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掉的技能書 – 303 強

小說,小說推薦誰掉的技能書神劍峰原本如一把利劍,寸草不生,此時卻從一處處細微的巖縫裡,生出一片片綠色,沉睡的古老種子被啟用,發芽,生長。只剩一截枯藤爛根的植物,也神奇的恢復了生機,迅速成長,重新長出了綠芽。 峰頂平臺,新削整的石頭地面,但隨風飄來的種子也不知道落下多少,原本沒有適合它們生長的土壤,也許永遠都不會發芽成長,但現在,它們卻一粒粒的像吸飽了營養水分,開始迅速的冒出尖芽,拔高。 城中新栽沒多久的綠化帶,庭院裡的花草,道路兩旁的樹木,還有從野外移栽回來的珍貴樹藤花草,此刻也肆意瘋長,其中有幾棵樹更加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長高,直長成百米之高,才漸漸停息,開枝散葉,有如巨大的綠傘豎在城中,乍一看竟如百年老樹。 城外農田的作物,更加是極速成長,成熟,結出飽滿的種子,藥田裡的各種草藥,長勢驚人,年份快速增長,一株株新栽的藥苗,眨眼間便成為十年份的老藥,品質好的奇藥,成長更加驚人,它們吸收生機能量的能力更強。 城市中一些受傷的戰士,傷患處也傳來麻麻癢癢的感覺,他們驚訝的發現,不管多嚴重的傷勢,此時竟然都快速的痊癒,短時間內便完好如初。 群山之中,那些光禿的石頭山,草木稀少的石頭山谷,這時也都被綠植覆蓋,整個神劍峰周圍百里範圍,都變成了一片生機旺盛的綠色世界,原本就木元素濃郁的寒武界,這時好像大量木元素都被這一片區域所吸引,大量湧來,百里之外的植物都感覺到異常,變得暴躁瘋狂起來。 外界的變化,卻還遠沒有葉空身體裡的變化來得驚人,青龍魂顯化體外時,他全身的血液已經恢復到正常水平,並且在擴散到全身四肢八骸時,強大的血脈力量開始重新改造身體。 原本他的體質已經夠強了,但是現在青龍血脈一衝擊,頓時就顯得脆弱不堪,好像木塔一樣摧枯拉朽的衝倒,但新血脈並不是要衝垮身體細胞,只是強大的血能在改造過程中,把一些不必要的結構清理掉,又構建了新的結構,不需要清理的則快速滲透,加固,取代。 這種血脈取代強化的過程,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大約一個多小時,葉空感覺整個人都變得不同,事實上,這個過程他一直用精神力在掃描觀察著,就好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身體每一處的細微變化,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這個變化的過程,他是可以感覺到自己在慢慢變強的,精神力的感應能力也是在不斷的提升,一開始他並沒有意識到這代表了什麼,直到身體的變化全部完成,他長長的鬆一口氣時,才猛然驚覺,原來自己已經是突破了,在血脈顯化的那一刻,其實他已經打破了身體的侷限,晉升到了十級。 但他太專注於感受身體在血脈強化中的變化,精神力那一瞬間的震盪與血脈顯化帶給身體的衝擊,是一樣強烈的,當時他沒有往那一方面去思考。 事實就如他猜測的一樣,以他這段時間的積累,七系元素技能樹都成形了,突破卻被卡住,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血脈限制了,只要他稍一提升,突破就如水到渠成般自然。 現在覺醒了青龍血脈,不但突破到了十級,並且體質上的提升更加驚人,先前的積累在這一刻隨著血脈改造而轉化為真實的資料。 葉空隨意掃一下技能池,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湖了,資料顯化在壁上都有些礙眼,他乾脆轉移到光滑的湖面上。 原先全部卡在九百九十九的各項資料,現在已經翻天覆地般的鉅變,體質提升了幾倍,達到了三千九百一十,力量三千六百三十,敏捷三千八百,精神力四千一百一十七。 這個資料,可以用恐怖來形容,因為五千就是下一級的界限,他才突破十級,就已經可以開始準備十一級的晉升了。事實上,如果以雙倍精神力來算,他其實已經超越了十一級。 血脈的覺醒,竟然帶給他如此巨大的提升。 葉空感覺有些不真實,但力量並不會騙人,他精神力的擴散感應,跟之前比起來,確實是有天壤之別,之前還只能感應到十幾裡遠,現在卻可以把千里範圍內的異常都感應到。 這是什麼概念呢?就是說他可以控制飛劍,千里外擊殺目標。 在這種強度的精神力驅動下,普通飛劍都變成了可怕的大殺器,完全可以把速度提升到有如無形無影的境界,而不需要特別的用技能來掩飾。 “葉,葉神,你覺醒了青龍血脈,還突破了?”花悅晴等幾人,已經退到了平臺的邊緣,葉空身上無意散發出來的精神力場,實在是太驚人了,她們在這過程中,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不得不一退再退。 終於等到葉空收斂了氣息,睜開眼睛,她們才鬆一口氣,一下子癱坐在地上。這過程中,她們什麼事也沒有做,名為護法,其實只是親眼看著葉空覺醒突破,這種大場面,確實是一般高手也沒有機會觀摩的驚人場景,對她們心靈造成的震撼,真是語言無法描述。 一切都有如神蹟一樣。 她們是親眼看著這石頭廣場變成了一片綠地的,還看到葉空的身體那種血脈轉換時的驚人情景,原本還壯碩雄偉的身材,現在已經變得有幾分消瘦,整個人反而多了一絲儒雅的氣息。 身體裡龐大驚人的氣血,原先好像一個巨大的烘爐,靠近他身邊時都感覺火熱沖天,但現在已經變成了清涼的氣息,一陣陣生機無限的氣流衝擊過來,整個人都變得精神清爽,身上的疲勞好像一掃而清。…

