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極神話 – 第1083章 道祖VS聻(下)

小說,小說推薦武極神話第1083章道祖VS聻(下) 時間長河之中,鴻鈞道祖與邪王‘聻’淡然佇立,毀滅的氣息彼此對撞,席捲時間偉力,讓得時間似乎都變得混亂起來,時間加速、時間減速、時間靜止、時間倒退,混亂的狀態疊加在一起,卻又奇妙地統一,讓人絲毫不覺得違和。 “做個了斷吧。”被浩瀚的時間偉力所覆蓋,邪王‘聻’的氣息竟是以驚人的速度壯大起來,彷彿祂的狀態正在迅速地恢復巔峰。 是時間倒退! 在時間長河之中,利用時間的規則,讓時間不斷倒退,定格在祂曾經最巔峰的那一刻,雖然在離開時間長河之後,這種狀態會消失,但在時間長河之中,祂依舊能夠發揮出巔峰時期的力量。 也就是說,鴻鈞道祖此刻所面對的,不是一個受傷的邪王“聻”,而是有著巔峰狀態的邪王“聻”,那個有著殺死傳奇英雄能力的邪王“聻”。 鴻鈞道祖依舊淡然,但他心底,卻是凝重起來,巔峰時期的邪王“聻”,絕非他所能敵! 難怪邪王‘聻’明明傷勢未愈,卻仍有著如此自信! 當然,邪王“聻”的確很強了,但想要殺他,也絕不容易! “不愧是邪王,這等實力……簡直讓人歎為觀止。”鴻鈞道祖的聲音響起。 他透過時間長河,想要追溯“聻”的過去,追溯源頭,然而“聻”彷彿無所不在,時間長河有多廣闊,“聻”的存在就有多漫長悠久,那無盡的虛影,無盡的空間,皆是存在著“聻”,且皆是散發著令人顫慄的氣息,彷彿祂誕生的那一刻起,就有著無敵的力量。 所以,眼前的“聻”,雖然處於巔峰,但仍舊沒有動用最強的力量。 如果“聻”透過時間長河,將各個時空的自己,無盡的力量,匯聚到一起,即使被時間長河所削弱,那依舊是一股強大得讓人恐懼的力量,就連鴻鈞道祖,也是毫無勝算。 在鴻鈞道祖為“聻”的力量而感慨的時候,“聻”也是有些吃驚:“本王竟看不到你的過去……”看不到未來,那很正常,未來本就模糊不清,即使以邪王的能力,也無法洞悉清晰的未來,可是,看不到過去,那就奇怪了。 要知道,“聻”存在的歲月極為古老,幾乎可以追溯到時間長河的源頭,無數的時空,都有著祂的存在,只要那些時空之中有著鴻鈞道祖的存在,祂就一定能夠感應到,可是,在祂的感知中,過去的時空,根本就沒有鴻鈞道祖的存在,就好像鴻鈞道祖是憑空從石頭蹦出來的一般,過去沒有一絲痕跡! 鴻鈞道祖所存在的痕跡,最早也只能追溯到十天以前,最多不超過半個月! 這就是鴻鈞道祖在時間長河中所存在的所有痕跡! “本王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邪王‘聻’的聲音似有似無,那浩瀚的時間偉力,時明時滅,“本王有種預感,你的身上,一定隱藏著大祕密!解開這祕密,也許,就能明悟時空亂流的真實面目!” 這時空亂流,誕生無盡歲月,而祂亦是存在無盡歲月,按理說,這世間在祂眼中應該沒有任何祕密,可鴻鈞道祖的情況,祂卻琢磨不透。 這世間,竟還有祂都不知道的事情! 這是祂誕生以來,所遇到的第二個看不透的人,第一個是“無”! “正好……我也有此想法。”鴻鈞道祖道。 在“聻”看來,他很神祕,可在他看來,“聻”更加神祕。 “聻”到底是以什麼樣的狀態存在的?為何無影無形無聲無息,連生命氣息都沒有?“聻”究竟存在了多少歲月?又是如何誕生的? 這些問題,也許只有“聻”本人才知道答案。…

我要做閻羅 – 第1131章:再會特別調查處(一)

