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太清問道 – 第四章 李耳西出函谷關【求訂閱!】

小說,小說推薦
洪荒之太清問道
第四章李耳西出函谷關
首陽山,太清宮,無極殿之中。
李耳和孔丘聽聞了太上之言後,均是微微頷首,十分贊同太上所說的。
釋迦牟尼現在雖然只是準聖中期的境界修為,但是因為他佛道兩家雙修,本身的實力就要超越同等級的存在,再加上太上賜下的靈寶‘玄光塔’和他自身搭配的念珠,實力足矣對抗準聖後期的存在。
等到計劃真正定下,釋迦牟尼日後有大勢加深,再加上佛道兩家雙修的情況,想要晉升到準聖圓滿,或者是超越準聖圓滿的地步,那也是不會太難的。
“釋迦牟尼已然出關,接下來,便可以去實施計劃了……”
李耳收回了目光,看著太上,微笑道。
聞言,太上點了點頭,說道,“你做完這一切後,便返回李家修行吧,洪荒氣運凝結,估計會有大勢降臨,局勢又會變得不一樣了……”
聽此,李耳點了點頭,他倒也是有所猜測。
孔丘雖然沒有太過明白,但最近這數十萬年來,洪荒之中的氣運和靈氣確實是提升了不少,也新誕生了不少的生靈來,確實是有一個大勢跡象的。
心中想了想後,孔丘便是不再理會了,反正也沒有太大的關係,慢慢看了。
……
偏殿之中。
某一時刻之中,釋迦牟尼緩緩睜開雙眼,深邃的雙眸之中精芒閃動。
“佛道兩家雙修,果然不一樣……”
細細的感受了一番之後,釋迦牟尼心中暗自欣喜道。
李耳的計劃,他自然是清楚,亦是十分堅定的施行這個計劃。不過有一點他沒想到的是,這佛道雙修之下,實力的提升如此之快。
除此之外,在自身佛道兩方的法則掌控之下,同等級的存在,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自己此時的強大,他可以清楚的感知到。
再加上道尊賜下的中品先天靈寶‘玄光塔’的協助,釋迦牟尼相信,自己的整體實力,並不在準聖後期之下,等到自己計劃成功,大勢加身,說不定還可以藉此進入準聖後期。
到那個地步,就算是放在現在的洪荒之中,都是一方不弱的高手了。
因為佛道雙修的底蘊,給了他可以小階位的越級,等到後期的地步,硬接準聖圓滿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也正是這一點,釋迦牟尼此時感受了一番之後,心中頗為的欣喜。
“算算時機,也是差不多了……”
釋迦牟尼知曉,自己出關之日,便是計劃實施之時,現在時機,已然是差不多了。
他看了一眼大殿之後,便是起身,朝著大殿而來。
……
無極殿中。
釋迦牟尼來到大殿之上,見到了太上,李耳和孔丘三人,當即朝著三人行禮道,“弟子釋迦牟尼,拜見道尊,道君,孔聖!”
“不必多禮!”
太上手中一揮,扶起了他,說道,“此番前去,佛道雙修便是你的底牌,你需得好生修行,莫要辜負我等的期望,將此事圓滿的完成……”
“道尊放心,弟子自會全力完成任務……”釋迦牟尼拜道。
太上微微頷首,看向了李耳,說道,“如此,你便去吧!”
李耳聽此,點了點頭後,便是起身,帶著釋迦牟尼離去了。
看著兩人離開無極山脈之後,太上和孔丘方才收回了目光。
“老師,洪荒大勢將起,是福是禍?”
孔丘心中想了想後,看著太上,開口問道。
“大勢之下,眾生皆有機緣,於洪荒眾生而言,倒也是福……”
太上看了一眼洪荒大地,淡淡開口道。
聞言,孔丘點了點頭,沒有再開口。
他的目光,落到了洪荒之中,等待著李耳和釋迦牟尼的情況了。
……
李耳帶著釋迦牟尼離開之後,並沒有直接前往此番要去的西牛賀洲。
李耳選擇從人間界的西方而行,而後轉入西牛賀洲,如此一來,也能引動氣運西行以及更加的隱蔽。
人間界,函谷關,此乃九州一處雄關。
此處險要關隘,西據高原,東臨絕澗,南接秦嶺,北塞黃河,不僅是一處戰爭要地,還是勾通東西方文化的重要樞紐。
函谷關頗為雄壯,光城牆就有五十餘丈之高,更架有許多危險戰爭武器在上面,遠遠看去,只覺得似乎有一頭遠古凶獸正盤踞此地,散發著一股戰爭的崢嶸氣息。
而在函谷關之外數千裡處,有一老者騎著一青牛自東方而來。
老者鬚髮皆白,面色卻出奇的紅潤無比,他一身陰陽道袍,頭上紮了一髻,頗有種仙風道骨的氣質,身邊有一青色道袍的道人負責牽牛。
兩人緩緩向著函谷關的方向而來,正是李耳與釋迦牟尼了。
而李耳座下的青牛,確實是先天跟腳的青牛,這也算是他道家的坐騎,雖然遠遠比不上青玄,但到底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坐騎了。
他們此時自東方而來,往西方而去,途徑函谷關。
聖人出行,紫氣東來三萬裡!
函谷關守將尹喜趕忙拜見太上,這可是聖人,見上一面可是不得了。
李耳在函谷關逗留了數日,便繼續西行,前行之前,還留下了一篇道家著作,《道德經》。
……
人間界,函谷關。
在函谷關逗留了一小段時間,留下了道教道經《道德經》給尹喜之後,便是離開了。
尹喜也是靠著這一部道家著作,日後有自己的機緣造化,也成為了一方高手,立了一方大勢,威震一方。
不過這些,與李耳和釋迦牟尼此時,沒有太大的關係。
……
李耳和釋迦牟尼出了函谷關之後,便是繼續向西行去,這日,兩人轉入了地仙界,來到終南山處。
李耳和釋迦牟尼在終南山暫住下來,於南山不老松下講道,在終南山後山清涼山上講經,樓觀臺上煉丹,日子過得很是瀟灑。
終南山玉柱洞的雲中子聽聞此事,也經常前來聽道,畢竟李耳乃是自己師伯的分身,自己去聽講也無甚大礙,畢竟算是自己人。
“嗡!!”
李耳此時的講道,是為了最後的安排,也是為了讓釋迦牟尼可以在立教之後,徹底進入後期之境才如此安排的,也算是給他最後的機緣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