諸天星圖 – 第二十八章 周身圓滿,無缺無漏

小說,小說推薦諸天星圖離開散花樓以後,周辰和猴子那也沒有閒逛,直接就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他自己的院落當中。 眼下太上道的宇宙二經,以及一百二十餘種人仙竅穴凝鍊之法入手,周辰自然是準備在第一時間參悟這些祕法。 宇宙二經到是可以暫時放一放,不過人仙竅穴的凝鍊之法,可是周辰一直以來都在盡心謀劃的祕法。 經過了無數次星辰之力的淬鍊洗禮,周辰的肉身體魄絕對不會遜色於那些初入武道人仙的存在。 只不過因為缺少竅穴的凝鍊之法,所以周辰方才算不上是真正地武道人仙。 現如今有了這太上道的竅穴凝鍊之法以後,周辰完全可以在極短的時間之內,真正踏足於武道人仙的境界,使得自己肉身體魄發生質的飛躍變化。 不僅僅是周辰,這些竅穴凝鍊之法,對於猴子亦是十分地重要。 猴子雖然誕生下來便是武道人仙的境界,可是他卻連一處竅穴都沒有開啟過。 現如今有了太上道的這一百二十餘種竅穴凝鍊之法,猴子的修為實力也同樣能夠因此而在短時間之內突飛猛進。 因此當週辰帶著猴子返回到家中以後,他直接就讓猴子自己對照太上道的竅穴測量之法,開闢他自身的竅穴去了。 緊接著,周辰自己亦是進入了閉關修行當中。 在此方世界的佛道兩家當中,都存在著這樣一種說法,那便是說一碗水之中有四萬八千生命。 這等生命,肉眼不可分辨。 而人身的穴竅,就和這樣微小的生命一樣。 比不了筋肉,內臟,骨骼那些東西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來。 練武之人要憑藉自身的修為明白這些穴竅,那需要武聖絕頂,對自身到達了洞徹的無上境界,才能發現各種各樣的穴竅。 不過此方世界的武道先輩,卻是把這些穴竅的測量法方記錄了下來,讓人可以測量出來修煉,用不著憑藉自身的修為感知去發現。 無論是在哪一門,哪一派當中,這等測量竅穴,修煉竅穴的方法,都是至高無上的不傳祕訣,號稱是修神之道。 每一尊穴竅,就是一個神靈。 每一尊神靈,皆是自身生命本源所化,有形卻無智。 修煉穴竅,就是修煉自身的神靈,以自身意志貫穿周身穴竅,從而掌控身體的一切,這便是武道人仙的境界。 倘若是一個練武之人能夠把全部的穴竅探測清楚,然後再修煉成功,那麼就會身同天地,粉碎真空。 這樣的人物,武道修煉到了極致,那就相當於將神魂修煉到了陽神境界的恐怖存在。 武道之中的粉碎真空,仙道之中的陽神,乃是此方世界兩大修行之法的極致所在。 根據此方世界的推演和記載,人體身軀當中攏共擁有十二萬九千六百竅穴,正合天地一元之數。…