小說,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秦夜微微頷首:“我知道。” 他輕輕舒了口氣:“我和心魔之間,必決生死。你不用加油添醋。” 每個人,一生中總有一些事情,值得自己去奮鬥,值得自己去努力。哪怕再懦弱的人,也有可能為這些記憶海中最美麗的貝殼提起屠刀。 無輕輕點了點頭,屈指一彈,一道幽光沒入秦夜額頭。他淡淡道:“這是秦忠國的一縷分魂,微不可察。但是有它,你就可以感覺到心魔所在。” 說完這句話,祂隨即化作白霧飄散。秦夜這才舒了口氣,對著趙雲微微一笑。 “恭喜!!”趙雲欣慰地雙手一抱,一躬到低:“世界上目前只剩下七位死神高階,您再添一位。恭喜大人!” 秦夜感慨地笑了笑,誰能想到,青溪縣走出的苟神,居然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這說明什麼? 哪怕你天賦再高,也不如苟得好…… 將這句說出去可能會被打的話壓下。秦夜微笑著看向趙雲:“阿落剎娑進階閻羅了?” “是!”雙喜臨門,趙雲臉上掩飾不住的喜色,深呼吸一口,拱手道:“就在您出關前的三天,阿落剎娑進階完畢。自號‘輪迴王’,諦聽大人代您下詔,冊封第一殿閻羅。掌六道輪迴。” 秦夜無比感慨地笑嘆了一聲。 這個老矽膠,終於踏出了這一步…… 好事,絕對的好事,華國地府和三常比起來,差在哪裡? 差在年代的積累,導致陰靈的數目懸殊過大。更差在日積月累的大批中高階陰差上! 希臘地府有判官三巨頭,死亡管理者,處刑者,審判者……印度地府有天龍八部,天蛇王孔雀王黃幡星。埃及地府有十二天神,死亡主宰,沙漠死神……哪個名字不是震懾世界千百年?但華國地府呢? 就靠著三位死神撐場面,這導致他每次外出,說硬話的時候心都在發虛。如今,終於有了些許底氣! “再過千年……”他的目光無限憧憬地看向天穹:“那時候,秦長信他們也有可能進階閻羅……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底氣。” 千年之後,或許已經踏出了星空,屆時千百文明鼎盛,一個位面就是一個全新的文明,甚至可以復甦那些已經消失的神系!比如已經名存實亡的新大陸三神系,比如迦太基,比如快要滅絕的凱爾特,比如克里……到時候……會出現多少主宰死神? 那,才是百花齊放的年代。 不過…… 他的目光冰冷了下來,凝重地看向四周。哪怕在這裡,他也能隱隱感覺到一道不懷好意的目光。 不過,首先要解決掉心魔。 這恐怕是他登基以來最大的危機!對方毫不避諱地對他發起了挑戰! “趙鬼王。”秦夜低下頭,肅容看向趙雲:“地府……最近是否接連發生暴動?”…

