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殺局!(推薦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早在三方人馬出現時,系統就又蹦躂了出來,並適時釋出了支線任務!
【叮,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殺局!】
【任務描述:果然,宿主又被人堵了,不想殺宿主的龍套不是好龍套!這次明顯是有三方人都想搞死宿主!宿主該怎麼辦?怎麼辦?】
【任務說明:宿主可選擇逃離戰場或者反殺所有龍套!】
【任務獎勵:成功逃離殺局獎勵五星級抽獎一次!
反殺面前的三方不懷好意之人則獎勵七星級抽獎一次!】
林陌原本確實想先撤再說,自己畢竟還有個七星級的附身,至少也能把自己暫時提升到天人合一中期。
不過文玉堂此人確實算是一個意外之喜,林陌也沒想到還能把這人嘴炮成功了,隨即果斷選擇都宰了,主要他也想能清楚那陸仁賈到底是誰派來的。
時間回到現實,玄哀正一臉複雜的看著林陌,雖然那隱殺所的帶頭人在他之前那種玩命打法下,已近乎重傷。
但最後還是被林陌一套連招給果斷收人頭了,問題還是用的佛門武學。
那好似焚烤一切的火焰,就讓他都有幾分心悸。
林陌拍了拍還在發愣的玄哀道:“還愣著呢,你去幫文大俠,我去把那兩方剩下的人都處理了。”
玄哀點點頭後,仰天大吼一聲,好似要把心中一切鬱悶釋放出來,然後直接圍著陸仁賈就開始暴打!
雖說天下間隱藏的天人合一境高手不少,但能踏上地榜的文玉堂和玄哀顯然都是佼佼者。
就憑玄哀這抗揍能力,先被林陌給差點廢掉,還能短時間恢復過來,差點還單殺了一個天人合一境的強者,可見其實力!
在離開了玄哀的領域後,林陌體內的三分歸元氣自行運轉,察覺到原本耗空的真氣又慢慢補足。
林陌心道:‘這三元歸一真是個BUG技能,特別是搭配上自己這種修煉了《九霄真經》,體內真氣的儲存量本就是同境界高手好幾倍的人。’
隨即他看向只剩下不到十人的圍殺者,嘴角不由輕蔑的一笑,風神腿在此施展!
開始了他接下來的單方面屠殺!
陸仁賈這時也深感不妙,怎麼一轉眼的功夫自己的同盟就死乾淨了,更麻煩的是這玄哀,和文玉堂不同。
玄哀極具攻擊性,招式威力也極為強悍,而文玉堂更側重於騷擾和纏鬥!
兩人這麼配合下,反而把自己這邊給打的節節敗退。
陸仁賈下意識看了眼林陌的方向,只見最後一個可憐的娃子被林陌一頓連踹直接帶走,不由愈來愈焦急。
隨即他和身旁的美婦對視一眼後,尋一破綻藉機發出一道響箭!
文玉堂和玄哀不知其意,但也猜到了恐怕對方是要藉此聯絡其他的高手前來,因此下手更重三分。
林陌顯然也注意到了這點,連忙一個閃身加入到圍毆的隊伍中!
那陸仁賈一身硬功極為不俗,特別是在其領域的加持下,硬挨玄哀一拳而面不改色,那美婦使用的一手好鞭法,適時幫助陸仁賈抵擋下來部分傷害。
兩人目前改變了戰術,已拖延為主!
林陌深吸一口氣後,單手雙指豎起飄忽不定間,隱隱的瞄準印堂、檀中、氣海等緊要穴竅,以指分上中下三路攻敵!
此乃三分神指·三分天下!
大凡硬功雖然身堅如剛刀劍難傷,但正所謂物極必反!一旦被硬功被攻破罩門所在,立刻就會功破人亡!
為了應對江湖上修煉硬功的高手們,雄霸的三分神指中更是專門為其,創造出一招專攻下上中下的招式——三分天下!
只見那陸仁賈整個人好似撒了氣一般,玄哀見狀手呈拈花狀,一道強橫且柔綿的指勁,僅在剎那間便擊中其眉心!
而文玉堂以指化劍,沖霄凌然的劍意直接沒入陸仁賈的胸膛!
林陌看其還有一口氣,再次使出一指!
三分神指·斷玉分金!
只留下陸仁賈那一雙不甘的眼神,最後他伸出雙手好似想要抓住什麼,但還是就此徹底倒下!
最後的一美婦自然更沒有還手的餘地,在三人的合擊下,抵擋力度越來越弱,而且因為陸仁賈的死,她顯然陷入了一種瘋狂!
近乎完全放棄防禦,拼著以傷換傷也要將林陌擊殺!
結果也很明顯,林陌硬抗了她一鞭後,一拳將其頭顱打碎,直至殺局已解!
而此時無論是林陌還是文玉堂,甚至玄哀,都沒有放鬆警惕,因為他們清楚之前那陸仁賈發出的響箭必然是在召集援軍!
可是左等右等,一個時辰後,天色已暗,還是沒有人出現。
在某處依舊在觀察林陌的鬼尊·無魂,一邊上下拋著一個人頭一邊對任月軒道:“你還是挺心疼你家少教主的嘛。
不過這個真武境的武者確實也不適合現在出現,可惜了,可惜了。
我倒是挺想看看你家少教主吃癟的。”
任月軒撇了撇嘴道:“挫折教育是要有限度的,陰陽境打真武境,這哪是什麼挫折,這叫找死,不過這個真武境的面容極其陌生,我查探了下他的記憶。
發現也已被人下了一種奇特的封印,以至於大腦裡的東西全都被毀。
現在有用的只有這張臉了,你回去查出什麼記得告訴我聲。”
無魂依舊一邊拋著人頭道:“知道了,不過我更好奇下面的事情了。”
林陌三人此時也察覺到了所謂的援軍應該不會再來,紛紛長舒一口氣。
而文玉堂說道:“林少教主,我和你的約定已經達成,現在我希望你幫我一件事,此事事關正義。”
林陌挑了挑眉道:“哦?文大俠不妨詳細說說,能幫的我一定幫,畢竟我已經發下了武道之誓,遇到正義之事,怎能不出手相助!”
文玉堂滿意的點點頭:“是這樣的,最近天魔殿與血魔教來往頻繁,並經常進行一些血祭活動,不知要搞什麼么蛾子。
我希望林少教主能夠派遣無憂九賢前來相助,這兩派的實力並不算強,滅除他們也算是為江湖除害。”
“文大俠說的不錯,我認為…….”話還沒說完,林陌的左手化爪便已破開文玉堂的胸口,緊緊地握住了他的心臟。
在其極度不解和恐懼的目光中,直接捏爆。
隨即好似沒事人一樣甩了甩手上的血漬。
而玄哀則是一臉驚懼的看著林陌,並擺出了防守的姿態!