我的小人國 –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不值得

小說,小說推薦我的小人國至尊一出,氣氛立即不同。 除了各地勢力的炮火們都感到壓力猛地一鬆外。 整片祕境也因為察覺到了輝月神兵而起了反應。 陰沉沉的烏雲越發濃郁,一朵朵烏雲緩緩垂釣落下,猶如實體一般幻化出一雙雙大手抓向了飛到高空的至尊們。 “這應該是此地陣法對我等存在出手的本能反應!” 混沌魔域裡的至尊魔王低語了一聲,背上雙翼張開,雙翼背面來自八方之王的骨髓繪製而成的圓形圖紋立馬爆發火光。 火光一起,那剛剛探下來的烏雲巨手立即潰散開去。 另一邊,一尊聳立天地之間的通天古樹幻影拔地而起,好似能聯通天地。 幻影一出,烏雲為之拔高,四周光線也隱隱呈現綠光並亮度提高了幾分。 那好似攔路虎一樣的螳螂金屬怪物,也人性化的露出疑惑目光看向了空中的大樹幻象。 咚! 這螳螂金屬怪物很快就重新轉頭,看向了衝著自己飛來的入侵者。 這次的入侵者,渾身冒著黑光透著詭異,它也無所謂,只是舉起鐮刀一樣的雙爪向著虛空處就刺了過去。 噗嗤! 這一次,鐮刀從黑光人影裡冒出,然而這黑光人影卻是一刻不停的繼續衝了過來。 螳螂怪物不由加快了攻擊頻率,短短時間裡,便將那黑光人影刺穿了至少千次! 然而,千次之後,黑光人影竟然依舊一刻不停的衝到了螳螂金屬怪物的面前。 然後,眾人終於得見那黑光人影忽然浮現出了一張極為難看的蒼白笑臉。 這蒼白笑臉在人影頭部一閃而過。 下一瞬間,赫然出現在了螳螂金屬怪物的臉上。 再然後。 黑光人影受到的攻擊全數轉移到了螳螂金屬怪物身上。 數千次的鐮刀刺穿打在了螳螂金屬怪物自己身上,令它自己千瘡百孔。 然後毀滅力量爆發。 螳螂金屬怪物被自己的力量摧毀!…