殘魄御天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選擇脫離

小說,小說推薦殘魄御天一頭黑色的長髮墜地,長長的黑袍之下似有鬼影攢動,他的身高比正常人族高出一半,但卻顯得很修長。掌著劍柄的那隻手一半露在外面,是一隻猙獰的獸族手臂,而另外一隻手雖然隱藏在寬大的黑色袖袍內,但是露出來的手卻是人族的手,那火焰在他的掌心安靜燃燒,整個人給人無比邪異之感。 這當然是秦宇有意而為之,他還有領海權要爭奪,但也不能見死不救,所以便將自己迥然不同的另外一面展現出來,如今他這副樣子就算是認識的人都不敢想象他們是同一個人,就更別說面前這些人連他原本的樣子也不曾見過,就更加不會往他的身上聯想了。 “混賬!我雷之一族的事豈容他人插手!”雷斷一聲斷喝,秦宇驟然抬頭,所有人都留意到他掌劍的手微微握緊,目光瞬間掃向雷斷,下一刻月光皺起,銳利的刀鋒變化做半輪彎月碾壓下來,沒有人看到他是何時出刀的。雷斷縱然反應再快又怎能奪得過目光,等他驚覺之時那到月光已經落在了眉心。 不過這一刀最終並未落下,只剛剛擦上雷斷的眉心便消弭於無形,但即便如此,雷斷也捏了一把冷汗,因為他清楚地感覺到眉心有一股暖流緩緩而下,空氣中也飄蕩著淡淡地血腥味,若不是雷尊出手,現在他恐怕已經被劈成了兩半。 接下來雷家的眾人也都反應過來了,所有人氣息流動本源起,然而就在他們剛剛一動手的瞬間,無數道月光刀芒便瞬息而至,這次可不是一人一道,那重疊的月光簡直就像是一朵花,每個人一朵。在那貓妖面具下的雙目彷彿可以洞悉一切,但凡任何人有半點動作便會招來那如鬼一般的月光刀芒。 “所有人不要輕舉妄動!” 雷尊大袖一揮,所有的刀芒便消失。秦宇心中暗自驚訝,在那袖袍揮動的時候他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意識直接擠壓空間,將他所有的攻擊全部化為烏有,面前這個人比起那些九重混尊強大不知道多少倍。看來這個修煉的金字塔頂端也是一樣要分座次的,這雷尊的座次很明顯比一般九重混尊高。 “這才是識時務者,諸位放心,我對你們的雷源沒有半點興趣,更不想管你們什麼家族之事,只不過欠了一個傢伙人情,所以到這裡來實非我願。”秦宇抱著雙臂微微側身不鹹不淡地說。 雷尊一時間也摸不清面前這個人的底細,但是他那神乎其技的拔刀技連他都無法捕捉,特別是剛剛那一瞬間他幾乎揮出了數千刀,每一刀都帶著極強的刀芒,但是雷尊自己只感覺到了起手和收刀的輕微波動。現在第七輪齒已經完成了,蕾暄齒輪停止轉動,林映雪的神魂齒輪也在恢復。 “既然你要保護她的周全,那麼此刻你就不應該阻擋我們。如今木已成舟,雷源已經完全與她融為了一體,從今以後林家便是雷之一族的第三主脈,所以你的守護已經沒有意義。”雷尊說道。 “這點我可不管,總之我把人情還了自然便離開,到那時你們是要切手還是怎麼的都跟我沒關係。”秦宇怎會不知道這個老傢伙在盤算什麼,他只不過是一時摸不清自己的深淺,所以先穩住自己。至於林映雪,她無論如何也是雷族的分支,就算今天被自己救走,她的家族也跑步了,所以他根本不擔心。 “映雪,剛剛本尊說的話你可聽見了,你只需要反轉自己的齒輪就可以結束洗禮,從今以後林氏一脈便擁有獨立自主權,而你也將是雷族的繼承人。”雷尊將目標轉移到林映雪身上,只要她今天跟自己回去族,那麼什麼事都不是問題。 只可惜回答他的卻是一陣青色的光芒,林映雪體內所有的齒輪全部修復,她也的確如雷尊所說開始轉動自己的青翠齒輪,只不過不是逆向,而是繼續順位旋轉。那剛剛走完的第七個刻度過去,第八個刻度的輪齒扣上,白金色的雷電開始迴流。 “好大的膽子,你竟敢脫離家族!”見此情形雷斷他們皆是一愣,旋即一個個都暴怒無比,在他們看來這是大逆不道背棄祖宗之事。九齒雷璇的最後兩個刻度會將修煉者所修習的雷術以及雷源全部剝離,如此一來以後所修之術皆與雷族無關,也是一個人主動脫離雷族的唯一途徑。 “林映雪,你要想清楚,不要錯打了算盤,離開了雷族你林家在元素域還能站得住腳嗎?你的青蓮聖手會給家族帶來多大的災難你可知道?”雷尊臉色陰沉,他沒想到幾十年前林敏都不敢做的事今天她的侄女竟然做出了選擇。 雷尊的話顯得有些蒼白,林映雪面不改色,眼神比之之前更加堅毅。幾十年前姑姑選擇了雷族,結果落到了如今的下場,現在她便要與這個冷血的家族徹底劃清界限,從此以後將自己名字前的雷字徹底去掉。所以雷尊的話音落下,她反而加快了速度,今日要麼死在這洗禮之下,要麼永遠自由。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背棄祖宗,那就不要怪本座心狠了!” 雷尊絕不允許有人叛族,特別是還是帶著掌心雷源的人,就更不能讓她活在這個世上。而秦宇也沒有想到林映雪會選擇這樣做,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萬一自己沒那本事護她,她這種選擇豈不是要粉身碎骨當場香消玉殞。 強大的意識伸展開,極其暴戾的雷霆氣息從雷尊的體內散發出來,凡是感染到這雷息的一切物體全都染上了金色變化成了雷電,整個廣場都化為了雷的世界。巨大的壓力碾壓空間,就連秦宇體內的雷源都在躁動,眼看著腳下的廣場一點點化作雷池,秦宇意念一動,天幽魄的本源送入到烏間手套中,而後他高舉著手一掌拍下。 裹著九幽冥火的手中拍落在廣場的地面上,陰森的幽炎擴散開去,一片鬼域瞬間之後展開遍佈整個廣場,在這鬼域之中陰魂不散惡鬼猙獰,一時之間與那包裹在外圍的雷霆不相上下平分秋色。這就是烏間手套裡第一重封印的間域——鬼魅之域。 這鬼魅之域將天幽魄的本源發揮得淋漓盡致,整個間域渾然天成絲毫沒有違和感,那自然散發的氣息極具感染力,縱然強如雷尊,他的雷息也無法浸入其中。 “原來是邪異類的魄域!若你覺得這樣可以剋制本座的雷霆,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 雷尊一躍而起飛入空中,一個轉身之間搖身一變,金色的雷霆齊聚,身穿巨大雪白長袍身型壯碩無比的雷霆人影凝聚而出。頭戴這銀色的巨冠,挺著肥碩的肚子,整個身軀看起來都很富態。身穿雪白的長袍,空間中的雷息變得愈發狂暴,已經遠勝雷賁的千萬倍。 還沒有真正地交手,秦宇的鬼魅之域就已經被這無比狂暴的雷息擊穿了,雷息憑空出現在鬼魅之域,飄蕩的惡鬼陰魂發出一聲聲淒厲的嘯叫,隨後都消失在雷息之中。如此下去那雷璇石的齒輪空間也會被擊穿,到那時虛弱的林映雪必然承受不住。 “千依,遇到了個難纏的對手,我可能要用一用星魂了,你幫我把控好,不到神熙極限不要阻止我!”…

