈聲,一邊做出了掙扎的行為。…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莊宗師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相較於南澳,西流國無疑要便利。 雖然西流國的通訊鋪設屬於二代,但西流國沒有野區,二代網路鋪設極為到位。 只要動用到特權,諸人在本國傳發訊息的速度極快。 如同現實世界中人難以理解到遺民的各類技術,遺民也難於瞭解現實世界的科技,甚至阻隔這種通訊的能力。 不斷有戰況被收集,諸多人也不斷有了更新的瞭解。 “若是他們主動攻打我們還輕鬆一些,反攻之時不免要面對那些被他們蠱惑的人,這要如何下手。” “他們會不會將這些人鼓動成擋子彈的炮灰?” “以往淪陷的那些城市該如何去拯救?” …… 當諸多大修煉者定心下來,同意繼續援助,此時也進入到戰略的探討中。 被動防守和主動進攻完全有著不同。 除了需要面對遺民軍團,面對那可能漫天的幽靈,他們還需要面對無數被蠱惑的普通平民。 “徐總府,我記得您曾經和我提及,遺民在城市中修建了一些隱祕的建築,還有專業的牧師和僧侶負責蠱惑。” 探討數分鐘,王動才恍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問向提供訊息的徐直。 “這是我從遺民那兒偷聽到的一點訊息,不保證情況的真實,但諸位若是有興趣,不防試一試。” 徐直打了個太極,回覆略顯敷衍,但諸多人聽得眼睛頓時一亮。 徐直顯然只負責出力,不欲插入到西流國混亂的扯皮決議之中。 西流國的議會是出了名的喜歡扯皮,即便是此時匯聚成團,依舊還有著往昔的一些習慣,各種探討紛紛出爐。 此時眾人難有確定性的意見。 但王動這道訊息來的正好。 雖然徐直不保證情況的真實性,但現在沒人能小覷這位徐總府的發聲。 人的名,樹的影。 當徐直戰力登高,一些往事也便具備了更高的說服力。 無論是東嶽平叛苦教,還是南澳戰遺民,一戰定下乾坤,又或烏雅圖蘭託那得意嘴臉,只怕是北疆西錘邊塞大勝與徐直等人也脫不了干係。 而徐直還個人研發了《小跳直祕術》,這一仗作用明顯。…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莊宗師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相較於南澳,西流國無疑要便利。 雖然西流國的通訊鋪設屬於二代,但西流國沒有野區,二代網路鋪設極為到位。 只要動用到特權,諸人在本國傳發訊息的速度極快。 如同現實世界中人難以理解到遺民的各類技術,遺民也難於瞭解現實世界的科技,甚至阻隔這種通訊的能力。 不斷有戰況被收集,諸多人也不斷有了更新的瞭解。 “若是他們主動攻打我們還輕鬆一些,反攻之時不免要面對那些被他們蠱惑的人,這要如何下手。” “他們會不會將這些人鼓動成擋子彈的炮灰?” “以往淪陷的那些城市該如何去拯救?” …… 當諸多大修煉者定心下來,同意繼續援助,此時也進入到戰略的探討中。 被動防守和主動進攻完全有著不同。 除了需要面對遺民軍團,面對那可能漫天的幽靈,他們還需要面對無數被蠱惑的普通平民。 “徐總府,我記得您曾經和我提及,遺民在城市中修建了一些隱祕的建築,還有專業的牧師和僧侶負責蠱惑。” 探討數分鐘,王動才恍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問向提供訊息的徐直。 “這是我從遺民那兒偷聽到的一點訊息,不保證情況的真實,但諸位若是有興趣,不防試一試。” 徐直打了個太極,回覆略顯敷衍,但諸多人聽得眼睛頓時一亮。 徐直顯然只負責出力,不欲插入到西流國混亂的扯皮決議之中。 西流國的議會是出了名的喜歡扯皮,即便是此時匯聚成團,依舊還有著往昔的一些習慣,各種探討紛紛出爐。 此時眾人難有確定性的意見。 但王動這道訊息來的正好。 雖然徐直不保證情況的真實性,但現在沒人能小覷這位徐總府的發聲。 人的名,樹的影。 當徐直戰力登高,一些往事也便具備了更高的說服力。 無論是東嶽平叛苦教,還是南澳戰遺民,一戰定下乾坤,又或烏雅圖蘭託那得意嘴臉,只怕是北疆西錘邊塞大勝與徐直等人也脫不了干係。 而徐直還個人研發了《小跳直祕術》,這一仗作用明顯。…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莊宗師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相較於南澳,西流國無疑要便利。 雖然西流國的通訊鋪設屬於二代,但西流國沒有野區,二代網路鋪設極為到位。 只要動用到特權,諸人在本國傳發訊息的速度極快。 如同現實世界中人難以理解到遺民的各類技術,遺民也難於瞭解現實世界的科技,甚至阻隔這種通訊的能力。 不斷有戰況被收集,諸多人也不斷有了更新的瞭解。 “若是他們主動攻打我們還輕鬆一些,反攻之時不免要面對那些被他們蠱惑的人,這要如何下手。” “他們會不會將這些人鼓動成擋子彈的炮灰?” “以往淪陷的那些城市該如何去拯救?” …… 當諸多大修煉者定心下來,同意繼續援助,此時也進入到戰略的探討中。 被動防守和主動進攻完全有著不同。 除了需要面對遺民軍團,面對那可能漫天的幽靈,他們還需要面對無數被蠱惑的普通平民。 “徐總府,我記得您曾經和我提及,遺民在城市中修建了一些隱祕的建築,還有專業的牧師和僧侶負責蠱惑。” 探討數分鐘,王動才恍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問向提供訊息的徐直。 “這是我從遺民那兒偷聽到的一點訊息,不保證情況的真實,但諸位若是有興趣,不防試一試。” 徐直打了個太極,回覆略顯敷衍,但諸多人聽得眼睛頓時一亮。 徐直顯然只負責出力,不欲插入到西流國混亂的扯皮決議之中。 西流國的議會是出了名的喜歡扯皮,即便是此時匯聚成團,依舊還有著往昔的一些習慣,各種探討紛紛出爐。 此時眾人難有確定性的意見。 但王動這道訊息來的正好。 雖然徐直不保證情況的真實性,但現在沒人能小覷這位徐總府的發聲。 人的名,樹的影。 當徐直戰力登高,一些往事也便具備了更高的說服力。 無論是東嶽平叛苦教,還是南澳戰遺民,一戰定下乾坤,又或烏雅圖蘭託那得意嘴臉,只怕是北疆西錘邊塞大勝與徐直等人也脫不了干係。 而徐直還個人研發了《小跳直祕術》,這一仗作用明顯。…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相邀和心願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第一階梯的強者產生,猶如黑暗之中的一道光。 有人羨慕,但卻並不嫉妒。 當朝著一個共同方向前進之時,更沒有了仇視。 有徐直勢大的原因,更有徐直與諸多大修煉者和善相處的原因。 如同烏雅圖蘭託覺察到徐直的缺點一樣。 當實力足夠強之時,便是缺點也美化了起來。 甚至於王動有些覺察代價不足。 能掌控到一場戰爭的節奏,這並非付出幾柄武器的代價所能替代,即便大宗師之兵也不例外。 一場戰爭的人命和消耗,會遠較之大宗師之兵的代價要高。 “可惜聞人魁首沒有前來,估計以後只有他想試試你的高低了。” 見識過徐直領域圈內打擊的威能,更是有乾坤長棍的碰觸,圖蘭託覺得自己沒了任何想法。 但聞人未央可能有些小想法。 “他……” 一旁的燕行俠低笑了一聲。 圖蘭託沒見過屠龍的場景,自然還有些猜測。 可見識過徐直屠龍變蛋之後,南澳就沒有人想和徐直切磋了,即便聞人未央也不例外。 打不過也就算了,若是中了招,變個蛋從身體中漏出來,這誰也受不住。 正面的比其他人強,陰招又比別人狠,徐直是個很合格的第一階梯大宗師。 “徐總府,不知道你和顧中府有沒有空,我那點地方……” 賈斯丁肖恩吶吶的開了口。 此前他還諷王動是東嶽的罪人,李多凰亦插手西流國內政,將徐直懟得開不了口。 此時他只希望以前說的那兩句話是放屁。 他現在非常歡迎東嶽人插手西流國,甭管內政還是外患都能隨便插手,反正他老巢已經被打沒了,此時潰軍四散。 若非阿蜜莉雅這處區域獲勝,他們此時就是亡國奴,只能惶惶而逃。 如今看到反攻的希望,諸多人頓時眼巴巴的看了過來。…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相邀和心願

小說,小說推薦英雄無敵大宗師第一階梯的強者產生,猶如黑暗之中的一道光。 有人羨慕,但卻並不嫉妒。 當朝著一個共同方向前進之時,更沒有了仇視。 有徐直勢大的原因,更有徐直與諸多大修煉者和善相處的原因。 如同烏雅圖蘭託覺察到徐直的缺點一樣。 當實力足夠強之時,便是缺點也美化了起來。 甚至於王動有些覺察代價不足。 能掌控到一場戰爭的節奏,這並非付出幾柄武器的代價所能替代,即便大宗師之兵也不例外。 一場戰爭的人命和消耗,會遠較之大宗師之兵的代價要高。 “可惜聞人魁首沒有前來,估計以後只有他想試試你的高低了。” 見識過徐直領域圈內打擊的威能,更是有乾坤長棍的碰觸,圖蘭託覺得自己沒了任何想法。 但聞人未央可能有些小想法。 “他……” 一旁的燕行俠低笑了一聲。 圖蘭託沒見過屠龍的場景,自然還有些猜測。 可見識過徐直屠龍變蛋之後,南澳就沒有人想和徐直切磋了,即便聞人未央也不例外。 打不過也就算了,若是中了招,變個蛋從身體中漏出來,這誰也受不住。 正面的比其他人強,陰招又比別人狠,徐直是個很合格的第一階梯大宗師。 “徐總府,不知道你和顧中府有沒有空,我那點地方……” 賈斯丁肖恩吶吶的開了口。 此前他還諷王動是東嶽的罪人,李多凰亦插手西流國內政,將徐直懟得開不了口。 此時他只希望以前說的那兩句話是放屁。 他現在非常歡迎東嶽人插手西流國,甭管內政還是外患都能隨便插手,反正他老巢已經被打沒了,此時潰軍四散。 若非阿蜜莉雅這處區域獲勝,他們此時就是亡國奴,只能惶惶而逃。 如今看到反攻的希望,諸多人頓時眼巴巴的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