超神學院裡的異鄉人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涼冰危機!!】

小說,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裡的異鄉人劇烈的刺痛慢慢從頭部蔓延到全身各處,直至構成神體的每一個細胞,靈魂和意識彷彿也都要被撕扯出去一樣,這種感覺是涼冰從未體會過的,很難受。 精神攻擊,姑且就這麼叫吧,那是一種具有實體化的精神能量,它會像聲吶一樣被三角體釋放出來,讓人防不勝防。 “該死,又來了!” 好不容易躲過利維坦巨獸的撲咬,還未等穩住身形,就發現極遠處一圈圈黑色波紋向自己這邊輻射而來。 涼冰暗罵一聲,忍著頭部的刺痛,煽動翅膀盡全力躲閃。 精神攻擊的輻射波,以物理手段根本防禦不了,它會透過一切擋在前方的實體物件,不論黑色利爪,還是姐姐給的暗夙銀盾牌,全都排不上用場。 另外涼冰還發現,即使自己已經在體內編寫了抵禦程式,也一樣起不到什麼作用,究其原因,並非是三角體進化的大腦,有著比自己更高的智力,只因遭遇三角體之初就被人家先手,編寫的程式太過脆弱。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在利維坦巨獸負責近戰,三角體生物猥瑣遠攻的過程,還是被涼冰找到了‘抵禦’這種精神輻射波的方法。 那就是在它被三角體釋放的剎那,避開其飛行路線,即使受到利維坦巨獸牽制身體避不了,也要盡全力將自己的頭部躲到攻擊範圍之外。 因為,精神攻擊只對人的大腦產生影響。 “鏘——!” 一聲聽不到的金鐵交鳴在太空炸響,涼冰剛躲開輻射波的瞬間,利維坦巨獸就自下而上張開大口咬來,危機關頭涼冰只能驅動黑色利爪擎住了它的上下雙顎。 纖弱的身子與利維坦根本不成比例,她就這樣被頂著向上方飛去。 “咻——呼——!” 就在這時,另一道巨大的獸影快速閃過,宛如閃電般直接越過了涼冰,像虎鯨一樣蜿蜒遊曳到極高位置後,它的身子又是一折,一百八十度迴轉,開始自上而下進行俯衝。 正在抵禦下方巨獸的涼冰抽空回視,俏臉立馬變得陰沉起來。 “碧池——!特麼想要前後夾擊老孃是麼?”她大聲破罵一句,“媽的,要不是老孃之前大意,硬吃了一記三角體的攻擊,你們這兩條小魚,早就被老孃捏死了!” 在太空中任她如何氣急敗壞的大罵,利維坦巨獸也不可能聽到什麼,即使聽到了,這兩隻只知道撕咬的單細胞生物,也不會搭理她。 近了! 以利維坦巨獸的遊曳速度,別說百十來米,就算幾公里的距離,那也是轉瞬極致,所以涼冰剛剛罵完,上面的那隻利維坦就已經游到她的近前,並張開它那張滿是粘液腥臭的大嘴。 倘若不是在太空,即使不被它們兩面夾擊咬死,自己也定會被它們口中的氣味給薰死吧…涼冰忍不住想到。 眼看背後攻擊即將到來,她趕緊拋掉心中的胡思亂想,抽出一隻手臂遙對身後,原本抵著下方利維坦巨獸下顎的一隻黑色利爪瞬間消失。 當再次出現,利爪的大拇指已是伸進了上方利維坦的嘴裡,剩下的四指則深深地扣進了它的腮幫。 涼冰銀牙緊咬,額頭上甚至蹦出幾根青筋,她正承受著上下兩個相反方向的擠壓力道。 對比兩隻利維坦巨獸,她看上去就像顆小小的芝麻粒,不過再怎麼說涼冰也是神級實力。…