宅童話 – 288.決鬥巨星默林

小說,小說推薦宅童話哪怕在普通人的世界之中,決鬥也是一種很嚴肅的事情,這有著一定的神話根源,在人類神話之中決鬥是戰神對所有人平等而公平的恩賜。 哪怕過去帝國法律也都有明文規定所有人都擁有著在人生尊嚴遭受侮辱的時候向挑釁者發起決鬥的權利,並且當這項權利實施之時,可以無視雙方的身份差異。 另外無論決鬥最終的結果如何,雙方的恩怨也將隨著決鬥的結束而終結,事後雙方家屬親友等等也不能因為決鬥結果而起事端,否則將視為對偉大戰神的不敬。 翻譯一下這條法律的意思也就是說,一個平民在人生尊嚴遭受侮辱之時,甚至可以對一位國王發起決鬥,並且要是這個平民在決鬥之中殺掉了那位國王,王族還不能因為國王被殺這件事而私下報復那個平民,否則就是對戰神的不尊重。 也因此,決鬥之時往往都會邀請一位戰神的祭司前來主持,戰神祭司會作為公證人,見證這場維護尊嚴與榮譽的決鬥的過程,並在決鬥結束後將其整理成檔案存放進教會的檔案室。 戰神的祭司們對決鬥文化是很崇尚的,畢竟能當戰神祭司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一群崇尚武力與榮耀的暴力狂魔,在他們看來當自身的榮耀與尊嚴遭受侮辱的時候,用挑釁者的鮮血來洗刷這份屈辱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至於什麼平民貴族身份的差異啥的,在偉大戰神的眼中,人人平等,一個帝國皇帝和路邊的一個乞丐在神眼中毫無區別的,他們都僅僅只是兩個人類而已,凡人的身份與權勢對於神靈來說毫無意義。 甚至於,戰神本身對於那些喜歡壓迫同胞的上位者就缺乏好感,因為在戰神的聖經之中就毫不避諱的寫明瞭,偉大的戰神在尚未成神的時候曾經因為奸人陷害,甚至一度淪為奴隸,被人丟進血腥的角鬥場當成玩具取樂。 而傳說中歷史上第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決鬥也就是由戰神本人發起的,偉大戰神在決鬥場之中利用當地角鬥士百勝之後可以任意挑戰一個人的規則,直接挑戰了當時壓迫他的國王,並隨後親手將那個暴君的頭顱扭下來做成的酒杯,那顆顱骨酒杯現在都還放置在戰神的骸骨顱座之上呢。 大概也就是因為這段親身體會過尊嚴被人侮辱的經歷吧,戰神在封神之後便將這個曾經需要通過角鬥場百勝這樣的苛刻條件之後才能獲得的決鬥的權利平等的賜予的所有人,為的其實也就是讓弱者能在最後擁有一份維護自己尊嚴的權利。 更有傳聞說每一場決鬥其實都是在偉大戰神的注視下進行的,戰神欣賞那些重視尊嚴與榮耀的靈魂,所以只要在決鬥中表現出相應的品性,就有機會獲得戰神的眷顧。 歷史上也確實經常會有一些性格剛強無比,哪怕在決鬥中戰死,死了屍體也絕不倒下,不願意捨棄尊嚴向壓迫他們的強權低頭的真正的勇士在死後靈魂被接引進戰神的神國,成為戰神坐下不滅英靈的傳說。 只可惜,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哪怕有著聖堂教會的背書,決鬥文化到最後也還是成為了貴族的遊戲,這個本是為了給弱者最後的尊嚴的規則到最後最推崇的卻還是那些身為強者的貴族老爺們。 畢竟,真正有那個勇氣對貴族發起決鬥的平民勇士實在是太少了,他們中的大多數都還是選擇了忍氣吞聲,再有就是在這個平民吃飽飯都困難的時代,你難道還能指望一個面黃肌瘦的平民去在決鬥中戰勝一個從小衣食無憂,身強體壯,還有專門的武技老師教授武藝的貴族嗎? 說到底大概也只有衣食無憂的貴族老爺們才有那個閒工夫去嚷嚷著什麼我要用決鬥維護我的尊嚴吧,真正的底層人光是為了活下去就已經竭盡全力去掙扎了。 強大如戰神可以在外敵環繞的黑暗年代拯救弱勢的人族,讓人類成為大陸霸主,但是祂也只能拯救同胞的生命,卻無力拯救同胞們那早已經麻木的心靈。 而巫師們脫胎於人類,哪怕他們一個個自詡比普通人高階,但是說到底巫師界其實還是附庸於整個人族而存在的,哪怕越是修煉越是容易人性流失,最後甚至乾脆直接不當人了,可巫師界的文化習俗說到底卻其實還是人類那一套。 巫師之間的決鬥規則大體和普通人沒啥區別,非要說個不同大概也就是巫師們對決鬥的狂熱程度是普通人所無法比擬的吧。 另外還有就是巫師的決鬥比起普通人最終總是變成扭打在一起摔跤的決鬥好看太多了,畢竟各種巫術特效滿天飛的場景,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樸實無華的拳腳或者冷兵器戰鬥能媲美的。 在神祕側也是有著基本的秩序規則的,並不是說我實力強大就可以隨便殺人放火,為所欲為的,那種叢林法則一般的弱肉強食只存在深淵之中,而神祕側總體來說也是和平的,各大勢力的守密人小隊也一直充當著類似於神祕側警察一樣的職責。 不過超凡者與超凡者之間自然也會有矛盾有摩擦有爭鬥發生,就算是普通人憤怒了都會打一架,更別說掌握著超凡之力的超凡者們了,信奉力量的他們更加習慣用力量去和別人講道理。 可是因為隱祕禁令的存在,超凡者們其實又不敢隨意的使用力量,兩個超凡者火再大,也是不敢在鬧市區啥的當街戰鬥的,他們生怕萬一事情鬧大了,違背了禁令,到時候可就要被守密人找上門查蒸汽表了。 那麼有沒有一種辦法能既讓雙方無憂無慮的打個爽,又不容易違反隱祕禁令呢 答案是有的,那就是決鬥了。 戰神所賜予的決鬥權利對於普通人來說也只是一個權利而已,但是對於超凡者來說,這其實是一道神術,一道能憑空創造出一個可以讓雙方自由決鬥的角鬥場的神術。…

