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跟新安候有什麼關係?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方休和趙嫣同時轉頭看去,便看見幾個彪形大漢,手拿著木棍,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排隊的人見到這一幕,臉上都是露出驚恐之色,紛紛讓開。
一般來說,到這布莊來買步的都是中年婦女,便是年輕的姑娘都是很少。
見到這一幕,自然沒有幾個敢出頭的。
“你們掌櫃的是誰?讓她滾出來!”
領頭的是個刀疤臉,看著布莊前的小丫鬟,一臉凶狠的道。
看上去就不是什麼善茬。
那小丫鬟也是被嚇得不輕,顫聲道:“掌,掌櫃的不在,你,你們有什麼事?”
“有什麼事?呵!”
那刀疤臉把木棍往肩上一扛,罵道:“你說有什麼事?你們這邊的布匹賣的這麼便宜,還讓不讓別人做生意了?
按照新安候的話,你們這叫做,叫做……”
那刀疤臉面露沉思之色,想了許久,方才道:“對了,叫做擾亂市場規律!你們這是故意搗亂的!我要跟你們掌櫃的好好談一談!”
幾個看上去就是地痞混混的傢伙,手裡還拿著木棍,到人家的布莊前面,還說人家是搗亂的。
還說什麼擾亂市場規律。
別說是在一旁有些無語的方休和趙嫣,便是那些中年婦女聽了都是覺得莫名其妙。
終於有人鼓起勇氣的道:“人家賣多少銀子,是人家的事情,關你們什麼事?”
“就是!你們做不了生意,自然有別人做,有什麼好說的?”
那刀疤臉聽見這話,表情不善的看了說話的那兩人一眼。
那兩人頓時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這個時候,刀疤臉才繼續說話。
“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給我老實一點,乖乖的給我把價格漲上去,不然我砸了你們的店鋪!還有你們那個什麼狗屁機器,也給你們一塊砸了!”
說著,拿著那木棍狠狠的朝布莊前面的窗戶砸了一下。
瞬間,玻璃炸開來,響起一陣聲響。
圍觀的人都是尖叫著撤了好幾步。
那彪形刀疤臉還是不滿意,看著那幾個小丫鬟,露出凶狠的表情,惡狠狠的問道:“聽見沒有!?”
幾個小丫鬟都是被嚇的不知所措,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個時候,卻是傳來一道悅耳的聲音:“沒聽見。”
眾人聽見這聲音,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那刀疤臉也是一怔,怔了以後,更是凶狠的道:“滾出來讓爹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話音落下,便看到一個俊俏的女子身披輕紗,緩緩的從布莊裡面走了出來。
站定以後,看著那刀疤臉,眼眸之中皆是不屑,整個人顯得那麼清冷,淡淡的道:“大楚律法並沒有規定一匹布便不能賣一文錢。
今日,我便告訴你,我無休布莊,無論何時,布匹都是賣一文錢,無論你們如何威脅,如何做,都是一文錢。
你若是不服氣,儘可以砸了我這布莊,看看事情鬧大以後,倒黴的究竟是你們,還是我們無休布莊!”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和這女子的外表極不相符。
圍觀的人見到這一幕,都是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這女子是誰啊?竟然這麼硬氣?膽子這麼大?不怕人家打她一頓?”
“還能是誰?這便是無休布莊的掌櫃的兼背後的東家,林婉晴!”
“怪不得,不虧是伊人居的頭牌清倌人,花魁,這相貌都快要比得上我年輕的時候了。”
“得了吧,你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真以為我不知道,跟人家比中間還差了不知道多少個我呢!”
“你說誰呢!”
“……”
圍觀的人都是在議論,林婉晴卻是往前走了一步,徑直的走到了那刀疤臉的面前,冷冷的看著他。
“我便是無休布莊的掌櫃,我如今便站在你的面前,我看你敢怎樣!”
那刀疤臉原先是京都府有名的地痞混混。
因為夏憶雪和新安候的雙重打擊,這段時間沒有辦法,只能改良從善。
用多年的積蓄開了一家布莊,卻是沒有想到開業了沒有幾天,就突然殺出了一個無休布莊,還離他的布莊不遠。
這幾天,布莊的生意是急轉直下,他不知道怎麼回事,便出來看一看。
沒有想到,就看見了這隻賣一文錢的布莊,啥也不瞭解,便叫上了幾個兄弟,拿著木棍到這兒來了。
本以為一個做生意的,能有多大的膽子,嚇唬嚇唬也就完事了。
卻沒有想到冒出來這麼個傢伙,看上去這麼的柔弱,實際上竟然比他以前見過的那些男的掌櫃的還要硬氣。
他心裡面一陣苦澀,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面上卻是呲牙咧嘴,儘量的讓自己看起來凶狠一些。
指著林婉晴,惡狠狠的道:“你有種再說一遍!”
“我便說了,我無休布莊無論何時一匹布都是隻賣一文錢,你要砸便砸,要打便打!我看看最後到底倒黴的會是誰!”
林婉晴站在那刀疤臉的面前,表情十分的清冷,竟是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也是,能在寧王叛亂的時候,沒有絲毫的考慮便收留下方休一行人。
這樣的女子又如何會表現的柔弱呢?
在她的身後,幾個小丫鬟都是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家掌櫃的,很想上前幫忙,卻是沒有一個人有膽子這麼做的。
這個時候,正在後院忙活的珠兒也是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趕到布莊的前面,見到了這一幕,忙不迭的跑開了。
同時,吩咐了布莊的丫鬟們一句:“你們在這裡看好了,若是那些地痞混混真的動手,你們快點把掌櫃的拉回來,不要跟他們起衝突,我去找新安候,你們明白嗎?”
“明白,明白。”
小丫鬟們不住的點頭。
珠兒這話的聲音不大卻也不小。
雖然沒有那麼的刻意,可是圍觀的人和那刀疤臉都是能聽得見。
那刀疤臉聽見新安候三個字,整個人都是懵了。
這布莊和新安候有什麼關係?
那小丫頭怎麼莫名其妙就提到了新安候?
莫不是這家布莊是新安候開的?
這個時候,圍觀的人們也是議論了起來。
“我怎麼說的,這林婉晴肯定是和新安候有點事,要不然當初能傳的像模像樣的?”
“的確是,你看那小姑娘,一出了點事就往新安候府跑,一定是沒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