全才奶爸 – 第470章 勇敢的嘗試

小說,小說推薦全才奶爸狗狗們很快就從小溪裡上來了,小丫頭卻不願意那麼早的離開那清澈的溪水。 她就坐在水裡,任由那涼涼的溪水流過身邊。 也幸好這一片溪流邊上有著幾棵大樹遮陰,姜易不用擔心會把小丫頭晒黑了。 所以,姜易也沒有著急叫小丫頭上岸,也走到水裡,準備乘個涼! “爸爸,這裡面有小魚!” 姜易正坐在溪邊的一個光石頭上閉目養神,腳泡在水裡好不愜意。 這時候就聽見小丫頭一聲驚喜的叫喊。 “在哪裡?” 小溪裡有魚兒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但是這對小丫頭來說卻是一個無比新鮮的世界。 所以,姜易也是化身成她世界裡的一個參與者,表現出了極大的驚喜和興趣。 “在那邊呢,它游到草叢裡面去了!” 小丫頭站起身來,伸出肉肉的小手指向了岸邊。 那裡有一團青呼呼的水綿,正在順著水流表現它的婀娜。 對這種東西,小孩子們有著一種天然的恐懼在裡面,就算是大人,也會覺得那軟軟的一團下面有可能藏著許多的恐怖東西。 不過,這東西是植物,而且姜易對其完全免疫。 為了逗女兒開心,他直接就挽起袖子去把那一團青綿給撈了起來。 青綿這種東西,在水裡的時候,可能會成為魚兒最好的藏身地和食物,但是它要是被撈起來的時候,那就會成為各種水生動物的牢籠。 所以,沒有一點兒意外的,當姜易把那些青綿扔到岸上的時候,他很快就在裡面找出了一些小魚小蝦,甚至還有兩隻小螃蟹。 小丫頭看到螃蟹之後,立刻就來了興致。 對於這種長著小鉗子的動物,小丫頭表現出來的勇氣那可是要遠超很多她的同齡人的。 不過,這種行為在姜易這裡卻並不是什麼謎團。 作為孩子她爸,姜易很清楚,小丫頭並不是真的很喜歡螃蟹,她是喜歡吃螃蟹的。 一個小小的螃蟹,在姜易這裡,可作出超過四十道美食。 而這四十道美食中,有著接近四分之三的部分,姜易都已經給小丫頭展示過。 所以,小丫頭現在已經迷上了螃蟹的味道。…