次元法典 –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 這都不是事(嗚喵喵我們這裡有外賣啦)

小說,小說推薦次元法典方正覺得“萌”這個字真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正如秩序女神所說,你無法把一個固有的名詞概念固定到混沌裡,比如“漂亮”“可愛”“聽話”“善良”“正義”這些具有明確指向性的詞都不行,嚴格來說這就像是在往AMD的主機板上插英特爾的CPU,你要是硬想插進去,那絕對是一拍兩散徹底報廢的收場。 但是萌就不同了。 它沒有一個特定的方向性,可是又確實是一個概念! 好萌! 很多時候,內心的感情都可以用這個詞來形容。 但是究竟是什麼呢?這就不一定了。 唯一可以確認的就是,“萌”這個詞代表著所有人心中最美好,最柔軟的部分。 這與正義或者善良,甚至美麗這些具有固定方向性的詞就完全不同了。 正義的話,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不同的正義。善良也是如此,有些人認為的善良在其他人看來可能就是聖母,而有些人貫徹的善良在很多人看來也許是冷酷無情。美麗也是如此,你不能夠指望人類和貓貓狗狗擁有同樣的審美觀,至少人類肯定不會因為同類的毛髮是否亮麗來判斷求偶標準。 所以如果是這種指定方向性的概念,肯定會因為差異出現各種問題。 但是“萌”就不同了。 它是反過來的,它並不代表任何一個具體的概念,它代表的是被戳中內心之中爆發的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對美好事物的愛護和欣賞! 等等,那有人就要問了,為什麼感動啊,迷戀啊,這種不行嗎?這也是內心深處爆發的感情啊? 當然了,對大多數人來說無所謂,但是對那些看著人體內臟嘿嘿哈哈的,對著死屍瞧來瞅去的,你這個感動和迷戀的標準就完全大不一樣了……… 更重要的是,萌這個字,只有懂的人才會懂它的意思,不懂的人就是不懂,這也從一個層面隔絕了那些廣範圍內有可能扭曲概念的傢伙。 事實上,眼下這個芙蘭朵露當然不是那個真正的芙蘭朵露,而是方正按照自己腦中的概念塑造出來的,以“萌”這個概念為主的芙蘭朵露。他的想法就是,別的不說,起碼先把這個混沌小丫頭的“萌”的概念給固定下來,然後至於怎麼個萌法,再配合大眾進行一波反向洗腦,然後慢慢的將這個“芙蘭朵露”的內在清晰化,從而使其“轉化”為秩序生命體。 “你的意思我是明白了。” 聽完方正的解釋,秩序女神是明白了方正的意思,當然,她還是無法理解“萌”是個什麼意思。也難怪,對於任何一個詞的概念要求都要精確到小數點後面十位數的秩序一族來說,像“萌”這種大而化之,根本沒辦法詳細解釋的字詞,他們是真的理解不了。 方正之所以選擇芙蘭朵露而不是蕾米莉亞,是因為芙蘭朵露屬於混亂陣營,而混亂陣營的角色概念更符合混沌本身,比較便於融合。蕾米莉亞的話,由於概念太過於清晰化,反而很難與混沌共存。 說白了就是人設狂魔很難和混沌產生共鳴,反倒是那種連設定者和讀者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什麼定位的,反而更加容易與混沌融合在一起。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問題,畢竟混亂陣營裡的萌系角色還多的很呢,以後一個個造就是了唄。 那歌詞怎麼唱的來著? 天空飄來五個字,那都不是事!…

重生晚點沒事吧 – 第222章 抹殺!