貞觀皇儲李承乾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最囂張的小白臉

小說,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就如李承乾與密蘇阿說的那樣,大唐從不畏懼來自任何勢力的挑戰,阿使那潞的挑戰註定是失敗的,無論是她本人,還是她精挑細選的三名西突厥勇士,都是以十分打臉的結果敗下來的。 尤其是這位突厥公主,被李承乾那親自射的那三箭,教訓的那叫一個面紅耳赤啊。其實,她輸的也不冤,皇帝本身就是一個騎射的行家,每每在閒暇時都會親自教授皇子們騎射的機巧。 李承乾也是常常吃著小灶,所以在這方面他可以說是得了皇帝的真傳了。再加上有謝科這樣宗師時常的切磋,阿使那潞跟他比,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不過,也真是搞不懂這個女人是怎麼想的,不但不記仇,反而沒事就跑來找李承乾話閒篇,美其名曰“玩”,弄得這位太子爺看到她啊,是一個頭兒,兩個大。 告別突利和張寶相後,李承乾折返到了晉陽,隨即單獨召見了王澄和長孫渙,至於這次君臣奏對的內容無人知曉,只是自此以後,從晉陽每天都會受到從各州、道轉來的各式各樣的貨物。……. 話分兩頭,就在李承乾帶著西突厥使團在返京的路上緩緩行進的時候,長安城外表平靜的坊市下暗流洶湧,各種各樣的奇行怪異的案件在發生。 為了保證案件的破案率,皇帝特意將最近風頭正盛的張亮調任了刑部尚書,原來的尚書戴胄被一腳踢回了大理寺。 還別說,人家張亮還挺有本事的,上任沒有幾天,就憑著“強硬”的本事,穩定了局勢,長安城的一百零八坊,又回到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狀態,皇帝還特意下旨嘉獎張亮為國之幹臣。 張亮是怎麼做到,丘神績並不關心,他唯一關心的是自己的目標,一對姓裴的姐弟。因為他上次的任務失守,蘇家的那個小子老早就讓人家給轉移了,抽絲剝繭後,他發現截了他胡的就是這對姐弟。 查了一段時間後,鎖定了關遠門附近義寧坊一條街道,這裡是他們時常出沒的地點,今兒個就是一網成擒之日,要是再讓人跑了,那可特麼沒臉見殿下了,丘神績在心裡暗暗的想著。 可就在準備動手的時候,街道的兩側衝出了大批的武侯和金吾衛的士兵,二話不說將他們團團的包圍了,這可把丘神績氣的一佛出世,二佛昇天了,特麼的,整出這麼大動靜來,鬼都嚇跑了好不好。 “特麼的,領頭的是誰,出來,不知道壞了老子的好事兒嗎?”,丘神績指著來人破口大罵,能不生氣嗎,為了捕獲這對姐弟,內衛搭上三個兄弟的性命,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還讓人跑了,那自己這臉還往那放。 “哎呦喂,是誰啊,風這麼大也不怕閃了舌頭嗎?今兒是老子帶得隊,丘神績,你想怎麼樣,咬我啊?” 一邊掏著耳朵,張慎幾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那步伐,風騷的連平康坊的兔兒爺都比不了,總結起來就是一個字:“浪”。 “張慎幾,老子在抓反賊,你這麼橫插一槓子是什麼意思,難道想包庇反賊嗎?” 對於丘神績的指控,張慎幾癟了癟嘴,從懷裡掏出了個本子扔給暴跳如雷的丘神績,不屑的說道:“丘神績,別惡人先告狀,老子也是奉旨辦差,看清楚了,這是刑部開出的革單專查反賊劉恭的。 老子得到訊息兒,說劉恭同夥會在這裡出現,誰知道竟然逮到你。行了,也別廢話了,跟老子到刑部走一趟吧,誰知道你和反賊是不是一夥的賊喊捉賊呢?” “張慎幾,你他孃的別太過分,就算有刑部的手令又如何,內衛是皇家衛率,直屬東宮,老子也是奉太子殿下的諭旨辦差,你憑什麼給老子扣上反賊的帽子!” 特麼的,吃軟飯的現在都能這麼硬氣了?真以為大夥兒不知道你這個刑部事中是怎麼當上的是吧,要是沒有張亮的那位李夫人,你小子怕是還在平康坊賣屁股呢,現在成精了,一眨眼,老母雞變鳳凰了,學會給人扣帽子了。 “行了,你也別說那些沒用的,皇帝和太子誰大,你心裡沒數啊,陛下說了,凡是涉及劉恭一案的,不管是誰,一律鎖拿。”,話畢,張慎幾對後面的武侯和金吾衛招了招手,繼續說:“拿下,如有反抗,一律就地格殺!” 看著來勢洶洶的士卒們,丘神績狠狠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咬著牙回道:“小子,你別後悔就行。”,話畢對身後的內衛擺了擺手,示意他們放下武器,不要讓人家在這裡時候找到正當的理由幹掉他們。 嘭,狠狠地照著被捆結實的丘神績小腹來了一拳後,張慎幾扯著他的衣領,大聲的罵道:“特麼的,你們這些勳貴子弟平時不是狠囂張嗎?為什麼不一硬到底呢,怕死啊! 廢物,真不知道東宮的那位是怎麼看上你們這些廢物的,浪費糧食。別急,等進了刑部大牢,老子讓你也嚐嚐什麼叫一山更比一山高!”…… 就在張慎幾押著人,大搖大擺地從義寧坊向刑部方向走的時候,西北角的一處二樓窗前站著兩個人。沒錯,他們也是內衛,其任務很簡單,就是負責在任務失敗時傳遞訊息兒,以便讓線索不斷,可以繼續的追查下去,這是長孫衝在內衛成立之初特意定下的規矩。平時的大夥兒覺得有些多此一舉了,可沒想到,今兒卻真用上了。 “老李,你馬上回鎮撫司去找趙節將軍,老子去公主府請駙馬爺,特麼的,那位新的刑部尚書在給咱們玩下馬威呢,絕不能讓他們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