小說,小說推薦重生晚點沒事吧夢到自己在渡劫之後變成了孩子? 張建剛心臟砰砰砰的亂跳。 果然讓自己猜對了,那張孩子的臉就是自己渡劫元嬰之後的臉! 這太詭異了。 大姐家這兒子,還有另外兩個小子的夢已經不止一次應驗了,這也是自己讓他們有什麼情況第一時間找自己的原因。 “大舅你不會真的會變成孩子吧?”那留著一頭長髮帶著洗髮水味道的小東還嬉皮笑臉的問道。 “快說,別扯些沒有的。”張建剛瞪了這貨一眼。 一會大舅一會兒大伯的,這小子每次見自己的稱呼都不一樣。 “是這樣大舅,在我們三個夢裡,世界入口開啟那天你讓文君哥去的軍演現場,你跑到一個封閉的海域去渡劫元嬰了。”老大家孩子說道。 張建剛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 這三個小子簡直是超級預言外掛啊! 這事兒自己沒跟任何人說,就是文君也暫時沒說,是準備等臨渡劫之前安排的。 的是,世界入口開啟那天自己不準備去世界入口現場,是準備在另一個地方渡劫的。 這樣通過渡劫,通過小紅書,就像上次弄殘那個蔣閻君一樣,自己也能震懾到時候個別心懷不軌的魑魅。 畢竟聯合軍演有數千魑魅在地球,外加雖然基本上不可能,但是萬一衝進來的趙宇驍位面不死心的仙人呢? 所以到時候張建剛不會出現在現場。 而此刻老大家志強全都提前在夢中看到了,連那日自己的部署都一點不差。 “然後……你成功渡劫了,老霸氣了!不過當經過洗禮之後,夢裡你竟然變成了一個小孩!真的張伯,你真的變成了一個小孩。”此前小區鄰居家叫大鳴的小孩興奮的說道。 “……” “小孩就小孩吧,你興奮什麼?”看著這貨,張建剛忍不住問道。 “咳咳,我沒興奮,沒有。恩那個,那個接下來突然從你身體裡出現了一個影子……具體就是這些。”那大鳴趕忙擦了擦冷汗說道。 “哦對了,你還說早知道就把‘你們’抹掉了,可惡!”那小東還模仿張建剛的口吻說道。 白了這幾個小子一眼,張建剛卻是皺起了眉頭。 同時張建剛注意到幾人說的是你們,而不是你。 “再一個就是紫御世界,那個影子還提到了紫御世界,他說咱們這個紫御世界是歷史上的第四個,前面還有三個。”志強那孩子說道。…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梳理!【第三更!】

小說,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盟主放心,我們一定抓緊。” 旋風妖王點頭應聲。 昔日這位妖王還跟陳季川有過齷齪,隨著獵殺邪神,修為突飛猛進不說,戰力也在狂飆突進。 對陳季川早就心悅誠服,甘願追隨,只求有朝一日能問鼎蠻荒。 “盟主注意安全。” 伏凌妖王、水青妖王也衝著陳季川迴應。 他們早就熟悉這位盟主時不時就要消失一段時間的習慣,每年有大半年都見不著人。 “嗯。” “你們也是,凡事小心,散吧。” 都是老妖了,陳季川沒說太多,擺擺手讓三位妖王各自散去。 過了片刻,他也從洞穴中出來,施展‘太陰元磁潛行大法’趕路,身形隱藏在蠻荒山川間,不易察覺。 途中,還有閒暇調出‘仙籍’面板來看—— 姓名:陳季川【其六】 年齡:380(205/1000) 仙階:2 仙職:無 等級:22 修為: 仙道:開竅二重; 命道:煉魄一重; 性道:凝魂一重; 天賦:造化·洞悉;造化·衍法;造化·點化 功法: 《劍圖》(旁門級)第二十二層; 《五形八法拳》(旁門級)第二十一層;…

萬道劍尊 – 第4814章 感悟六鴉天帝文

小說,小說推薦萬道劍尊在他的決定下,陳青留守六天境域。 由於春秋和崔景兩人,在路途上偷吃了不少六鴉帝君封藏的絕品丹丸之後,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晉升,成就衍仙之位,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了,故而也讓他二人留守。 這次去往公子糾所掌控的大彌天,劍無雙只決定帶著諦清前行。 在定下決定之後,他便去往大殿外的廣場上調養和恢復起來。 陳青等人也各自入定調息,自從北天仙州覆滅之後,對他們的創傷異常之重,以至於他們在回返六天境域之後,實力還全都沒有恢復。 若非得到了六鴉帝君的感悟傳承,劍無雙的實力定然也不會恢復巔峰。 現在的他,說是調養和恢復,其實是已經著手探查那封存在他體內,在他神識中的那部六鴉天帝文了。 諦清則是寸步不離的跟在他的身後,眼裡掩飾不住的渴望幾乎要溢了出來。 劍無雙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去管他,著手探查六鴉天帝文。 諦清也隨之緊張了起來,全神貫注,甚至比他還要緊張。 就在這時,原本看似老僧入定的劍無雙,忽然慢悠悠的來了一句,“你和公子墨是什麼關係?” “啊?……”諦清一怔,然後片刻後才反應了過來,沉思一會後才道。 “其實我們,算是某種利益關係吧,但要說是朋友則遠遠說不上,畢竟我們都是各取所需而已。” 說到這裡,諦清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想要得到我的庇護,而我則是想要一些他帝父的氣運而已。” “公子墨的帝父?真武陽的氣運,要那做什麼?”劍無雙看向他道。 諦清也沒有隱瞞什麼,“每隔一華年,公子墨便會給我一縷真武陽的帝君氣運,供我感悟,但收效甚微,我依舊困縛在九轉的位置,難以領悟到那玄之又玄的帝君氣運。” 劍無雙聞言,又道,“九轉大衍仙之上,便是帝君了嗎?” 諦清搖頭,“帝君同樣是屬於大衍仙之境,但大衍仙絕不等同於帝君,甚至可以說是和帝君完全兩種存在。” “想要成為帝君,便要領悟和衍生出自身的帝君氣運,屆時才可建立天庭,掌控無數天域的大道。” “我已經困縛在九轉大衍仙很久了,久到我都快要忘記當初了。” 他的雙眼中有疲態一閃而逝,“如果我不說的話,恐怕你也不會相信,我是和這大司域的帝君真武陽,其實是同一個時代的。” “但他在大衍仙五轉的時候,就領悟並衍生出了帝君氣運,而我被困縛在九轉已不知多少華年,卻依舊停滯不前,連一絲氣運都不曾感悟的到。” 說到這裡,他唏噓不已。 劍無雙聽完之後,也大概明白了一些,緩聲道,“修行一途,直至最後,修的不過是對天道,氣運的感悟和掌控,這等玄之又玄的東西,遠不是用天賦去領悟的,唯一能做的便是去感悟,去貼切,雖然我說的有點空,但事實便是如此。” “你的道,你的氣運,或許在今後的某一天,說不定會浮現在你的心中。”…

稀有技能 – 第512章 與時間竟逐

小說,小說推薦稀有技能吱吱——,血色蝙蝠怒叫了一聲,它似乎很不樂意這些黃皮猴子敢挑釁它! 它不是誰,正是天堂十大元帥之一,凱麗,她西方貴族,有著非凡的地位,即使來到這世界後,她依舊享受著現實的爵位,過著高人的一等的生活。這種貴族的生活,讓她有著無上榮耀,無上榮光。在這世界她有著優先順序的享受權利,無論是練級,還是副本,或者是進階為玄階,或地階,她都有優先的權力,在她們貴族圈裡,其它人則必須在他們之後才能享受這些常人待遇。 因此,她掌握著太多的修煉資源,即使不用領悟境界,也能通過靈材打通靈竅,從而能直接提升為地階,這種方法,也只在她們的圈子裡傳播,普通人是不知曉的。 所以,作為貴族的她,就是靠這種方式打通的靈竅,才一舉突破為地階,不僅是她用此方法,就連天堂之主蕭菲雅,以及三大護法神也同樣如此。 也正因為如此,便造成這世界資源及其的稀缺,特別是靈材,基本上已經被她們進行了壟斷,所以生存在這世界的普通人,基本上只能靠自己來苦修了。 凱麗成為地階也只有半年之久,現在算起來她不過是築基中期,比起蘇萱大圓滿差太多了,不過,她學習的地階神通,倒是不比護法神差,才讓她在他人幾番打擊下,依舊能活命,這可謂是 現在,它既得知歃血會的會長不在,它自然有著底氣幹在這座城池造次,竟管系統一而再,再而三的發出警示,但之前的羞辱之仇不得不報!畢竟,尊貴的她何時受過此等侮辱?且是被賤奴蹂躪,這更加的令她難以釋懷,所以她甘願冒險,也要讓這些侮辱她的人復出深重的代價。 隨著她一聲尖叫過後,就見她對著那個偽裝成副會長的快劍段飛衝去,在衝過去的一剎那,她竟然再次分身,分成一群血色蝙蝠,對著快劍段飛蜂蛹過去。 她化身的這群蝙蝠飛速極快,即使是快劍段飛他也是倉促反應,顧得了眼前,卻顧不了身後,他心知,若是被蝙蝠咬中,恐怕小命就得交代在這裡了,為了給凶狼洪峰時間他沒有退卻,用自身引以為傲的速度,與這群蝙蝠周旋,也就在他周旋時,可謂是險象環生,九死一生,他前腳離開,後腳就跟上幾隻蝙蝠,而身後,左右兩側,都是緊追不捨的蝙蝠,只要稍微慢上一丁點,下場隨時都有可能含恨,死成人幹。 “瑪德,這蝙蝠也太多了,老子快應付不過來了!這樣下去就要涼涼了!” “該死,他們怎麼還沒反應過來?真是急死人了!” 這時,快劍段飛他使出了吃奶力,拼了命用最快的速度閃避著這群由凱麗化身的蝙蝠圍攻,這些蝙蝠緊追不捨,它們的速度只慢上半拍就能抓到快劍段飛,為此,快劍段飛也就越加的焦慮起來,當他在高速閃避時還特意留意了凶狼洪峰一眼,發現他依舊處於一副在討好誰的樣貌。 難不成,從剛才閃避蝙蝠襲擊,再到被一群蝙蝠襲擊的這段時間,才不過一秒?這未免也令人絕望了吧? 撐了這麼久,結果連一秒都不到,這跟過年有什麼區別?想要凶狼洪峰等人反應過來,這要撐到什麼時候?天荒地老? 此刻,快劍段飛有些絕望,他拼命的閃避蝙蝠,不敢遲疑半步,哪怕是丁點,都不能停歇,必須不停的閃避。在這種極限閃避下,一瞬間,便製造出大量幻影,顯現在此地,這些幻影沒有消失,還不停的增加,直到五十來個時,才逐漸減少。 也正當幻影減少時,正在向快劍段飛吹噓的凶狼洪峰總算反應了過來,此刻在他眼裡,已然發現快劍段飛正在躲避著蝙蝠的襲擊,看這幻影數量,他背心瞬間拔涼,真不知這快劍段飛此刻在遭遇什麼,令他片刻都不能停息,他知道速度越快,越是以極限速度移動,就意味著體力會消耗很快,再拖延下去,快劍段飛必定會力竭,只要體力稍微不支,他就會殞命當場! 為此,凶狼洪峰大叫了一聲: “飛仔撐住,封魔四靈陣,啟!” 隨著他聲落,就見以他自身為中心,出現一個圈向方圓外極速擴散過去,直到這個圈籠罩此地近方圓五十米時,圈才停下,停下後,就見這個圈似乎被什麼啟用了,陡然間,有著四道沖天氣柱,而這氣柱也剛好落在圈的邊緣面對面的正對著。隨後,這四道氣柱上升一定高度後,就隨同的中間升起的一道氣柱結合起來,形成一個碗狀,將這片方圓給蓋住了,其後這個‘碗’ 完成這一系列操作後,也僅僅過了幾秒而已,然而這僅僅幾秒,就讓在與蝙蝠糾纏的快劍段飛差點斷氣,他此刻,已是憋的滿臉通紅,帶著一口氣與蝙蝠作最後鬥爭,在他念頭中,不能停下,絕對不能停下,哪怕是丁點也不行!他不想讓身邊人失望,也決不能再讓自己失望!哪怕是跑斷腿,榨乾了體力,也必須跑下去,一直奔跑下去! 在這種體能極限發揮下,他也是頭一次感受到時間的緊迫,也是頭一次感受到時間為何如此的漫長,他感覺自己奔走了很久很久,久得似乎感覺不到自己的腿,完全的麻木了,跟機械一樣,無休止的重複再重複下去,也隨著他不停歇的移動,他的體力流失極快,但他也沒喘口氣,或許,這個時間根本不允許他去喘口氣! 喘口氣就意味著什麼,會停下,即使稍微停下,下場就會死!這些蝙蝠,似乎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不管他閃避到何處,它們都緊追不捨,就這樣,他持續了幾秒,這幾秒感覺像是渡過一個漫長的歲月。在這個時間中,他覺得自己快散架了,他真的真的想停下來休息,好好享受下帝王桑拿,過著快意的人生,然而這些不過是奢望,他腦海中唯一念頭,就是不停歇的跑下去! 或許,快意並不是自由才能快意,快意也會在與他人競爭,比拼中,得到至極的快意,他回想起自己曾經在街機廳,跟諸多人進行街機格鬥時,那種暢快淋淋的感覺,令他忘記工作中帶來的煩悶,生活中帶來的壓抑,全心全意的投入競技中,盡情的享受競技的樂趣,這種感覺令他無比的快意,無比的舒暢,沒有壓抑,沒有煩悶,盡情的宣洩自我,這或許就是他尋找的快意! 自從來到這世界後,在歷練成長中又遭遇他人打壓,後又在他人解救下,才能脫身自由,但這自由並不如意,也不快意,讓他難以釋懷,一直想找機會擺脫他人的束縛,去獲得真正的自由,然而自由後,他才發現跟以前一樣,沒有什麼變化。 從此忘記了快意是何種滋味,於是他不停的尋找快意,從敵人身上,從女人身上,或者從朋友身上,依舊感受不到快意,記憶中的那種快意,為此,他逐漸的迷失,懷疑起自己,甚至放棄自己。…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三章步驚雲,請幫主賜教

小說,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斷浪心機深沉,明明身懷絕世武功,卻甘心在天下會當一個養馬的雜役,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好人。” 雄霸對著幽若說教。 作為他雄霸的女兒,幽若還是有些太天真了,居然覺得斷浪是一個好人,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斷浪如果真的是好人,也走不到今天這一步。 “爹,你對斷幫主有偏見。” 幽若卻有另外的看法。 在對待無天的態度上,她遠比雄霸要客觀。 雄霸看到幽若這麼說,只得在臉上露出一個無奈之色。 幽若的心裡,對無天居然有這麼好的印象,無論他怎麼扭轉,都扭轉不過來。 這讓他的心裡分外無奈。 …… 無天放幽若自由之後,對於幽若的事情,就不怎麼上心,轉而將心思放到了步驚雲的身上。 步驚雲可是一個大問題,處理不好,對於天下會的影響,會非常大。 最簡單直接的方法,自然就是砍掉步驚雲的手臂,然後將步驚雲扔到鑄劍師於嶽的面前。 這樣,步驚雲不僅會得到麒麟臂,還會和於楚楚發生邂逅。 相比起愛慕聶風的孔慈,一心愛慕步驚雲的於楚楚,才是最適合步驚雲的女人。 只是,步驚雲現在畢竟是無天的手下,無天也不可能,一言不合就砍掉步驚雲的手臂。 思來想去,無天決定讓步驚雲自己去選擇自己的命運。 “文總管,去叫步驚雲來見我。” 無天的心裡做出決定後,對著一旁的文丑醜吩咐道。 “遵命!” 文丑醜得到無天的吩咐之後,馬上去找步驚雲。 …… 步驚雲看到雄霸虎落平陽的時候,很想衝上去報仇,只是,當他見過雄霸在天下會養馬的樣子,步驚雲卻又覺得,殺死雄霸,反而是讓他解脫了。 讓以前高高在上的雄霸在天下會養馬,才是對他真正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